壹玖一

关于我

我写的什么垃圾玩意,别关注我。
低迷期文手,总会有一天更新的,都不是坑(笑)
叫修宁,微博:@壹玖一

等lof屏蔽词出来了估计我才能发文,发不出去……

初入世的玉藻前,在那会儿还不知道所谓的一期一会到底有多难。
遇见了,就蹉跎了今生。

因某作者,反抄袭的风潮正热,一连被扒出来很多作者,有人不相信,有人不接受,有人唾弃,当然还有人双标。

当某T姓四字作者,被扒出来抄袭的时候,我在转发看见了这么一条(因为手机编辑,这条LO里我全部以文字复述,不相信可以找我私聊要图片):
       Tx写小说,情节剧情人物关系全部是自己的,一群ZZ,网文重情节懂不懂。

如果他不是高级黑,那我就只能认为公众对抄袭这个词还不是很理解了。
那我就谈谈我个人对抄袭的看法

1.抄袭,借鉴,致敬。
这三个词总是难以界定界限的。
我问过我的美术老师,她给我了几个标准,在此写出来博大家一笑,她说:“三...

标签:抄袭

人生得意须尽欢
-圣火令x白虹剑
十分ooc,捏造
-以上,正文:
-
男人只是喝酒。

无剑坐在他的对面。

-

是中原传来的歌,圣火令听不太懂,波斯的舞娘在下面舞动着曼妙的身姿,他眯着那异瞳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眼睛又瞟到了身边的人的身上。

那可真是一头好看的发,圣火令见过它纯黑的样子,也爱着它现在那怪异的模样。

他只是看着,葡萄酒酿的香甜在口中化开,圣火令不经意的问——连他平日里那些恶作剧都能让人在他这张脸上看到无辜二字——他只是漫不经心的问:“大护法,这曲子里唱的什么‘嗟余只影系人间,如何同生不同死?’到底什么意思。”

白虹剑斟酒的动作停了,圣火令看他那不同于波斯的衣衫,白色为底色的衣服真的...

  重组家庭paro

       特别特别无聊/ooc,此次时间线为七岁格瑞x五岁金


正文:


  “你是一个冷漠的孩子。”这句话是格瑞的母亲在和那个和她生活了七年的男人离婚的时候说的,“就像是你的父亲一样冷漠,我受够了。”


  那时候格瑞才五岁,对很多事情不是特别明白,但已经开始懵懂。他不知道怎么去反驳女人的话,只能冷着脸听完,最后一言不发的在父母们领完最后那本代表着一刀两断的绿色证书后被父亲领走。


  再深的感情也抵不过时间,七年足够一场如火般炙热的深爱到达冰点。


  “生活几乎可以说是个...

标签:凹凸世界 瑞金

  给 @Sputnicia 的人工智能华五

作业曲: only love

  

图灵测试:如果一台机器能够与人类展开对话(通过电信设备)而不能被辨别出其及其身份,那么称这台机器具有智能,这一简化使得图灵能够令人信服地说明“思考的机器”是存在的。


  其实和上面没什么关系。


  


正文:


  “我喜欢你。”


  没有起伏的苍白调子,和印象中的并不是很相像——这是华生第一次调试星期五的发声功能。这个星期五坐在华生面前的椅子上,头无力地垂着,和大多数无机质的玩偶一样,区别仅仅只是他被“开膛破腹”的身体,外露着一大堆多色的新旧电线。


  ...

    练手车。
  ABO,AxB注意,手游瞎编向,曾经被说古风用abo英文太违和,但是我懒得起名字,所以请你们避雷

  雷且ooc,十分短小。小学生文笔。

以上ok就请点这里,虽然我觉得这种深夜不开灯的车完全不会被和谐:

                          是的点我

标签:双龙组 荒连

p2游记,不说什么了,都是这些

ooc与雷,很无聊

医生荒x作者连

04

  被喜欢的作者回复是怎样一种体验,荒曾经没有深究考虑过这个问题。毕竟作者是作者,读者是读者,生活圈与视野本来就不是相同的——强扭的瓜不甜,强硬的回复只会让读者与作者两个人都觉得别扭。

  当然荒自认为自己也并不是那么渴求作者的回复,毕竟他只是看了他喜欢的小说,给他喜欢的作者写了评论而已,太过期待反而会显得自己像是个变态一般。只是荒如今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消息提示觉得自己错了,自己之前的想法彻彻底底错了。

  他不知道“风符·破”怎么想,但最起码荒意识到了自己是希望看见回复的,就像是自己熬夜写了好久的论文被最尊敬的导师评价了...

是孩子骨子里的狠劲,他顾不得满手血污,只是死死地瞪着常慈安走远的牛车。
薛洋不知道那时自己想了什么,十指连心的痛让孩子疼坏了,到最后似乎连痛觉都不在了。
他把血往肚子里咽,血腥味带着那么一点甜。
路过的人只是冷眼旁观,连在他面前驻足的都没有。薛洋胡乱的抹了一把眼泪,用没受伤的右手拍了拍自己那脏乱外衣上的尘土。他站起身来——血肉模糊的左手还往下淌着血,他一言不发,一个人孤零零的,向他今生那注定的故事与结局去了。

标签:薛洋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