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医生荒x作家连
就是一个在书粉荒面前,连掉马不掉马的故事
取名废,瞎写,ooc,祈愿荒酱……
——
00
一目连打字速度很快,灵感来了的时候,总让人感觉他平时温吞的模样都是假象。
神乐是接到编辑部的要求来到的一目连家,这著名作家的房间和其他作家死线时期乱糟糟的模样完全不同,装修简洁,尽管死线在即,也被主人收拾得整整齐齐的。
一目连给神乐到了一杯茶,说话的时候鼻音很重,神乐只能连忙让对方不要再想着自己了,把从自家哥哥的医院那里开的感冒药从包里一股脑的拿了出来,挨个看说明书。
她接到通知后出来得匆忙,正好一目连家附近的医院源博雅在那边工作,她远程打了个电话让博雅发给她一些治疗感冒的药物名称,跑到附近药店胡乱买了一通,还没来得及看说明书就赶到了一目连家。
最近的天气忽冷忽热,上午还是艳阳高照让人恨不得死在空调房,下午就是滂沱大雨,流感高发。
很不幸的,一目连感冒了。
更不幸的——一目连的新作《风神之佑》,作为今年的大热连载,正要结尾,死线很快就到了。
一目连一个人在家喝着热水熬了几天,还是有些力不从心,无奈只好给编辑部打了电话。
神乐看了说明书,把她挑出来的药按照用量递给一目连,连带着对方倒给自己那杯还没喝的热茶。
“我刚才和编辑部打了电话,不行的话就让发行推后,连载刊先用备用稿顶上,《风神之佑》不着急赶着进度,你先吃了药,看看情况,不行的话和我去医院。”她看着一目连喝下药,继续说,“量力而行,我和八百比丘尼说了,她说她能以最快的速度把书的装帧和排版设计好,还是你注意身体为主。”
一目连点点头,耳后别着的浅粉色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垂下来,金色的眸子里的暗光被那厚厚的无框眼镜隔住,一目连笑,看起来精神还算是不错,只是语气里鼻音依旧严重:“麻烦了,我就差最后的结局了,可以的话我先试着写一点,未修改的稿件我刚刚打印出来了,你可以先看看有哪里需要改。”
有人说写作的和画画的都是拿生命在工作,连神乐这个刚大学毕业靠关系来到表哥安倍晴明家的出版社当编辑的少女都感觉到了,第一次陪着自家作者赶死线的时候她几乎觉得自己很可能下一秒就会猝死,但残酷的是——她活到了现在,并且还要继续陪作者们度过死线。
神乐坐在沙发上看着一目连给她的稿件,入耳的是一目连的机械键盘的打字声。
和一目连温吞的形象不同,他的文字干练,用词严谨,往往简单几字就能扣人心弦,让人恨不得给作者打call。
一目连打字的速度很快,神乐也很享受这样的键盘声,作者们灵感来得时候总是这个样子,仿佛文字就是他们最好的武器,一字字的、认真的,像是要把周边干扰他们的东西全部杀死。
神乐大致浏览完了《风神之佑》的初稿,也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唯一的感觉只是庆幸自己能成为一目连的编辑,不像是读者一样要抓心挠肺的等更新,而《风神之佑》也无外乎能成为年度最热作品之一。
风神之佑讲的是一名不入世的神明被一拥有预言之力的少年请求改变多日后大雨淹没村子的命运,只是神明是风神,对此无能为力,但并不道出,寂寞的神明与令人敬畏的神子,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不短不长的中篇作品,节奏控制得恰到好处,前几日被买下了动画与影视剧版权,同名的漫画会等小说一完结就开始连载。
神乐再次确认了一遍初稿,觉得没问题后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记事本,掏出钢笔飞快地策划着新书上市后一目连的签售会。
神乐工作起来和一目连一样有一股拼劲,只是一目连认真时候给人的感觉是有了他就不要怕任何事,而神乐则是……战斗形的,同时也会让人有那么一种安心感,让周边的人效率也会那么提高。
等神乐大概规划完后一目连也停下了手,保存了文档。他开始咳嗽,显然刚才吃下的药药效并不是很好,也可能是病人不听医(说明书)嘱,没有好好休息的原因。
他把文档发到神乐的邮箱,神乐转发给了她给一目连找的没怎么用得上的助手鲤鱼精,让她来校对并对需要修改的地方进行小幅度修改,同时给自家不靠谱的老哥打电话,让他快点来一目连家这边接个病号。
一目连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晃了一下,幸而被神乐扶住了,神乐扶着一目连坐到沙发上,同时冲着电话里的博雅喊话:“你要坐诊就让个不坐诊的过来,我这边的作者都快倒下了。”
-
源博雅接到神乐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和荒对一个只是被人撞倒全身上下什么事都没有的患者进行劝说,那女人一副“你们这些都是庸医,我就是摔坏了内脏”般理所当然的模样,闹起来生龙活虎,一检查起来就装作像是全身器官都要衰竭一样的死相。
他的同事荒大爷坐在椅子上,放空似地转着笔,丝毫没有白衣天使的责任感,任由那妇女哭天喊地,其存在在被折磨着的源博雅面前可谓是怎么看怎么碍眼。
那大爷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偶尔还会拿起笔写一下工作总结,就是对被医闹的源博雅以无视态度不管不问。
接到神乐电话时博雅正对那个女的解释她真的什么毛病也没有,唯一的毛病就是胳膊肘擦破了皮——连出血都没有的那种。
源博雅分身乏术,工作后被打磨没的少爷脾气也终于上来了,他把体检报告往那女人面前一扔,滑着办公椅退了一步:“我说没病就没病,真像你装的那么严重,你认为你现在还能在这里和我闹吗?大爷我也觉得你毛病很多,真需要我给你开个ICU病房,还是VIP的那种慢慢调养身体。”
他回头:“还有荒,别坐着了,帮个忙,江湖救急。”
01
荒就这么穿着白大褂走出了医院,按着那博雅写给他的龙飞凤舞的字条,寻找着他要去的地址。
荒的个子很高,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个模特,看起来有些不好相处的不近人情,如果是模特就刚刚好,个性得很。只可惜这看起来不近人情不好相处的家伙是个医生,要救死扶伤的那种白衣天使。
荒迈着步子顺着手机导航找,边走他的手机消息提示边更新着什么“您收藏的图书《风神之佑》因为作者身体原因,最终章推迟,书籍发行推后。”
他不满的关掉消息提示,按照博雅给的电话播给了神乐,电话响了一会儿,荒以为对方有事没法接通,正准备挂掉电话,却被人接通了。
接电话的人鼻音很重,在咳嗽,听声音是感冒了,对方先说了一声抱歉,声音很低,有点哑,而后礼貌的说明了情况。
“您好,神乐在厨房烧水走不开,我是神乐的同事,代接的电话,您有什么急事吗?”
“没有,”荒回答的很快,“我是代替源博雅过来帮他妹妹的,我到小区了,但是找不到具体地址。”
荒对和人细心解释这件事有些不太擅长,也并不喜欢,他拿了地址,连个名字都没介绍就挂了电话,速战速决的找到一目连的家。
荒心情不太好,他自认为可能是因为医院的那个女人太过聒噪,但更可能是他追了那么久的小说竟然在剧情最关键的时候停更。源博雅不理解荒这种追小说等更新的读者,荒觉得也没必要让别人理解,毕竟他只是觉得那本小说很好看,并且他想看下去。
荒敲门,三下三下地扣,里面的人开门很快。神乐还在厨房和她带的中药作斗争,一目连穿着宽松的居家服,脸因为感冒有点泛红,他扎起的头发松散了,也没力气打理,撑着身体打开了门时,神乐这才想起她叫了她的便宜哥哥过来帮忙。
一目连打开门是,荒愣了一下,他本以为开门的会是源博雅那妹妹神乐没想到病号亲自给他开了门。
神乐擦净手上的药渣,向荒招手:“博雅让你来的吗?帮大忙了。”
紧接着她又用自己催稿的架势,让一目连在沙发上坐好,继而继续介绍:“我是神乐,这边是病号,体温表还在量,我实在忙不过来,麻烦你了。”
“没事。”荒说,“体温表量好就给我一下吧。”
“会不会打扰你工作了?”一目连把体温表递过去,荒没接话,大致观察了一下,低着头看了看老式温度计上水银柱的位置。
“39℃,高烧了,除了咳嗽有别的症状吗?”
“有点头晕,有痰……”一目连说,“之前还好,这会儿好像还有点没力气。”
“感冒多久了?”
“有一个星期吧。”
荒点了点头。他本人什么工具也没带,就穿了个医生的白大褂,还是那种网购就能批发的,除了脑袋里的专业知识,这会儿实在是没什么用,他对神乐说:“高烧,还有点炎症,去医院吧,检查一下,没什么太大问题再打个针基本就能好了。”
“我先下楼去叫车。”神乐先下了楼。
两个人为一个病号忙了半天,出租车这会儿已经到楼下了,连日的熬夜以及大脑高负荷的运转让一目连有些力不从心。
荒旁观着——不知何时他养成的习惯,总是在旁观而不插手入局。
他看着一目连扶着沙发把手站起来,路都走不稳,他想:“呵,我在干什么呢?”
然后他又想:“算了吧,就插手这一次,不会像是曾经那样的。”
他一把抱起了一目连,对方没反应过来,金色的眸子里露着迷茫,荒抱着一目连,想着对方可真轻啊,有好好吃饭吗?怪不得会生病,然后他又看对方淡粉色的发,软软的垂下来,有些部分垂在他臂弯的白大褂的袖口处,映得如早春盛开的樱。
“病人就好好休息吧,”荒说,“好歹我也是医生,病号被医生公主抱一下没关系吧?”

把一目连送上车,荒终于得了空,神乐坐在副驾驶位,一目连坐在后座荒旁边的位置闭目养神。
荒这会儿才掏出了手机,摸出推特《风神之佑》作者“风符•破”的主页,对方的头像是只看起来很可爱的卡通赤龙,荒点开对方最新的一条更新,轻车熟路的点开回复:
“刚才出版社发出了消息,延迟更新虽然很遗憾,但是作者注意身体,最近流感高发,朋友的朋友就生病了。”
点击。
发送。

TBC.

很多私设,瞎写,连连是高度近视,而没有少一目
应该没人看,能看到这里的,真的是感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141)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