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医生荒x作者连,很无聊的现pa
*延迟了很久的更新,消消乐太害人,小小年纪你们不要接触,我两天打到了一百多关……
*ooc与雷。
-
02
十个感冒都少能出现一个转化成炎症的倒霉鬼,但很遗憾的——一目连就是一个。
荒把一目连送进医院,直接走了后门免了挂号和排队的流程,做了个检查。
结果值得庆幸却又不是什么好消息,肺部没有积水,只是早期的肺炎,来医院就医得早,吃点抗生素挂个点滴过几天基本上就能好。神乐拿了结果就去开住院手续了,荒把一目连安顿到空的病房,开了点药给对方吃。
荒基本上不怎么说话,病人也因为身体原因不怎么能说话,安排好病房的事宜,荒就干脆坐在了一目连床边的椅子上守着病人睡觉,顺带刷自己那关注数还是个位数的推特帐号——大部分还是学术类的。
他刚点了刷新,一条消息就刷了出来,这次是《风神之佑》官网的消息,无非就是“风符•破”这个作者身体抱恙,具体什么时间好出版社也不知道,总之结局会争取在下个月的刊物上连载,请大家包含云云。
下面几条就是他关注的医学类学术性官方博客的一些学术探讨和论文,他看了两篇,自觉没意思,又把页面滑回去打开官网页面,登陆帐号写了篇关于转季高发病的预防科普,抬起头再看他的病号已经睡着了。
一目连的睡相倒不像是他工作的模样,和他本身的气质其实无二般,睡着的时候那气质礼仪里自带的些许防备也消失不见了,反倒是更加平易近人了些。
对方的发绳是彻底散开了,头发软软的垂下,荒伸手拨了一下对方额前有些碍眼的头发,对方毫无所觉般依旧呼吸平稳,在药物安眠的成分下睡得倒是安然踏实。
对方睡着了,也就不怎么在需要人守着——每隔半个小时都会有护士过来巡查是否需要给吊瓶换药。
荒低头看表,他一个小时后还要主刀手术,这会儿是该出去准备了,他在他的《工作总结》手册上写“病人:一目连”——那其实也不是什么工作总结,只是他就是想写。接着他推开了门。
神乐是刚好在荒要走的时候回来的,她刚办理完住院手续,由于博雅和荒的关系免去了很多的繁琐手续,她正想好好感谢这个医生,感谢的话语就被对方一个噤声的手势堵了回去。
对方朝后面指了指,轻声说:“睡了,肺炎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病,你也不用那么担心,我一会儿还有手术,具体事宜你可以问博雅。”
“好。”神乐点头,接着她说:“是荒医生对吧,今天太麻烦你了。”
“没事。”荒说,“应该的。”
-
神乐回了病房就打开了手机给出版社发邮件,虽然生病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对于一个畅销作家就是要命。
当然,对负责那个畅销作家的编辑则更是要命。
她重新审核了这个月的替补刊物,给晴明发了邮件示意这个月是真的没法发刊了——一味地消磨读者的热情不好,但一次的适当停更其实问题也不是那么大。
她这边给晴明的邮件刚过去,就又收到了鲤鱼精的文件。对方是文学系刚毕业的大学生,文风意外得和一目连对口,神乐就收她当了一目连的校对,本意是让她可以的话适当的对剧情提出些修改意见,但一目连可以说是太全能了,一直到今天才终于用上了。
对方的文件是修改好的文档,里面以注释得形式提出了修改意见,神乐仔细看了一遍,把一些可以保留的意见留下来,可以不变更的就把那些注释全数删除,最后保存了修改好的文件,给鲤鱼精回了句“辛苦了”。
文档里的东西还是要等一目连醒了后再看,再者结局还没完全写出来,神乐不是很急又有点急,肺炎的康复期有十天左右,基本上除去给排版校对以及印刷的时间,可用的就不多了,再者可以的话他们还想赶下个月的月刊。
但神乐也并不是特别着急,她相信一目连,一目连的工作效率很高,几乎没有拖过稿,少有的几次还是类似于这次这种外力因素导致的。
如果不行的话大不了就再窗一期,怎么说身体都是重要的。她这么一合计,决定这几天暂时没收一目连的“作案工具”,让对方安心养病——毕竟在生病期间还工作只能像这次一样适得其反。
她登了一目连的作者官网后台,看了一下这次公告下的回复,读者们除了惋惜这次看不到更新外更多的是让一目连注意身体,还都挺人性的,她一目十行地看过,最后被“星辰之境”这个出现频率很高的评论吸引了。
这家伙从《风神之佑》官网开启的时候就注册了帐号,几乎每条官方消息下都能看到对方的回复,和别的读者的“真好看”、“加油”、“求更”这类话语不同,对方总能一本正经的在那些评论下探讨新的剧情或者新的消息,吝啬言语但总能一针见血的找到要点。
这也往往是作者与编辑喜欢看的。
这次和对方曾经吝啬的话语不同,对方详细的写了转季的高发病以及预防和康复的方法,神乐仔细看了看,发现大多数都和那个叫荒的医生开得药出得办法差不多,她估摸着对方可能也是个医生——当然也难保是个真爱粉现场网上查的。
她想了想,一直晾着这些粉丝的回复也太不好了,反正一目连并不关注官网动态,官网上所有消息其实也都是她和鲤鱼精打理的,所以她也干脆的用“风符•破”这个主号ID回复:“谢谢关心,你说的很有用,我会注意的。”
03
荒刚从手术台下来。
这次的手术结束的比他想象中的要快,但他也还是站了将近两个小时。他从更衣室把手术衣和无菌手套换了下来,长时间盯着那红色的血肉让他有点头晕目眩。
已是傍晚,残阳血色映天边,荒是先回他的办公室准备休息一下的,结果穿过走廊的时候无意向下看了一下,就看到他今早亲自抱过来的病人坐在住院部楼下的小花园,手上还挂着吊瓶。
他想也没想,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走到了花园。荒负手看着他的病人撑着点滴架,坐在小花园供复健患者休息的小石凳上。
他觉得好奇,头一次觉得什么人有点意思,他上前替对方扶住了对方的点滴架。
“我可没见过住院不到半天就下楼要复健的患者,更没见过带着吊瓶复健的。”荒说。
一目连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咳嗽,为了拯救他那被肺炎消磨的抵抗力,护士给他配了医用口罩,此时但蓝色的医用口罩遮住了他的半个脸,只留下高挺的鼻子和亮闪闪的金色眸子,倒是把他本人衬得可爱了。
一目连抬手扶了扶他的眼镜,露出了个带着点不好意思的笑:“神乐没收了我的手机和电脑,纸和笔也不允许别人给我,干我们这行的最怕脑袋放空,所以就下来采风,全当寻找写作素材和灵感了。”
“哦,你是个作者啊。”荒少见的有了那么些许发自内心的笑意,他不知道上一次这样是什么时候,但至少现在他在他的患者面前露出了那么点浅浅的笑意:“肺炎的康复少说也要有个八九天,你这样可得小心别再病倒了给别人添麻烦。”
荒不等一目连接话又说:“你别在下面呆了,一会儿博雅会给你送饭,你吃完饭就吃药,吃药后睡一觉梦里那些灵感比什么都有用。”
他说完一目连就笑了,这个作者笑起来也斯斯文文的,文雅至极,一目连说:“梦中的灵感也要看醒来后记不记得。”
“不记得就继续睡。”荒说,继而他想起什么的又继续问:“对了,你有什么作品啊?”
这厢他话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了实习医生蝴蝶精的喊话:“荒医生,要开手术过程以及病人后续治疗方案的总结了,你休息好了吗?”
“……麻烦,”荒回头冲着蝴蝶精说,“我现在过去。”
“看来医生的工作也是辛苦呢,”一目连说,“你快去吧。”
“嗯,”荒点点头,他想了想继续说,“你别在这儿坐着了,找个护士陪你回病房。我回去开会了。”

等荒终于开完那说实在的没什么用的会,回到办公室,博雅作为坐班医生已经换班回来了。
“开完会了?神乐让我和你说声谢谢,她说今天要不是你她还真的应付不过来呢。”博雅埋头写工作日志,“她今天因为那个作者的病情,和领导打电话更改工作行程说了好久。”
“这么麻烦啊,生个病还要更改工作行程。”荒倚着办公椅的靠背,用指腹摩挲着自己随身钢笔的笔身,“对了,你知道哪个作者写什么的吗?”
“我可不是查户口的,从来不过问自己妹妹的工作情况。”博雅停了笔,想了一会接着说,“反正我记得是个挺火的作者。”
“哦,这样啊。”
“你问这个干嘛?要是好奇我可以帮你问问神乐啊。”
“不用,”荒把笔收好,开了电脑进了《风神之佑》的官方主页,“也不是那么有兴趣。”
他话刚说完,顺手点了官网上的消息提示,以为是一如既往的别的一些读者和自己要辩论一些小说中的剧情,他漫不经心的看那些回复消息,还没看多久就忽然站了起来——还打翻了博雅刚接好的茶水。
“……我靠,荒你干啥啊???”

TBC.
八号开始日更,如果有人看得话……不如更这个LO也会有更新,一直持续到24号恢复周更。
以上的前提是我不打消消乐……。
考试赶太急,什么bug考完回来改

评论(15)
热度(74)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