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ooc与雷,很无聊

医生荒x作者连

04

  被喜欢的作者回复是怎样一种体验,荒曾经没有深究考虑过这个问题。毕竟作者是作者,读者是读者,生活圈与视野本来就不是相同的——强扭的瓜不甜,强硬的回复只会让读者与作者两个人都觉得别扭。

  当然荒自认为自己也并不是那么渴求作者的回复,毕竟他只是看了他喜欢的小说,给他喜欢的作者写了评论而已,太过期待反而会显得自己像是个变态一般。只是荒如今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消息提示觉得自己错了,自己之前的想法彻彻底底错了。

  他不知道“风符·破”怎么想,但最起码荒意识到了自己是希望看见回复的,就像是自己熬夜写了好久的论文被最尊敬的导师评价了一样。

  博雅抽着纸巾手忙脚乱地擦着桌子,他带着点好笑,又带点幸灾乐祸,或许又有那么一点点的关心成分,问:“你这是恋爱了?别这样吧,都是主刀医生了,稳重一点好吗?”

  “……”荒觉得自己和这家伙没什么好说的,他深吸了一口气,但还是回答了老友这个问题,“不是,没有恋爱。”

  “那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博雅把纸巾扔进办公室的纸篓里,自认为对方的模样很好笑,“有点像楼下河童主任被他的女友回复短信的样子哎。”

  “你少说点话吧……”荒关上网页,坐回椅子上,想了想又把网页点开了。

  “喜欢的作者回复了你,要是你,你怎么回答?”荒虚心讨教。

  博雅对这类问题真的是一头雾水全然不懂,也不知道对方对小说这类骗人的故事究竟为什么这么执着,但他还是认真的想了想,都已经回想到在作者年会的时候作为神乐家属出席时候见到的盛况,他点了点头,自认为自己这个答案还不错,于是他笑着回答:“就回‘啊啊啊啊啊太太我超喜欢你,太太你就是神,我要给你打钱,歌颂您赞美您’如何?”

  “对不起…问你这件事是我的错误。”

  “所以说啊,我真的超不懂你的,就一部小说而已,能让你喜欢成这样?”博雅托腮,打开电脑在网络上搜了篇工作日志万用模板,公然在同事面前摸鱼。

  荒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似乎不是没来由的,似乎又有那么一点源头,他想起来了幼时那昏暗的灯和满是破旧残页图书的书房,想起来了自己那些被丢出去的话本,还有那年轻女人的哭诉。这一切他从不曾和别人说起,他自认为自己独立了,脱离了曾经,还有一点就是那些过去的故事说起来也没用,无非就是平添了别人的一声叹息罢了。

  他想了想,最后问博雅:“我不我借你看看?”

  “……算了,我知道你真的很喜欢这个作品。”博雅转头整理工作日志,早已过了下班时间了,他把工作日志草草一填,东西随便一收,关了电脑。

  月初升,博雅脱下了那身白大褂,把衣服挂好,推开门:“我准备回去了,你也别太晚。”

  “好。”荒回答。

  医生的下班时间并不是很准时,甚至有时候会因为突发情况被从家中叫回来。荒倒是真的一点也不在意,他并不像是博雅那么一家子人,还有个父母会因为他晚归询问他的工作情况。

  同样的,荒也不理解那么一点不知谓的家的感觉是如何,他重新打开了网页,想了很久怎么回复,他删删改改,大长段的话他说不出口,最后他敲下了回车键,把那句“早日康复。”发送了出去。

  -

  荒是在办公桌上睡着的,梦中有个孩子嚎啕大哭,到最后变成了无力的哽咽,成年的他站在一旁冷眼旁观,那孩子也只是哭,脸上糊着鼻涕和泪水,看起来狼狈极了。

  那梦中有太多的东西说到底其实只是荒所不想想起的,漆黑的狭小的寒冷的,还有那让人烦躁的哭声。

  他被系统自带的电话铃声惊醒,是不知名的号码,响了三声被荒给挂断了。

  月已中天,万籁俱寂,时钟已经快走到午夜十二点,这可是灵异故事高发的时间,只可惜荒是个无聊的人,不信什么鬼啊神啊的。他关掉了办公室的空调,开了窗户通风,他就这么倚着窗向外望去,浩瀚星夜沉入云海,星星像是要掉下来了。他觉得自己的精神总是太过紧绷了,阴阳轮回世间万物,说到底死后也不过是一场空,只是活着的人实在是……太痛苦了。

  他关了灯,顺着走廊昏暗的光,走回了他居住的房子。

  05

  一目连住院的第三天,身体各方面情况已经好很多了,神乐按照约定归还了对方的手机——电脑还要完全康复才行。

  神乐自然不可能天天来,而对一目连一个独居的、私生活简单到可谓是无聊的人来说,不能工作的住院日子,实在是不好过。

  手机的存在聊胜于无,只是一目连对电子类的产品并不擅长,智能机在他手上用出了老年人按键机的风格,页面清一色的系统自带,常用的功能不过是接打电话收发短信。

  手机归还一目连的第一天,他开着数据网络,艰难的想起来了自己全权交给神乐管理的推特账号密码,看了看那所谓“自己”的账号究竟每天是发些什么。

  他看了一连串用自己口吻发出来的所谓官方消息,觉得挺有意思的,随即编写了一条推文发了出去,还配了一张自己觉得很可爱的猫咪做表情包。

  风符·破:“被编辑没收了通讯设备,身体已经好很多了,下个月会恢复更新的,谢谢大家的关心。【猫咪比心.JPG】”

  刚发出去没多久就陆续有读者开始回复,一目连第一次与读者互动,觉得挺有意思的,大家的回复都挺有趣的,他一边看,偶尔会被读者们的回复逗得发笑。

  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的作品还有读者延伸出的图文乃至音乐视频,他坐在医院楼下的花园里,仔仔细细翻看,偶尔还会给一两篇读者的作品做出点评。

  这在“风符·破”一贯的作风中是很少有的,读者们反倒开始给他留言,反问是不是住院真的太无聊了。

  确实是无聊,太无聊了,无聊到可以说是寂寞了,平常一目连把写作当做无聊日子里的苦中作乐,可如今苦中作乐都不存在了。

  他关了推特,抬头就看见荒从急诊楼那边走了过来,他向这个医生招手,摘掉口罩。他叫荒医生,荒也应声看了过去,一目连手上还贴着输液的通用针管,他还带着笑,那抹笑意直直的撞入荒的眼里。

  荒问一目连:“身体怎么样了?”

  一目连还是笑,他扶了扶眼镜,答:“至少这次再下来不会给你们造成麻烦了吧。”

  “那就最好不过了。”荒说,他还带着点笑,给人的感觉和初见的时候并不一样。

  一目连问荒:“遇见了什么好事吗?”

  “算不上好事,姑且算是开心的事情吧。”

  “能说说看?”

  “说出来太丢人了,作为医生对待自己的病人有权保持沉默吧。”

  一目连笑,话语里带着像是对孩子的迁就:“那你就沉默吧。”

  “不过,”一目连话题一转,他冲着荒递过去了那个还是系统自带桌面的手机,“能给我推荐点游戏吗?一般闲下来的时间不是在写作就是在看书,倒是对手机这类电子设备并不擅长呢。”

  “那你对电脑呢?”

  “会用的范围也就写写东西,修改,最后发到编辑邮箱吧。”一目连说,“神乐说我过得很原始,我是真的不知道干什么,毕竟视力不好,不能长时间看电子设备。”

  “也是,那就考虑些不需要长时间看着屏幕的游戏吧。”荒对于手机游戏也不过是一知半解,他想起博雅玩得那类放置类游戏,问对方:“喜欢猫吗?”

  “硬要说的话小动物类都挺喜欢的吧。”一目连如实回答。

  “那就好办了。”荒把博雅那段时间沉迷的、并把里面所有猫咪都起上“花花”“仙仙”这类烂俗名字的游戏下到了一目连的手机里,“我同事——就是神乐的哥哥在玩这个游戏,不需要操作,你试着放松着玩玩就行了。

  一目连顺手打开,是一个房间的后院,画面上还有只在玩球的卡通猫咪。

  一目连低头的时候耳后的发丝总会垂下来,荒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注意到的这个细节,他同一目连相处的时候很放松,连带着心情都好了些,他想起来昨日的梦,觉得有些好笑。他身边充斥着温柔的人,让他能放松些。

  他下午没有安排,有也会是那些没有预约的急诊,那就可以安心交给博雅了。荒医生内心没有一点愧疚,公然决定工作时间摸鱼。他顺势在一目连的身边坐下来,随意的靠着。

  “工作很辛苦?”一目连回头看荒。

  “也不辛苦,毕竟是梦想。”荒闭上眼,阳光穿透眼睑,闭眼是淡红色一片,“不过梦想成为工作后,多少有点幻灭。你呢,作品如何?”

  “卖得还不错吧,”一目连对荒的说法很认同,“无论怎样的深爱变成工作就是一种对爱的消磨呢。不过只要看到读者给自己的回复就会觉得一切辛苦都很值吧。医生也一样?”

  荒自认为自己和救死扶伤的责任感没有关联,他只是总是紧绷着自己的那颗心,让他不要再掉以轻心的掉进去那所谓是罪恶的温柔桎梏里,他说:“我没那么高尚啦,工作的本身还是因为那是自己的工作嘛。”

  荒又笑了,他刚结束了一个重要的手术,高度集中的精神连轴转了近六个小时,如今是真的撑不住了,他的头靠在一目连的肩膀上就这么睡着了。

  全然入睡前他还不忘对一目连这个人做出评价。

  “你可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啊。”

  一目连笑,他想,那就顺势当成对自己的夸奖好了。

  -

  蝴蝶精第无数次担任起找荒医生来开手术研讨总结会的任务,她远远地就看见了荒医生在花园里,她跑得有些急,毕竟大手术的总结会翘掉多归是有些不好的,她正要开口,就被和荒医生同坐的那个病人制止了。

  阳光穿透花园里高矮的树木照射在坐在椅子上的两个人身上,身体原因导致一目连脸色还是带着点白,映在阳光下看起来像是神明。斑驳的光影把他和荒柔和了太多。

  蝴蝶精看着一目连的眼睛,镜片挡不住那似水温柔,她一时之间有些语塞。

  “嘘——”一目连轻声说,“再怎么重要的会议,身体才是重要的吧,就让他于现在做个好梦吧。”

TBC.

没人会看到的小剧场:

连:吸猫,今日无更。

荒:我喜欢的作者天天沉迷于云养猫不更新怎么办,吸猫软件好像还是我给他安利的。

蝴蝶精天天被自己的上司秀恩爱,她选择死亡。

博雅:我的同事追到了他的男神,到底是怎样的人生赢家?

神乐:我就给了我的作者手机,为什么他的主页现在变得全是猫??

评论(11)
热度(70)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