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重组家庭paro

       特别特别无聊/ooc,此次时间线为七岁格瑞x五岁金


正文:


  “你是一个冷漠的孩子。”这句话是格瑞的母亲在和那个和她生活了七年的男人离婚的时候说的,“就像是你的父亲一样冷漠,我受够了。”


  那时候格瑞才五岁,对很多事情不是特别明白,但已经开始懵懂。他不知道怎么去反驳女人的话,只能冷着脸听完,最后一言不发的在父母们领完最后那本代表着一刀两断的绿色证书后被父亲领走。


  再深的感情也抵不过时间,七年足够一场如火般炙热的深爱到达冰点。


  “生活几乎可以说是个烂俗又臭长的家庭伦理剧,磕磕碰碰不断,但是你还是要继续下去。”七岁的格瑞在作文《我眼中所谓的生活》中这么写,那一天他刚写完这句话,还没继续写下去,就被老师叫着提前回家了。


  他的父亲少见的下班很早,开着他那辆不算贵又不会掉档次的私家车,穿得休闲,但是格瑞能看出很正式。男人少有的有些拘谨,他把副驾驶的门打开,格瑞从善如流的坐到了后排座椅。男人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想了很久,最后叹了一口气:“算了,到了再说。”


  并不是回家的方向,格瑞坐在后座看着窗外,脑子里想得还是那篇作文只写了开头的作文该怎么继续写下去比较好。格瑞一言不发,他又想起了他的母亲,事实上那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顾家又贤淑,两个人最后是因为男人过于奋进工作而很少照顾家里人而离婚的。其实说到底两个人都有错,只是闹到最后反而是孩子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们比较好。


  男人最后是在家咖啡店停下来的,时间还早,只是中午刚刚过去的时间,格瑞估计着可能要回家里吃饭,当然也可能是在外面的饭店吃饭,总而言之咖啡馆只是个开端而不是就要开始的故事的结束。


   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咖啡馆形形色色的人是很少注意到他们父子的,只有那个女人看过来的时候少有的拘谨。


  她穿着淡蓝色的长裙——是格瑞喜欢的颜色,过长的发被她用装饰用的发簪熟练轻巧地挽了起来,女人不算是年轻,和格瑞的母亲差不多的年纪,她看过来后很快的移开了目光,转而冲营业员招手。


  格瑞被父亲握着手往那个女人的方向走,父亲的手带着薄茧、温度很高,格瑞这么想着又想到了他那写了开头的作文,他自认为这就是这烂俗伦理剧的第一个波折,于是主演连个忐忑的心理都懒得准备,静等着两个人宣布故事的开幕。


  走近了格瑞才看见那个坐在座位上拿着画笔胡乱涂画的孩子,岁数肯定比自己小,或许小孩子的发总是软乎乎的,对方的金发软软的翘起来——至少不需要像格瑞这样小小年纪就被发胶毒害。格瑞看不太明白对方在画什么,线条很杂乱,红的蓝的绿的,对方几乎是想到什么就用什么颜色。


  女人招呼格瑞坐下来,她明显得有些紧张,格瑞不知道这些紧张是出于什么,那个孩子明显什么都不懂,他可能知道的也只是爸爸忽然不住一起了,然后今日就又有了个便宜爸爸。


  “虽然很突然,”来了,格瑞心里想,是格瑞的父亲先开的口:“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这个是我家的孩子格瑞,今年七岁了,话有点少,以后还请多多照顾。”


  那孩子应言抬了头,眼睛直直对上了格瑞,像是天空的那一抹颜彩落入了他的眼睛里——格瑞喜欢蓝色,是让人能心情平静的蓝色——那孩子对格瑞露出了个大大的、天真的笑容,看起来傻乎乎的。


  女人笑了笑,把话接了下去:“这孩子叫金,小你两岁,格瑞,你叫弟弟也可以。”接着她拍了拍金,冲金说,“金,快叫格瑞哥哥。”


  “格瑞——格瑞哥哥,”孩子伸出手递给了格瑞一颗不知道握在手心里多久的糖,“给你。”


  大概是幼儿园老师奖励孩子赠送的吧,格瑞曾经也得到过这些糖果,他舍不得吃,想要留回家给妈妈,可惜那个糖果最后却被他在回家的路上弄丢了,格瑞一直记得那颗糖是薄荷味的,只是他谁也没有告诉。


  金的那颗糖最后还是融化在了格瑞的嘴里,柠檬味的,酸透了就是甜,只是这颗糖的余味实在是太甜了。


  直接甜到了心里,就再也忘不掉了。


  -


  他们开始住在一起,格瑞家是典型的两室一厅,算不上很大,整理得很整齐,离婚后母亲带走的东西很少,几乎可以说是原封不动,他们都很少去触碰这些。


  这会儿格瑞的房间还不像是后来的上下床,一张简简单单的小床、衣柜,和写作业用的书桌就是他房间的全部。


   格瑞中规中矩的坐在书桌前写着他没有写完的作文,金坐在他的床上,显然已经十分自来熟的样子,他格瑞格瑞叫个不停,说得也只是他白日里见到的一些好玩的事情。格瑞被吵得写不下去,干脆关了台灯带着金去厕所洗漱,准备睡觉。


  格瑞给金拆开新的牙刷,脑子里想得是大人们看见这一幕会不会感到欣慰,格瑞的父亲和金的母亲还坐在客厅看着电视——可能在看也可能在想事情或者是适应新的生活,只是格瑞对答案不感兴趣。他想或许这一切发生的时候自己再小一点,小到比金还小,或许自己就不会胡思乱想这些家庭啊亲情啊之类的东西了,然后他又想,自己或许好久没给母亲联系了,对方或许也像是父亲这样重组了家庭吧,他还没想出一个所以然,金就拉他的袖口示意自己洗漱完了。


  于是格瑞又监督着金穿好自己去年不穿的睡衣——还是有点大,但是找不到更合身的了——是白色带着淡黄色箭头的长袖睡衣。


  关灯的时候,金又从被子里钻了出来,露出他那软乎乎的金色的头发,他蓝色的眼睛亮闪闪的,人有些甛噪但似乎小孩子都是这样,他看着格瑞,叫了一声哥哥,然后坐起来亲吻格瑞的脸颊,笑嘻嘻的。


  “格瑞哥哥,晚安。”


  “……”格瑞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在那一瞬间漏掉了一拍,他关上灯,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给你讲故事的哦。”


  “别说话了,睡觉。”他把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拉好被子,金往他怀里钻,格瑞有些不习惯但是也没推开。


  群居动物总会是渴望温暖的,尽管这样的抱团在格瑞的眼里愚蠢之极,但不可否认无法将其拒绝。


  软乎乎的一个孩子躺在自己的怀里,家里忽然多了两个人,格瑞有些不习惯,但似乎同学们的家庭都是这样的,格瑞想——所谓结合为家庭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是对自己内心的一种藉慰吗?还是说离了家这种存在人就很难活下去呢?


  金在睡梦中无意识地抱住了他,格瑞听见他在说梦话。


  “爸爸,秋姐。”


  “别走好吗?”


  格瑞觉得自己可能笑了,也可能是错觉,女人走的时候说他冷漠,格瑞不否认,他只是回抱住金,在他耳边说:“我在。”


  -


  “生活几乎可以说是个烂俗又臭长的家庭伦理剧,磕磕碰碰不断,但总归是有好事的,毕竟要犒劳这些无偿演出这无聊话剧的演员们。”


  “现在说可能太早了,这或许是我这刚开头的人生遇见的第一件好事,我想今后我的话剧也会因此不断地发生那些大大小小的,我能为之感到幸运的事情吧。”


  ——《我眼中所谓的生活》格瑞


  


  tbc.


  如果有后续,应该就是初中的两个人了(。


标签:凹凸世界 瑞金

评论(8)
热度(73)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