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车都删了,别问了,文明驾驶你我他_(:з」∠)_

我流伪骨科,ooc,年上注意。

冰冷冷的南方冬天,只有自家cp开车还有点温度。

天气渐渐凉了下来,但依旧不妨碍篮球场上观众和运动员的热情。

妖狐拿着声乐书和烟烟罗学姐一起走出音乐室,还没过操场,就被那边的尖叫声吸引了视线。

“啧。”妖狐看了一眼,蛮不以为意,话语里还带着厌烦。

烟烟罗顺着也去看了眼。她对他这个学弟并没有什么不满意,学校艺术节的安排下硬拉了两个形象不错的学生要搞男女合唱,偏偏自己还是高三,但还好这个学弟风趣,不作妖,能把一切都处理的很好。烟烟罗望眼过去,正好看见那边自己的同班同学大天狗也往这边看了过来,对方穿着学校统一配发的运动装,套身上麻袋似的却丝毫不影响对方的颜值,该好看还是好看。对方用手背抹着脸颊,把垂下的有些影响视线的发丝别到耳后,又在这边看了一眼,接着转过头,再次投了一分。

于是依旧是女生们欢呼的尖叫声,里面似乎还混着她那不争气的弟弟。

烟烟罗侧头,她的学弟明显一副很不爽的样子,烟烟罗想着如果告诉对方这次艺术节的主持人还是大天狗,对方会不会干脆扔了声乐书不干。

“妖狐,”烟烟罗耐人寻味的问:“你为什么和大天狗关系不好啊。”

烟烟罗问的不是“是不是”而是“为什么”,妖狐转过头,假装从没有看过篮球场的样子,说:“小姐姐们都那么美丽,小生何必要和个男的关系不好?”

烟烟罗忽然就没话说了。

走过操场的时候妖狐又转头去看了一眼,看起来就像是随意扫过,烟烟罗学姐的声音还在耳边响着,但这会儿,他完全注意不到别的什么。他只看见大天狗那淡金色的发在阳光下夺眼得要命,还有那游刃有余随意投进去的三分球。黑色的护腕衬得对方很白,他又抬手蹭了下脸颊,似乎是他的习惯性动作,大天狗注意到视线般抬头,正巧和妖狐刚飘过去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实在太糟糕了。

紧接着,欢呼声与尖叫声,又把妖狐拉回了这个人间。

球场上的博雅看到了妖狐皱了皱眉,他示意大天狗看过去,结果才一转头就看到了妖狐离开的背影。

“怎么总感觉你和人家学弟关系不好?”博雅说,暂停了比赛,给大天狗扔了一瓶水。

“唔。”大天狗应声,低头想了想,“算是吧。”

夜叉坐在学部入口的楼梯上,从他这里能看到篮球场,听那尖叫声不用想就知道打球的是谁,夜叉咬着可乐的习惯,向妖狐挥了挥手:“你俩还没打起来?”

“你不要面子,小生总是要在学姐学妹面前留个好印象的吧。”

“得了吧。”夜叉翻了个白眼。

“……我们看起来真的关系不好?”安静了会儿,妖狐从夜叉手里抢过还没开罐的可乐,拉开易拉罐,灌了一口后,忽然问。

“不会吧???”夜叉说,“全校都知道你们关系不好哎,好像是从辩论会开始的。”

妖狐忽然就带了那么一点笑,把从夜叉那里抢过来的冰可乐喝完:“是啊,可不就是那会儿结的梁子嘛。”

妖狐走出校门的时候习惯性的回头看了眼学生会办公室的窗户,也恰好看见了他那所谓的“冤家对头”,对方坐在主席的椅子上,正好靠近窗边,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对方在不在。

大天狗也在看窗外,只是他这靠着发呆来淡化自己面前那堆学会文件存在感的方法并不是十分奏效。

大天狗看妖狐和夜叉招手,夜叉说了什么,紧接着两个人并肩走出了校门。

夕阳的光火红火红的映在会议用的桌子上,荒等了好一会儿,然后问:“我能把这个窗帘关上了吗?”

学生会的事情很忙,等大天狗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去。

学校离家很近,夜晚球场上一就有人在打球,太阳落下起了,温度也降了下来。他路上猜想着回家后要做点什么吃,再推开门,却发现以为还要更晚一些的妖狐已经回来了。

妖狐窝在沙发上,嘴里叼着布丁勺,手里的布丁杯壁上还写着“大天狗”几个字。

“这是我的布丁吧,狐狸。”大天狗换好鞋子,把背包放在了鞋柜上,看着对方懒散的样子,话语里却听不出什么计较的成分。

“没必要这么计较吧,”妖狐说,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球打得不错。”

全校都认为高三的大天狗和高二的妖狐相互不对付,其实并不是这样,互相不对付的是十二岁和十三岁的大天狗。彼时都是个中二刚开始的年龄,妖狐觉得父母离异只不过是为了让他更好的找到命定之人,而大天狗则觉得一切不过是为了成就自己的大义。

两个人突然被父母组建了家庭,有了个便宜兄弟,突然就开始酸了起来。

自古以来一个片就不会出现两个主角,双男主的片一般其中一个都下场凄惨,下场不凄惨的双男主最后往往都搞到了一起。

而后初二的妖狐忽然惊恐的想,自己为什么自然而然有这种这么不直男的想法。

而此时,高三的大天狗和高二的妖狐,尽管人人都认为他俩矛盾大不对付,但是却并不是这样。

婴儿车 【←请点击。】

-

第二天妖狐和大天狗是双双贴着创口贴/绷带去的学校,看不见的地方倒是无所谓,但真要这么明目张胆总归是伤风败俗。

大天狗虽然小时候个子发育的晚,但最后还是比妖狐高了那么的点,连对方的针织毛衫都大了那么一些。

妖狐套着大天狗的毛衫,浪了快半夜就是年少也多少有些吃不消。他走出禁闭门窗的声乐室透风,烟烟罗也放下了哥本走出来透气。

她看妖狐脖子上的创口贴,又和妖狐一起趴在栏杆上看自己班的人课下用打球试着放松。

“脖子上怎么回事?”烟烟罗适时关心学弟。

“……被蚊子咬的。”妖狐咬牙切齿。

球场上脖子上绑着绷带遮盖牙印的大天狗这时也转头看向了这边,还笑了笑,于是也坐在那的观赛者也就跟着尖叫了起来。

妖狐被这声音弄得心烦。

妖狐可能没注意到,但高三发的针织衫确实是和高二有略微不同的,烟烟罗想着今天意外没穿针织毛衫做里衣保暖的学生会会长,慢悠悠的说:

“学弟,学姐好奇很久了,你这毛衫是大天狗的吧?”

FIN.

是的,纯洁的废人写手不会开车。

评论(3)
热度(104)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