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米优—《救赎》

*R18R18R18(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虽然我自己都没有到十八岁

*不怎么好吃的小黄文

*转世梗OOC,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继续——

----------------

你的救赎已经开始。

1.

时间在一秒一分一小时,一月一季又一年的流逝。

时间究竟有多长多长,连吸血鬼的永恒的寿命,都无法看见那漫长的漫长的时间的终点吗?

优一郎最近总是被噩梦所缠绕,痛苦的,不甘的,悲伤的——绝望的。

那些噩梦断断续续串联成了一个很久很久近乎虚幻的故事。

啊啊,梦中那真实的感情,到了现在自己仍然无法辨认是否真实,但是啊,梦中的自己,优一郎叹了一口气——

真是个残忍的人呢。

他一次又一次的梦见大家死去,再到了后来,自己依旧没有能够拯救变成吸血鬼的米迦。

现实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模糊不清。

但是现在。

米迦就在这里。

他可以与之交流,可以触碰对方,然而对方——也在笑呢。

没有吸血鬼,平静的世界。

我们互相爱慕着对方。

优一郎写下了自己笔记上最后的一个字,清了清嗓子终于开了口:“米迦——”

2.

米迦最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的自己无比的渴望着鲜血。

梦中唯一的光亮是小优。

然后他追逐着光一点点的向前。

但是啊,吸血鬼没有血液是活不下去的哟。

可是尽管是梦他依旧无法辨别自己的感情是真是假。

然后他听见了小优的发问。

一样的梦境——

3.

“是梦啦,优。”

忘记就好了。

米迦尔听到自己这么说着,然后暗自的叹了一口气。啊啊又是这样呢。

“只不过是梦中的情感影响到现实罢了。”

米迦关上了书,房间里只剩下小优的笔划在纸上的声音以及两人轻轻浅浅的呼吸声。

“但是啊,米迦。无论是梦中如何,我啊——”优一郎停下了笔,望着米迦尔,梦中一幕又一幕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还是痛恨着梦中无法拯救大家的自己。”

没有拯救你的自己。

“啊啊,小优真是个会撒娇的孩子呢。”米迦尔的手在桌面点了几下,发出咚咚的有节奏的响声,“小优,闭上眼。”

“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依旧闭上了眼睛的优一郎在黑暗之中只听见了布料的声音,在黑暗之中感官的敏感被放大了无数倍。

“唔——”下意识的脱口了零碎的音节又马上止住了嘴,优一郎只能感受到米迦略有些冰凉的手解开了他上衣最上面的几枚扣子。然后冰凉的指腹滑过了脖颈,轻轻地咬在了上面。

只是因为动作的轻柔优一郎并没有感觉到疼痛,米迦的牙齿与舌尖的动作略微弄得他有些发痒。

他匆忙之间睁开了眼睛,但也只能看见米迦金色的发,再到发梢,接着是偏白的脖颈。他能听到对方有力的,或许还带有些羞涩导致的快速的心跳。

米迦就在这里。

他轻轻地抬起手抱住了米迦,笑了笑:“呐,米迦,快起来了,一直俯着身子会很累的。”

他几乎没有说出原本吃惊的,想要喊出质问米迦在干什么的话。

在带着些粘腻的浅浅的水声终止的时候米迦抬起了头。

“现在的我,被你拯救了。”

“什么嘛……?”完全搞不懂啊,优一郎叹了一口气想要站起身来,那知道对方的手轻轻地支在了扶手上。

“米迦,让一让,我要起来啦。”

优一郎想要拍拍米迦的身子,哪知道还没抬起手就硬生生的放弃了。

“小优。”米迦看着他,“你真是可爱的让人无法抑制呢。”

4.

优一郎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原本的自己只是想要探讨那个奇怪的梦境,但是现在米迦却一点点的解开了他的扣子,然后手从脖颈开始抚摸向下,一点一点,一寸一寸。

优一郎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略微有些发软,使不上力气。

他只能看着对方青涩的动作着,几乎是每一步,对方都会停下来,有些疑惑的问着自己可以吗,魔怔了一般的自己总会后知后觉的点点头。

再到后来对方轻轻舔舐自己的乳头时自己发出的琐碎的呻吟声他才意识到不对劲。

自己和米迦都变得有些奇怪了。

“米迦——”大概是因为情欲的缘故吧,自己的话语到最后不自觉的拖长了一些,软绵绵的参杂着抑制了许久的浅浅的呻吟。

回应自己的只有米迦一点点向下的亲吻,等到了最后的那一部分,对方才抬头看了自己,似乎是试探似的眼神。

自己真的开始变得奇怪了呢,好奇怪啊。

优一郎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可以哟——”

争得了同意的对方的眼也略微染上了情欲,他低下头舔舐起小优挺立的欲望,房间内几乎只能听见黏腻的水声与优一郎抑制不住而发出的断断续续的呻吟。

已经完全无法思考,米迦轻轻的舔舐让情欲浮现的彻底。

优一郎完全无法思考接下来的动作,等到了最后又被欲望拉回到了现实。

“啊,糟糕!”他叫了一声,慌忙的想要起身去找纸却因为无力跌进了米迦的怀里。

“不用勉强哟小优。”米迦对着小优轻轻地笑了笑。

看着对方的脸优一郎下意识的用指尖抹去了米迦脸上残留的液体,神使鬼差的用指尖舔舐干净。

米迦长叹了一声然后一下子抱住了对方:“太犯规了啊……小优。忍耐完全被耗干净了啊。”

他轻轻的凑上去舔舐轻咬着优一郎的耳垂,几乎那一瞬间优一郎的耳边只能听见那粘腻的声音,米迦向他的耳边更近了一点,优一郎几乎能听见对方张嘴时唇与舌扫过耳垂发出的声音。

“小优,可以吗?”大概是因为情欲的原因吧,对方的声音带着少许沙哑,只是并没有听到回答对方就继续了动作。

他的手缓缓滑过优一郎腰侧,因为之前的从椅子上跌了下来,优一郎因为这个动作一下子被对方推到在地,开着空调的房间以及厚厚的地毯,虽然空气十分冰凉干燥,但是两人都觉得,26℃的冷气——燥热无比。

真是不公平啊,优一郎躺在地毯之上看着对方丝毫没有乱的衣物,明明自己都被拭去了大半,但是依然穿着完整的米迦真是——看着不爽。

优一郎抬手揉了揉米迦软软的头发,浅浅的勾起了嘴角坏笑着向下解着米迦白色衬衣上的扣子,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有些发软的手并不能精准的解开扣子,等到他几乎要试着扯开的时候米迦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仿佛教着刚想独自穿衣服的孩子一样,帮着他一粒一粒的解开。

“真可爱。”优一郎听见对方这么说。

5.

优一郎真正想要羞愧致死那一刻是被对方引导解开米迦皮带上的金属扣的那一刻,金属扣的打开突兀的又清晰地在只有两人喘息声的寂静的房间响起。

再到拉开拉链。

拉链声清晰地一点一点的传到耳边,优一郎觉得自己大概快要羞愧致死的,但等到真正解开拉链,一点一点被引导着褪去对方的裤子的时候,优一郎的脑海里却只剩下这家伙忍耐的够久啊的想法。

“可以吗?”

“嗯。”当了十几年的处男的优一郎怀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心情准备英勇就义了,但是异物感却还是声声让他叫了出来。

“哎?米迦你那么小?”

刚才被对方要求转过身的优一郎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只是话一出口就听到后面的人仿佛忍耐了很久的样子笑了出来。

“是手指哟。”

“因为为了避免小优受伤的前提准备哟。”

“一开始的……”
“啊啊啊啊啊米迦你不用说了我知道……唔。”

他制止对方的解释还没说完,紧接着对方的动作就打断了他。

自己还是闭上嘴不要说话了吧。优一郎这一次悲痛的想着。

手指一点点的从一根再到四根,优一郎紧抿着嘴但不一会眼泪就不知觉的流了下来。

“小优,不用忍耐哟。”

米迦一点点抽出了手指,一瞬间的空虚让小优一下子叫了出来。

“就是这样……很好听哟。”米迦的手指上还挂着湿乎乎的液体,他依旧事先确认了对方的答案才继续了动作。

在轻轻浅浅再到猛烈的动作中,沾染着情欲的两人在情欲之中越陷越深。

优一郎在这样的情事之中再一次想起了那个梦。

梦中的两人,也拥有和此刻的他们相同的心情吧。

在情欲与爱意的交织中,房间似乎只有两人有些发重的喘息声和肉体与肉体的撞击声。

真是肤浅与堕落啊。

又一次因为情欲流下眼泪的优一郎想着。

最后等到两人都结束了之后,优一郎支起了自己的身子看着米迦。

梦中的自己,也拥有着相同的心情吧。

他抬起手环抱住了米迦。

“米迦……我爱你哟。”

“嗯,我也是。”

6.

这样的两人都在救赎着对方。

评论(7)
热度(243)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