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漫画家与原作绝对是真爱.叁(前文走主页w)

手机因为摔坏拖延了好久的更新,虫待我之后慢慢捉。

-

_

☆X.U.与编辑

水足饭饱思……赶稿欲的优一郎简直是业界良心。

他之前的作品虽然完结了,但是更多的果然还是想要绘画的想法。他从一开始对X.U.的热爱开始绘画,到不知什么时候就爱上了这样的工作。再到现在,他一开始接触绘画的目标终于达成了,连同着多年前对着几何体死命的打形的枯燥日子终于有了回报,而他自己,就连赶稿日都是充满了爱的。硬要说就是那位没有谋面的作者,给他的动力吧。

但事情还是有一点变动的,因为要漫画化X.U.老师的作品,与曾经的编辑甚至说与优一郎目前的风格可以说是完全不同,而且前一个编辑因为家里出了事暂时没有时间。因此社长专门给优一郎打了电话说给优一郎换一个编辑,说是离优一郎很近也很方便什么的。

可是社长……涉谷第二高中的面积很大,怎么说也不是很近吧。当然对于上司,优一郎最后只是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

总而言之业界良心优一郎抱着对X.U.老师崇敬,再高一点可以说是爱意的心情和米迦兴高采烈的谈论了这个好消息——漫改X.U.老师的作品。

整个餐厅只有优一郎兴高采烈的说着,而米迦在对面的座位上微笑着倾听。

刚出锅的咖哩饭在餐桌上因为空调的冷气冒着浅白色的蒸腾的水汽。优一郎觉得连米迦的表情都被模糊不清了,看不太清。水汽的氤氲之中,优一郎只能看见对方的蓝色眸子亮晶晶的注视着自己。

“喂……咖哩,要凉了哦。”

被看的莫名有些别扭的优一郎小声提醒了一句,用勺子连带着咖哩与米饭挖了一大勺。

咖哩稍微有一些辣,但是温度刚刚好,并不算是美味,但是非常好吃。

优一郎很喜欢咖哩,喜欢到不行。

大概在因为他第一次到百夜孤儿院的时候,便是和他差不多大的小茜给大家做了咖哩,当初大家还吵着要把那一天定做生日。只不过优一郎早就忘记了那天的具体日期,总之是冰雪还没有完全消融的初春。

不过那时的大家之后便一个接着一个的被领养,离去了,再见面的机会微乎极微。选择留下来的人也越来越少,就连优一郎和米迦都因为或多或少的原因离开了孤儿院。

餐桌之上只有勺子碰到瓷盘发出的清脆声响,咖哩饭基本上已经见底。

“院长,什么时候回去看一下吧。”优一郎吃光了最后一口,这么说着。

“嗯,一起。”

最后还是优一郎先离开,米迦稍稍叹了一口气。他收拾了一下餐盘,决定先回宿舍。

宿舍的寄存箱里有不就之前刚到的新书样本,米迦想着要不要提前给优一郎送上一本。

他知道优一郎收集了几乎可以说是X.U.的全套的书籍,和他的书柜下面上锁的柜子里有优一郎从一开始到现在全部的漫画一样。

从一开始的极不成熟,再到现在可以说是独当一面的优一郎的作品风格,米迦一直都是在注意、在留心、在铭刻于心底的。

他看着优一郎因为X.U.开始绘画,因为X.U开始努力,因为X.U.走到了现在这样倍受瞩目的地位。

“有时候,也稍微有点嫉妒啊……”

《堕落天堂》的一整套图书摆在书架上,书总是沉默的,它们沉默着讲述着自己的故事等待着有人的聆听。而周围是寂静的,房间里只有空调运行发出的细微声响。

百夜米迦尔还是翻开了样本,铅字排列在光滑的纸面上,每一个词藻都精美的组合在拼凑成了这沉默的故事——《幼年的囚笼》

米迦尔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打开了笔记本。

优一郎回到宿舍打开电脑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想要滚一发键盘。

X.U.老师在博客的私信上终于回复了他。

是关于《堕落天堂》的角色设定与一些关于故事情节的探讨。

他本人给出了很简单的人物描写。作为男主角的黑发天使,就是黑色的短发与绿色的眼眸、身高170cm、体重59kg,这样数据化的人设。而男二的就更加简洁了,金发蓝眸, 173cm左右与57kg左右。

优一郎只觉得这样的数据莫名眼熟,他的手在键盘上打下了一大串的话,最后又删的只剩下了几个字。

——「那服饰呢?」

——「主角的话黑色的披风带上绿色色调吧,里面大概军服的感觉。男二的话白色披风,其余的配饰就走黑色和金色吧,请随意就好。」

这样的回复不能说是最苦恼,总之很苦恼,优一郎敲下键盘,输入框中出现“服饰的话,有什么可以参考的吗?”的话语,优一郎最后又全部删去,最后想了很久,敲下了发送键。

——「那么,老师。最后的“我知道”究竟是什么呢?」

——「很好奇吗?」

——「我想是您的读者的话大家都会很好奇了,究竟是什么呢?」

——「等到你真的明白的时候,我再说吧。」

喂喂喂,老师,我就是不明白才问的啊!优一郎悲愤的握住了压感笔,老师博客上的在线显示已经不见了。优一郎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什么都不想想。

他还是不知道那一部分究竟代表着什么,他理着老师给出的人设设定,但是无论如何对这些角色的感觉都莫名的熟悉,仿佛就是自己认识的人。

对于角色的熟悉优一郎还没来得及仔细想这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宿舍门就被敲响了。

“与一,君月,没带钥匙吗?”优一郎小声地说了一句就打开了门。

只是门外既不是君月也不是与一,同班的柊筱娅带着银边的半框眼镜,怀里抱着复印的文件站在门口笑着看着优一郎。

她的语调轻快,仿佛经历了什么快乐的事情,她带着上扬的语调抱着怀里的文件,想了想又从背包里拿出了画本递给了优一郎:“可以请百夜老师帮我画一下签绘吗!”

优一郎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还没有开口,对方便走进了房间。

“抱歉——忘记介绍了,百夜老师,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新编辑啦。请多多指教!今天要来谈论一下负责的新刊吗?”还没说完,筱娅就把怀里抱着的文件,递给了优一郎。

优一郎抽出一把椅子示意筱娅坐下,自己拿着文件翻看了起来——

『 对方拉着他的手,手心因为刚才拿过冷饮凉丝丝的,两人这样一言不发的一前一后的走着。

少年能看见对方金色的发丝绕至耳后,能看到对方的耳尖微微有些泛红。

对方柔软的金发在热腾腾的风中轻轻摆动,在阳光下泛着好看的光。

真的十分漂亮。 

大概是大脑一时发热吧,少年握住了对方拉着自己的手,停下了脚步。

“那,那个……我,我喜欢你!”

他低下头不敢看对方的反应,只能听见对方发出一声轻笑。

“怎么办,我也好喜欢你。”

少年睁大了眼睛,他还没有说出话,就被对方吻住了唇,对方的舌头轻轻的撬开了他牙齿,舌头与舌头在那一瞬间交缠,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唾液交融在一起,顺着唇角流了下来,色情至极。

等到一吻终了,对方终于松开了啃咬少年下唇的嘴,银丝拉扯,最后断开。

少年的嘴巴有一些肿,他用袖口擦掉了自己唇上还带着的亮晶晶的唾液,羞愤的说:“干什么啊?!会有人看到的。”

“你说呢……嗯?”』

等等等等,这个剧情走向不对劲啊?!再说主角都是男的吧!优一郎脸有些发烫,他慌乱的合上文件,看到优一郎的反应,筱娅这时候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开了口。

“啊,忘记了,这个是准备印刷的同人本文稿。要给老师的应该在我的桌子上才对。”明显带有不负责以及故意的语气,优一郎真的很想马上问对方你平时都在看什么啊,只是还没开口,对方又说话了,“那么老师,可以帮我画签绘了吗?!”

“叫优一郎就好了。”优一郎打开画本,画本前面都是筱娅个人的一些漫画,来不及细看,优一郎随便找了一页空白,“画什么?”

“老师……嗯,优上一个作品的吸血鬼和猎人!单单两个人就可以了没什么特别要求。”

“他们是敌对吧,站在一起……打斗的画面?”

“不不不,优只需要画这两个人和平共处就好了。还有签名前可以写一下百年好合吗?”

“……可以。”被刷新了无数次三观的优一郎这么回答。

最后涂涂改改,优一郎终于画出了自己作品中一见面就要打起来的主角猎人和反派吸血鬼的和平共处的场面……优一郎表示真的不敢想象,但相反的,筱娅却对这种相爱相杀很是支持。

结果到最后也没有和筱娅谈上关于新作的问题对方就抱着签绘说死而无憾走了。

只是优一郎也不知道,这幅画后来被筱娅炫耀似的发到论坛,被读者高呼官逼同。

不过现在优一郎看着窗外的晚霞,决定先出去走一走,顺带找米迦说说今天的事。

优一郎敲开米迦的门的时候,对方似乎刚洗过早,柔软的金发在打湿后显得有些长了。湿漉漉的粘在米迦的脖颈上,向下滴着水。

米迦现在出奇的带上了红色的全框眼镜,因为近视度数很低,平时的米迦基本上并不会去佩戴眼镜。

“哦,是小优啊,要进来坐一会吗?”

优一郎看着对方还开着的散发着幽光的笔记本,摇了摇头:“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单纯的换了一个奇怪的编辑想来和你谈谈我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嗯?”

“连续被灌输了数次异性只为繁衍后代,同性才是人间真爱观念……”

“很反感?”

“好像也不是……”优一郎越说越绝望,最后干脆换了一个话题,“你呢,在写什么?”

“任务。”米迦迟疑了一下,继而回答。

优一郎想了想,最后摆了摆手:“好像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那就不打扰了。”

只是米迦忽然抓住了他的手,优一郎回头疑惑的看着米迦,而对方说了一句等一下就进了宿舍。

而一头雾水的优一郎等看到米迦出来后手上拿着的东西就立刻清醒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X.U.老师的新作《幼年的囚笼》吗?!书店还没有出啊,我专门去看了的?!米迦你怎么买到的!”优一郎抱着书带着崇敬的眼光看着米迦。

“……网,网购。”这次换米迦被注视的有些心虚,他回答道。

X.U.的这本书也一如既往的被优一郎热爱着,几乎是赶回到达宿舍,优一郎就翻开书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这本《幼年的囚笼》也不改X.U.以往的风格,紧凑的剧情与华丽的词藻让这个作品无异可以说是上上乘。

故事的主角是孤儿院的孩子们,因为一些原因被关入了囚笼之中,又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逃走的孩子们的故事。

主角们都是小孩子,但并不影响这个故事庞大的世界观与主角们行动的合理性。

孩子们在着囚笼之中过着并不应该说是金丝雀而应为家畜的生活,这样的囚笼之中只能由饲主决定着他们的生死。

而后终于有一天,他们得到了一次逃跑的机会,不过孩子终究是孩子,他们草率的计划被饲主粉碎,饲主几乎杀死了所有的孩子,只有主角逃了出来。

不过逃出囚笼的那一刻,童年的天真也随着家人们一并死去了。

《幼年的囚笼》这本书可以说是赚够了读者的眼泪,就算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优一郎在最后也鼻子一酸,少年最后的故事并没有揭晓,但是那样的世界,少年逃出去之后又会好到哪里呢?

天已经全黑了,优一郎最后还是意犹未尽的合上了书。

[X.U.与编辑☆END]

筱娅的本子的开头部分用的是另一个坑里《来杯柑橘薄荷茶吗》里面的orzzz(当时我想写的东西x)

评论(10)
热度(148)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