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七夕快乐。
——

-星期二-

_

-

“早上好。”

“哟米迦,早上好。”

不知道究竟是有意还是巧合,自从昨天出于帮忙一个象征性意义的告白后,米迦出现在优一郎眼前的频率以常人都可察觉的程度上升了。

本就繁忙的法律系学生不管怎样能挤出的时间都不算多,而米迦干脆直接的泡在了优一郎的科研室里。

昨天离开科研室,这位热心的朋友米迦早早的就呆在了科研室门口,打理科研室整理科研资料甚至到关门这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一旁旁观的筱娅觉得自己作为“娘家人”可以给这个“女婿”打十分……

见不到米迦的,期待着星期恋人制的大家都开始遗憾,这一星期的人选谁都没有答案,挫败之余只能好好的等待下一个星期。

但是作为米迦却开始苦恼了。

原本被迫的游戏无论自己做什么对方都会营造一种恋爱的氛围,他也会尽心力的去配合对方,而优一郎似乎并没有把这个游戏当真,告白只是象征性的形式。

不自己努力果然不行啊。米迦坐在科研室思考了很久,最后把埋头苦干的优一郎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小优,”米迦的湛蓝眸子亮晶晶的映着新绿,“出去玩吧。”

“等等,我还有报告没写……”优一郎指了指电脑打开的文档,本就不怎么擅长写作的自己现在也只凑够了十几个字。

并不算是拒绝的回答。米迦拉着优一郎的手略微带着些许强制性质的走出了门。

“嗯,我知道。”

“所以回来的时候我会帮你。”

又是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优眯起了眼干脆什么也不想。

从很久之前自己别扭的来到百夜孤儿院,再到终于认可了家人这个词汇,他就没由来的相信着对方。

米迦的背影被光影模糊了,金色的,纯白的——

漂亮至极的。

优一郎低声笑了出来,这就是他出色的家人,只是他的家人。

“嗯走吧。”

-

虽说是突发性质的出门,但是米迦似乎早就决定好了去处。

月鬼大学的正中间是刚建立的时候校长为了给学生夏天避暑所挖建的人工湖,四处全是茂密的不同种的植物,花也不知多少品种栽培了几乎满地。

但是学生们完全不领情,最后这里只能成为情侣谈情圣地。

无论茂密的植物给多少蚊虫提供了便利,却依然无法阻止这些情侣。

燥热的空气之中蝉鸣声不止。

阳光透过枝繁叶茂的绿树投下斑驳的光影,米迦干脆的坐在了树下看着优一郎研究着植物的种类。

对于优一郎这样的行为,三叶和筱娅一致同意了口径评价为:“活该一辈子单身。”

可惜优一郎却依旧我行我素。

不过被忽视的米迦觉得这样子也未尝不好,他看着对方专注的样子,总比在科研室死命的写着自己不擅长的报告要好的多。

空气中可以嗅到淡淡的柑橘的香味,让人安心至极。熬夜完成课业的疲惫终于在这一刻涌了上来,一点点将人溺毙在其中。

看着优一郎的背影,困倦一点点的将其模糊成了一个人影。

在淡淡的泛着甜腻的柑橘味,四周的光影沉沉浮浮米迦头一次那么安稳的睡着了。

他少见的做梦了,梦见在孤儿院时候得意的少年,性别为分化前谁都觉得米迦会是个普通的beta,活力的有些过分的优一郎必然是alpha,而现实却总是在想方设法的开玩笑。

第一次闻到那甜腻腻的泛着一点点酸的柑橘味是在什么时候呢?

一年前,两年前或者更久?

当时的优一郎每天都是得意洋洋的可爱模样,从被家人抛弃的痛苦之中一点点的脱离,继而变得开朗。

甚至连孩子们都“抛弃”了他这位米迦哥哥,选择跟在优一郎的后面喊着优哥哥好厉害。而他只在对方的身后一直看着,想方设法的帮助对方。

等到突然有一天柑橘味缭绕在四周侵袭着他,薄荷的香气一点点的萦绕着自己的时候,米迦才恍然明白什么是喜欢。

在这样的世界上建立在感情之上又参杂着信息素吸引的感情。

孩子们将它们界限模糊,一旦越过最后那一条线又那么的一触即发。

这样模棱两可的存在,大人们将它们称之为爱。再到未来的某一天,他们也必须面对的存在。

梦中的景色被一点点的渲染,变成大块的色块浮浮沉沉的组成着大块的图案。

长长的睡眠中米迦看到了曾经很多很多的回忆片段,从幼时初遇到现在,等到被优一郎叫醒惊讶的睁开眼睛,他才认识到今夕是何年。

“米迦……?回去了哦?”

“嗯……?”刚睡醒大脑严重的意识不清,米迦过了很久才缓过神回了一个短短的音节,他握住了优一郎伸过来的手,温暖的体温在肌肤相触的那一瞬间传递至心底,“先别回去,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早上柔和的太阳已经变成了中午的烈阳,一点点的蒸发着人们最后的热情,但是米迦则心情很好的样子,他握住优一郎的手,拉着对方走出了校门,等到了被拉上公交车优一郎也不清楚对方究竟想去哪里。

“小优对大海感兴趣吗?”

“大海?”优一郎有些不解,他测过脸看着公交车走着这偏远的路线,但看起来似乎是通向市区的道路。

沿途的翠绿不时透过透明的窗户映在优一郎的双眼之上,米迦看着对方的眼中小小的景色。

“是,大海,我记得小优好像一次都没去过哦。”

对方说的倒是义正言辞,确实一次也没去过,优一郎的双眼无目的的看着窗外经过的景色,半响才装着漫不经心的开口:“也不是特别想去。”

“啊啊,米迦——!从孤儿院出来以后我一定要去看大海哦!有很多的鱼什么的,超帅气!”米迦闭着眼大声的说着,最后得意的闭起了眼睛不去看优一郎的表情,“我记得小时候有哪个白痴和我这么说来着?”

“才不是白痴呢!”脱口而出的优一郎说完才发现不对,“话说才没有说过呢!”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公主殿下,现在我们要下车了哦。”米迦拉起优一郎的袖角,“走吧。”

-

下了车脱离了冷气的包围迎面的阳光以及蒸腾的热气让人不仅出了满身的汉。优一郎跟着米迦走在被蒸腾的热气几乎模糊了风景的街道上。

警示灯闪了两下最后还是没有赶上的变成了红色,看着前方长长的斑马线优一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指示灯在54秒的时间开始倒计时。

用衬衫没有扣上扣子的袖口擦掉了汗,优一郎看着一时还无法通行的道路转身带着米迦一起走进了身后的二十四小时便利超市。

“真是的,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那么热的天气。”优一郎从冰箱里随便拿了两根棒冰,放到了热情的过头的店员面前,从口袋里摸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因为米迦匆忙的讲自己拉了出来,而自己的钱包被放在了科研室上的单间包里,根本没有拿出来。

一脸愤恨的看着米迦的优一郎指了指收银台上躺着的因为冷气包装上已经出现了水渍的棒冰,开了口:“我没带钱。”

“怎么办,我也没带呢。”虽是这么说米迦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了钱交给了店员,优一郎拿起了两根棒冰把其中一份递给了米迦,自己撕开了包装推门便走了出去。

燥热的空气把店员在后面喊着“谢谢光临”的话语都融化在其中,指示灯在这会跳了两下终于变成了绿色。

地面隔着胶质的鞋底都能传来些许灼热感,优一郎实在搞不懂米迦到底在想什么。

“就算是大海的话,这里是不可能的吧。”优一郎喊着棒冰含糊不清的说着,而这一会身后才传来塑料纸被撕开的声音。

“啊,橙味的。”似乎没有理会优一郎的话语,对方发出一声大声的感叹,“小优的是什么味?”

“薄荷的?”

“和你一样!”

真是麻烦的家伙,优一郎余光不时扫过周围绿化带种植的各种各样的植物,名称几乎很快的就出现在心中,也会有很少一部分需要思考一会,优一郎测过头,咬掉了棒冰上最后的一块冰,含着冰块的嘴略微的鼓起了部分,就像是在赌气一样嘟起了嘴,“是你带我出来的吧,米迦。所以到底要去哪?”

手上的棒冰不知道是因为吃的太慢的原因还是天气太过炎热原因,已经开始融化,掺杂着橙色色素的棒冰滴在灰色的地面不一会就蒸发,只留下一个浅浅的水印。米迦用拿着冰棒的手向前指了指。

“到了哦。”

顺着视线向前看去只有蔚蓝色的巨大建筑伫立在视野里,还有夸张似的卡通的海星图案。

米迦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两张海洋馆的门票,示意让优一郎选一张。

而优一郎迟疑了稍许随意的抽走了一张之后向前走了几步,又想起什么的退了回去质问:“早有预谋?”

“不是,”米迦一脸无辜,“筱娅给我的,说是给你太浪费,虽然给我也是浪费在你身上。”

“那就别浪费在我身上啊拜托了。”怀念起了科研室的冷气的优一郎悲伤的回答着,但是已经到了就不应该对不起自己浪费的体力,最后优一郎还是选择走进了海洋馆。

进入海洋馆仿佛置身于蔚蓝色的世界,大概是因为还是工作日的原因场馆里的人出奇的少,仅有的几位也是结伴的情侣,旁若无人的散发着现充气息。

果然还是不应该来吧……看着情侣魔法师优一郎悲伤的自问。

“小优,看这里,是水母哦。”米迦站在场馆中间的灯箱里,透明的水母在灯箱折射的灯光下显得绚烂,“但是关在这里太可怜了吧。”

在海胆箱前的优一郎回头看着米迦的被灯箱映的染上了斑斓的色彩。

看着这样的米迦,他愣怔的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出口后才警觉开口的尴尬,他指了指场馆内部,专门修建的海底世界。

人造海水隔着厚厚的玻璃传来阵阵的水声,因为是内陆地区并无法养育太大的海洋生物,因此只能看见不知名的小鱼珊瑚礁中穿梭,鳐鱼在玻璃内引得大概是omega的女孩子发出了小声的惊呼,对方的alpha抱住对方在耳边轻声安慰。

难得的好心情被这一幕幻灭的干净,优一郎咬了咬牙死死地盯着人造海水中培育的各种各样的海底植物,努力的不让自己去分辨远处传来的狗AO的信息素的味道。

“小优?”绕路去洗手间洗掉了自己手上发黏糖稀的米迦看着优一郎咬牙切齿的样子只觉得好笑。

他拉着优一郎的后衣领向深处走,广播在这时准时响起了海豹杂技表演的提醒,米迦将筱娅悄悄塞给自己的海洋馆里最后的副卷撕下来给了演出的会馆前验票的beta,示意性的说了谢谢。

走进会场几乎可以容下近千人的会场还是给米迦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是因为工作日的原因只是三三两两的坐了不到百人的人数。

筱娅给的票选择了一个很好的看台,驯养员的指挥和海豹的表演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完美的顶球和套圈表演后海豹被理所应当的投喂了小鱼,现场变换的色彩很好的烘托了气氛,尽管人数不是,但现场的气氛也高涨起来。

等到现场终于进行到了最高潮,现场的彩色聚光灯加快了变幻的速度,等到了最后戛然而止,四周一片的昏暗中优一郎适应了很久,最后也只能模糊的看到眼前事物的大概轮廓,优一郎感到米迦在自己的唇上轻轻的一吻,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他放在坐垫上的双手被米迦反扣。

“小优,别忘了,我们也是情侣哦。”

他听见米迦小声地说着,还抑制不住的发出了轻笑。

“那不是游戏吗?!”他带着些许吃惊的开了口,只是随之的是舞台上的聚光灯一下子亮了起来,现场的欢呼将这话语淹没得消失,米迦看着舞台上滑稽表演着的海豹以及优一郎有些吃惊的表情忍不住的和大家一起大笑起来。

-

“骗你的,小优。”

评论(4)
热度(116)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