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米优-/《隔壁声乐班能小点声吗?!》

-献给吉子太太的生贺

——

-

“带入X……啊不对,先求这里才能求后面的,首先是……啊啊先算这一步然后再怎么样,就能求出变态红莲又放水又接水最后放完需要几分钟、让红莲老师先走在几分钟后深夜老师才能追上、因为小百合太吵手一抖泼了墨水在账单上该怎么办的答案……?哦,貌似是——”优一郎坐在自习室咬着笔头抓着头发敏思苦想着,他觉得自己大概再进一步就能求出来了,那一步在脑海里模模糊糊,他在草稿纸上写着不明所以的数字。

等到脑海里终于浮现了那一步,马上就可以抓到的时候,他握着笔眼睛上熠熠发光。

就是这个了。

把X带入,然后求……

优一郎的思绪活跃着,他握住笔在纸上飞速的写着,这个时候隔壁的声乐房许久没有人碰的钢琴僵硬的琴键一瞬间变得活跃起来,脚下的踏板让钢琴的声音发挥到了极致……貌似弹的是贝多芬的曲子?不对……自己刚才想到的下一步怎么写来着?!

突如其来的钢琴声打断了优一郎最后的思路,他捂住自己的耳朵强硬的逼迫自己成为一个敏思苦想的好孩子,但最后结果只是愤怒的揉着自己有些发硬的头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咬着牙发出不算太大声的怒吼声,隔壁的钢琴声越来越大,大概是弹琴的人越发进入了状态,指间在琴键上敲击留下来欢快的激进的动听的钢琴声。

尽管在这样的钢琴声中周围的素描画室和舞蹈教室都一如既往的,丝毫没有中断,但是对于被红莲一个人留下来写着本就不擅长的数学题的小优来说,这样的天籁到最后也只能被充其量的划分到噪音一栏。

他愤怒的走出自习室推开隔壁声乐教室的房间。

“弹琴的话——可以小点声吗?!——”

“哎?”音乐声戛然而止,有人从白色的钢琴后面探出金色的脑袋,“小优?”

等到意识到对方是谁的时候,优一郎想要说出来的话一下子就忘光了,而对方湖蓝的眸子却闪着炙热的光。

“小优!我在这里学习钢琴哦,我弹得如何?还有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十三岁的百夜优一郎丝毫没有犹豫的,关上了声乐室的门。

-

百夜优一郎,男,十三岁。

原名天音优一郎,幼时被送到了百夜孤儿院,因此改名百夜优一郎,现在被一家好心人收养。因为数学成绩烂的一塌糊涂,被送到一濑红莲老师的数学教室来补习。

而今天在声乐室发生的一切,又一次让他差点回想起了曾一直想要遗忘的回忆。

“简直就是噩梦……”这是本人对那段回忆的描述。

低下头握住笔的优一郎只能痛苦的继续思考着答案。

“隔壁的声乐班很吵啊?!——”

-

百夜米迦尔,男,十三岁。

原名近藤米迦尔,幼时被送到了百夜孤儿院,因此改名为百夜米迦尔,现在同样被一家好心人收养,大概是因为养父母是西方人,并非常热爱这位聪明的金发大概有着外国血统的东方少年,自被领养那天开始接受钢琴的教学,现被送到费里德•巴特利老师的声乐教室学习弹钢琴。

本人似乎十分喜欢着百夜孤儿院的一切。

“那时候的小优真的是天使啊。”这是被人对那段回忆的描述。

米迦愣怔的看着优一郎飞快的关上的教室的门,最后一个人将脸贴到了琴键上,冰凉的感觉从仅仅贴着脸庞的琴键上传来,米迦在低音区止不住的滚着脑袋苛求这一点冰凉能让大脑清醒一些。

随之而来的乱七八糟的琴键被按动,发出的真正的噪音又让隔壁教室的优一郎一阵怒吼。

“所以说——!小点声啊!——”

-

钢琴声,又是钢琴声。

优一郎第已经不知其数的站在了米迦的钢琴前,他到了最后还是说不出口早就想好的好的,强硬的让对方不在自己学习的时候弹钢琴的措辞。

他向前走了过去,哪知道刚走几步就被米迦拉着并排坐在了椅子上。

“小优要学钢琴吗?”

“不要。”

“我想想,嗯,只教你一首歌好不好。”

“鬼才要,根本学不来好吗?!”

“哎,别这样,我教你最好上手的好不好……《梦中的婚礼》就是这个!”

-

日子还是这样一天天的过去,素描画室的柊筱娅倒是经常来声乐班和数学教室里玩了,尽管有几个不正经的不常在的老师,但是对于孩子们来说还是这样的老师更让人开心。

米迦今天弹的是很简单的曲目,连优一郎都能听得出来,不过听起来很复杂其实很好弹的曲目,他的思绪因为这首歌又被带往了远方,等到意识到自己还有作业没有完成的时候,红莲已经快要来了。整整十张卷子只写了一题的优一郎感到生的希望非常渺茫。

“所以说你给我小点声啊?!”优一郎再一次打开声乐教室的门喊道。

“嗯,小优,怎么了……”隔壁的教室从里面传来关切的慰问,不能置之不理,优一郎应了一声表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最后快速的关上了门。

很快的轻快的钢琴声又一次传来,虽然速度或许并不快,但优一郎这一次确实是猜不出究竟是什么曲子了,他握住笔趴在桌子上,在完全无法继续写下去的情况中,他小声的开了口:“所以小声一点啊。”

-

假期很快的就过去了,优一郎的成绩在地方校考中勉强的考入了不错的学校,之后再也没有见过米迦和红莲老师。

日子过的清闲自在,在初中的三年中他从一开始的劳动小组组长最后变成了体育委员,筱娅也上了同样的学校,后来听筱娅说米迦考上了重点的初中,最后进入了学校的声乐班。

日子这样平平淡淡,但是优一郎却开始期待起来那些吵闹的钢琴声。

成绩在三年里勉勉强强混了个不高不上的优一郎,在中考的时候稍微头悬梁锥刺股临时抱了佛脚勉强的冲入了次重点高中的录取线。

因为语文这次拉分太大,养父母最后托了关系让人给了优一郎阅读室管理员的身份。说着那么正规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职务,只是要求阅读室的人不要大声喧哗就好。

优一郎抱着一摞的书,一翻开就可见的汉字怎么看都是痛苦。最后优一郎只得随便抽出了一本译本《死于威尼斯》*。

等到一点点的快要沉入到书中的内容时,外面传来了手行在琴键上发出的动人的乐器声,尽管前面的试音实在是可以划分为噪音。

不过就算那么多年过去了,优一郎还是觉得愈发的耳熟,这首歌的曲子无论如何都烙印在自己的脑海里无法抹除——自己会弹奏的唯一一首曲子。

书是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将书放在书柜上自己走到了声乐班的门前。

他敲了敲门最后转动开了门把手。

“声乐社的声音可以小一点吗?。”

有人应声站了起来:“小优?好巧!我现在是声乐社的社长,你呢。”

“马马虎虎,不过巧个鬼啊我可是知道你过了月鬼高中的录取分数线的。”

“哎——可是不这样的话就没机会和小优见面了吧。”米迦轻声的笑了出来。

“我可不想见到你,如果声乐室可以小点声的话,我大概会很乐意。”

“真的?”

“真的。”

“那没办法了。”米迦走上前轻轻的吻住了优一郎的嘴,舌头灵活的趁虚而入,一点点的蹭着优一郎的牙齿。

结束了这个吻,米迦带着狡诈的笑容看向多年未见的好友,或者说是爱人。

“我一直都喜欢着小优哦。”

无论是被你称之为噩梦的那段记忆中的,还是现在这段时间中的。

优一郎心中米迦模糊不清的定位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与告白变得清晰起来。

“小优对于我呢?”

“喜欢……?还是讨厌……?”

反应过来的优一郎思考了一会儿才做出了回答:“……不讨厌。”

“那就是喜欢?”

刨根问底的问题让优一郎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开口,童贞的少年思考了很久才点了点头。

“嗯,喜欢。”

风在这一瞬间吹进了偌大的声乐室,仿佛每一个乐器都在独奏,两人的心都因为彼此开始加速的鼓动。

确认了之后米迦一下子扑向了小优,地板的冰冷从脊背一点点蔓延着丝丝凉意。

“那么我们就是情侣了?”

米迦想了想最后站起了身子拉起了窗帘,落锁的门很好的反映了优一郎现在的处境。

“那么我们做一些情侣之间做的事情吧。还有小优,这里是声乐室请小点声音哦。”

——

《死于威尼斯》有翻译为《迷失威尼斯》,因为我更喜欢前一个译名所以选了前者。

评论(9)
热度(119)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