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人气唱见米迦x恐怖实况up主优一郎

这是重写的第二遍……事实告诉我们要勤于保存。

对,和漫画家一个格式的名字……反正我就是取名废。

我没捉虫,对待手癌患者求轻点)))

-

“嗯大家好,这一期的实况到这里就基本上要结束了,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其实按照恐怖RPG的一般水准这个游戏其实还是不怎么恐怖的啦……”说道这里百夜优一郎稍微有些底气不足,他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击了几下,过完了游戏最后的操作,画面上显示主人公从废弃的医院中逃了出来,来到了安全地带,回头看向废弃的医院努力地回想着自己丢失的记忆,只是怎么样都回想不起来,只有噩梦每天的折磨着他,提醒着他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

优一郎心不在焉的点着键盘过着剧情,另一只手伸向了电脑显示屏旁边的放着的水杯,他看了一眼屏幕,又放下了刚拿起的水杯转而正了正耳麦。

“好了,到了最后主角依旧没有想起自己丢失的记忆,剧情就是这样一个经历了那么多其实没有什么用的故事,但是操作方面的话还是需要一定技巧性的,非常值得一玩。”

大概的说完了优一郎就关上了屏录软件,打开了视频处理器稍微减掉了一些不必要的画面,做了一下简单的日语字幕。他打开了浏览器,直接点开了被朋友称作B站的网站,尽管已经用了很久,甚至已经在中国当留学生已经一年有余,但看着满屏的汉字优一郎还是有些云里雾里。

一些日常的交流优一郎已经很好地掌握了,但是在游戏里到了一些紧张的环节他还是会不知不觉的说上了日语。就像是特色一样,因为在中国的友人的推荐优一郎选择当上了一个实况up主,尽管一开始很不成熟但是优一郎却意外的获得了很多人气,到了现在几乎每一个视频都能在首页飘上一会。

在题目上敲下了“【废弃医院终幕】反正主角绝对是脑子有问题”几个字,点击了投稿。视频的状态很快的就变成了正在审核中,优一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又拿起了自己放在屏幕旁边早就凉了的水。

他在水杯里放了薄荷的茶包,已经凉了的水喝上一口就能感觉到薄荷的冰凉,有点干涩的发痛的嗓子很好的得到了治愈。

优一郎握住鼠标准备趁着审核时间再找一些大家想要自己玩的RPG游戏,刚准备打开新建网页,右上角的关注提醒就很快的告知了优一郎他关注的人发出了新的投稿。

这个消息很意外,但是也让优一郎有一点小小的雀跃,他的账号从一开始使用到现在的几乎一年的时间只关注了一个up主,优一郎依旧记得对方在半年前的第一次投稿唱的是《オレンジ》,当时这个视频正好在优一郎的实况旁边,原本想点开自己的视频看大家的弹幕的优一郎不小心点错才进去的。

一首曲调还算是欢快的曲子,但是配合对方的声线以及歌词愣是让优一郎哭了出来。他当机立断选择了投出了自己的处男币、点击了关注,小心翼翼的打开评论区,吃力的读着那些评论区的汉字,除了UP主请和我生猴子以外优一郎发现听哭的自己竟然真的不是一个人。

对音乐一窍不通的优一郎是真的很喜欢对方的声线,有些偏低但是又很有穿透性,虽然第一次听但总觉得很耳熟,优一郎看着对方的id,写是中文……努力去辨认了汉字上面写的是人尤,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莫名其妙的名字。

这一次对方翻唱的是《金曜日のおはよ》,也是一首还算是耳熟的音乐,点开了循环洗脑的优一郎表示其实也没多好听,也就听了二十多遍而已。

等到刷到了不知第几遍优一郎投币点赞收藏一气呵成,再看自己的实况已经过了核审通过了,优一郎点开了视频,一边播放一边看着弹幕,在开门惊喜以及被废弃医院内徘徊的亡魂追的时候偶尔能听见优一郎的尖叫,这个时候基本上是2周目满屏的“23333确实不恐怖”。

“你们有高能君,所以恐怖个球啊?!”优一郎掀桌。

他看到最后稍微瞥了一眼观看人数,现在的人数已经700人那样了,这个时候已经有野生字幕开始翻译优一郎在下面的日语字幕。

大家已经习惯了优一郎偶尔说出来的日语,但是也亏这样,优一郎对于这些日语原版的游戏还是很清楚的,还经常挑战着翻译成中文给观众。

优一郎开始滚动鼠标往下滑动,Tag经被标上了各种各样奇怪的标签,按照习惯优一郎没有管理这些标签,而是打开了评论区,不用思考第一依旧是那个id是“咖喱很好吃”的家伙占了,一年不到优一郎的长长短短的近百的视频里无一例外的第一条评论都是这家伙,甚至连之后有的粉丝较上劲来都没有抢到过,内容无疑都是“UP主请给我生猴子。”

说到这里优一郎又郁闷了,他的账号“あまね”一直打开着对“咖喱很好吃”的回复最后还是关掉了,打开了微博将新的实况分享过去后他又无聊的刷了一遍人尤这个唱见的微博,对方的微博除去了视频更新消息几乎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话,不像是优一郎总会分享一些最近的近况,有时候在哪里吃饭和谁一起都要在微博上说出来。只是对方的微博评论永远是“老公请继续唱歌我想给你生猴子”,而自己的却永远都是“233333あまね桑今天也好蠢。”

活了十几年的优一郎怎么想怎么嫉妒。

他不甘心的又点了一次刷新,结果一下子刷出来的新微博把优一郎几乎可以说是一大跳。

对方的微博很快的做了更新,但是这一次却不是视频更新的消息,而是简单的一句话:“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周五想要去告白。”

哦,原来是这样啊,点开了评论准备看大家评论的优一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等等?

有喜欢的人了。

周五要去告白?

“尽管这样还是想祝福大大成功,不过这样唱歌的时间会变少了??”这么想着的优一郎很快的敲下了键盘,点了回复,发了出去。

-

刷完微博之后基本上已经很晚了,给米迦发了一条明天一起去吃午饭的短信,简单的洗漱之后优一郎打开空调就睡了,不过当第二天被闹钟吵醒的优一郎习惯的打开微博,看到惊人的消息数才忽然想起来。

等等,我好像没换小号……

现在去删除的话是一定不可能了,截图都不知道截了多少张了,优一郎想了想最后还是先点开了回复,除了大师球以及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的回复以外好像也没什么了,优一郎干脆盲目的滑到了第一条回复,一条基本上可以划为历史的……回复。

从来不回复谁的人尤头一次的回复了,对象还是优一郎,内容很简单的“不会”两个字基本上已经可以让很多人炸掉了。

揍了自己两拳的优一郎确认了自己没有在做梦之后,决定先去冷茎一下。

不……冷静一下。

再仔细刷了一下提到自己的微博,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他私信里直接被同班的筱娅发上来几个链接,他小心翼翼的打开就看见了大大的cp标签:人尤xあまね。

“这啥啊??!”

“痴汉总有一天会暴露的嘛,去看一下吧优酱。”筱娅的回复几乎同时就收到了,但是没过多久新的消息连着好几条又一起发了过来:“啊,忘记了你汉字困难,那就看看图片吧。[图片1.png][图片2.png][图片3.png]”

筱娅连着发的三张图片出现的角色都是关于自己和人尤同人画作的形象人设,一开始优一郎的头像是水果蛋糕,但是不断地有人给自己发来了自己画的头像他也只好无奈的选了一个,没想到那一个竟然就会变成自己的人设。不过看情况人尤也是这样。

[图片1.png]画面里的人尤环抱着あまね,あまね也干脆的将胳膊搁在人尤的肩膀上与人尤脸贴脸,两个人鼻尖相对,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优一郎不得不承认作者的线条的流畅与色彩的运用的出色。他小心翼翼的滑过[图片2.png]就立马刷了上去,他点开了回复窗口:“这都是什么啊?!”

“手速很快的太太们画的同人咯。其实我蛮佩服那些一晚上就写了三万多字肉文的妹子来着。”

优一郎装作自己看不懂的样子。

“还有,小优,你掉马了,B站那个水果蛋糕赞的账号是你的吧……就是那个虽然不会像咖喱真好吃一样抢前排但是每一个视频都会去回复‘UP主我想给你生猴子’的变态。”

“是啊,没错,怎么了。”优一郎马上回复道,稍微细思后立刻的又敲出了另一条消息:“啊,不对!!!筱娅!!!你怎么知道的??!”

“查一下IP就可以了啊,信息课你睡过去了吗?”

“还真是……”

“优……我求求你找一下重点可以吗?”

-

怀着忐忑的心情优一郎登录了自己的B站小号,果不其然已经被得知掉马的妹子们找了过来,忐忑不安的优一郎没有打开评论区,只是关注提示里一直显示着人尤的新回复,抱着好奇的心理优一郎还是点开了。

[咖喱真好吃:UP主我想给你生猴子。

人尤回复:好。]

大大你被盗号了吗?!

在教授在前面讲着课题,优一郎坐在最后拿着手机忐忑不安的刷着微博,这个时候筱娅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筱娅:“优我有个消息跟你说。”

优一郎:“什么?”

筱娅:“听之前你先冷茎一下。”

筱娅:“冷静……”

优一郎:“……没事,你说吧。”

筱娅:“我觉得我们可以开掉马大会了。”

“其实‘咖喱很好吃’是‘人尤’的小号。[扶额.jpg]因为查了你的IP后妹子们都一发不可收拾的去查了这个有名的id……结果如你可见。”

“那个……优你还好吗”

“对不起筱娅,我在爆炸。”

-

星期五的选修课结束后冷静完毕的优一郎跑到了学校的食堂,虽然说是食堂是人生的一大噩梦,但是优一郎还是觉得学校食堂的咖喱挺好吃的。

米迦早就坐在了食堂打好了两份的咖喱,看见优一郎便挥了挥手示意对方过来。

米迦选的位置也是一个不错的位置,靠近空调但不至于被吹得太冷,优一郎坐下去舀了一勺咖喱就吃了起来。

“米迦不吃吗?”

“小优下午有空吗?”

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下午有课,怎么了?”

“那晚上呢?”

“有空啊。”

“和我一起去玩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为什么那么突然的……”优一郎不解的。

“小优只需要负责同意就好了。”米迦舀了一勺咖喱看着优一郎,“小优不吃吗?咖喱要凉了哦。”

-

另一边焦急的筱娅。

“我求求你快点回消息了持盾的优一郎同学……”

“这个绝对比人尤掉马甲来得惊爆啊……”

-

下午下了课之后优一郎就被说是晚上已经提前到来的米迦拉着出了校门,两个人在步行街走走停停不一会手上已经基本上全是小吃了。

优一郎一口咬走了米迦的最后一个章鱼小丸子,连番茄酱蹭到了嘴角都不管得意的看着米迦。

而米迦则伸出手蹭掉了优一郎嘴上的番茄酱然后用舌头舔掉。

“小优,不要浪费哦。”

“一点番茄酱算什么浪费……”

“不说这个,小优,可以去KTV唱歌吧。”米迦指了指对面的KTV会场,根本没有等优一郎的回答就向里面走了进去。

-

与此同时,筱娅。

“优……”

“算了,我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你们继续。”

-

KTV的包厢里面优一郎关掉了彩色的灯,打开了最亮的也只是让整个包厢恰到好处的昏暗的米黄色的小灯。

优一郎先拿起了话筒唱了几首中文歌,例如《两只老虎》、《小燕子》、《我是一个粉刷匠》什么的,之后才开始唱起了日文,他有点生涩和略微走调的试着唱完了人尤的所有翻唱才有些抱歉的想起米迦,他把话筒递给对方米迦则摆了摆手,示意让优一郎继续。

“小优唱的很好听哦,我很喜欢。”

连优一郎自己都知道自己走调,再看米迦的回答总觉得掺了不少水分。

米迦想了想在歌单里点了《心拍数》。*

等到前奏响起来米迦开始歌唱的时候优一郎终于睁大了双眼,看向了米迦。

“米迦……?”

唱完了最后一个音的米迦才回头看向了优一郎,看着对方的样子他发出了轻笑:“怎么了?还需要我再唱一遍星期五的告白吗?”

“人尤?”震惊的优一郎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只想到了这两个字回答。

“是优。”米迦又笑了,优一郎觉得今天的米迦总是笑着,他看着米迦狡诈的模样最后抑制不住的哈哈的笑了起来。

“真是的,早说是你嘛,亏我暗自喜欢了你那么久。”

“是人尤还是我,嗯?”

“人尤……”

“小优你可真过分呢。”放下话筒的米迦看着优一郎有些无奈的说着,而后米迦又拿起了放下的话筒,没有打开音乐就开始清唱了心拍数最后的那句话——

“约定一直相爱下去吧,直到这颗心停止跳动为止。”

“我喜欢你,小优。”

“哎——?等等米迦?你说的是あまね还是我?”

“小优你是制杖吗?”米迦叹了一口气,“我说的是百夜优一郎,明白了吗?”

看着优一郎窘迫的模样米迦终于抑制不住笑了出来。

“有兴趣和我合唱一首《恋爱裁判》吗?”

“没有。”

-

“有罪判决 
你会判我多重的罪行? 
做好了以终身监禁来赎罪的觉悟 
至死为止都会只守护你一个人的

恋爱审判 
你所告诉我的真相是 
在流过虚伪的眼泪之後 
偷偷露出微笑的小恶魔 
没错,你也「有罪」   ”

最后优一郎还是和米迦合唱了这首歌,等到一曲终了米迦放下话筒侧身吻住了优一郎,唇舌交缠,舌尖不断的蹭的牙床发痒,优一郎正想要推开对方,哪知道米迦就这样结束了这个吻。

看着优一郎这样不知所措的模样米迦食指微微弯曲,拇指顶着食指指弯放在唇上轻轻地笑出了声。

“那么,UP主,请给我生猴子吧。”

-

掉马风波的第二天,人尤又发布了第二条关于自己的微博,实在是少见,微博只有一句话,但是引起的轰动却远不止那么少。

“人尤: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已经和あまね在一起了。”

-

筱娅打开了微博刷着现在热度几乎可以说是很高的cp人尤xあまね。

其实那一天她是想告诉优一郎人尤就是米迦的,但是优一郎竟然出奇的没有看消息,她又点来了人尤的微博看着已经被转疯了的第一条微博。

算了这样也好,她打开了另外一篇热度挺高的人尤xあまね,果然没有什么比官方发糖的感觉更好了。

人尤xあまね股买定不放手真是太棒了。

筱娅一边滚动着鼠标一边看着那篇同人。

人尤xあまね大法好!

啊不对,米优大法好!

 

今天的筱娅也幸福的死在了同人糖中。

-

与此同时的优一郎挣扎着打开了浏览器发出了帖子。

《我喜欢的大大和喜欢我的粉丝都是我的青梅竹马他还要我给他生猴子怎么办??在线等急!》

评论(12)
热度(319)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