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漫画家和原作绝对是真爱.肆(前文走主页

好久不见……近期或许不出意外的话周更。

先停更除了漫画家以外的任何文和坑,直到完结。从这一话开始背景什么的就全部弄好了,下一话开始两个人谈恋爱((就是这么不要脸
总之我还是没捉虫,这项任务让我慢慢来,反正lof有编辑功能。

-

_

☆截稿日

冷气让人平静,燥热让人烦躁。

“万恶的红莲——”优一郎下笔的力度又重了一些,笔触一下子刚劲了很多,原本应该柔和的场景因此变得怨念十足。

他抓着头发努力的让自己不去多想,尽管他已经咒骂了很久的红莲。

这已经是最后一张需要描线的画稿,但需要贴网点却还有七张,其余的大部分在被米迦一点点的把需要涂黑的地方用笔一点点的填充。

宿舍的空调开的有些低,让烦躁的内心平静了许多。看着已经全黑的夜空,优一郎发自内心的祈祷着红莲不要再一时兴起的去检查宿舍。

优一郎看了看时钟上的时间又是一阵绝望,尽管明天是周末也让他丝毫提不起精神,他握起笔继续开始勾画,余光不经意的瞥见米迦带着眼镜认真的模样,镜片上映着画稿上的黑白图案。

拉上米迦帮忙优一郎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尽管对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但是优一郎怎么想还是觉得怎么对不起对方。

原因还是不久前红莲的突击考试,优一郎的成绩就算伸长手也够不到及格线,此后被红莲强制性的加入了补习班,本就不多的时间一下子被剥削到了有些可怜的地步,截稿日一点点的接近,最后只能选择在补习结束的最后一天通宵完成。

但如果要打扰到舍友的话优一郎还是有些对不住,快要十月的天气依旧闷热无比,权衡了一下利弊,优一郎最后果断的还是决定了去米迦的宿舍吹空调。

优一郎画下最后一条线,小声地欢呼了一声,而后开始准备着网点粘贴的工作。

米迦从头浏览了一下准备好的稿件,看着其中一张皱了皱眉,他用指尖敲了敲桌子发出了轻轻的声响。

“小优,这一格的主角,或许应该更绝望或者淡然一些,而并非愤恨。”

优一郎回过头接过稿件,疲惫导致他有些困倦,大脑晕沉沉的,他仔细回忆了一下X.U.老师的原作,漫画这里对应句子正好是少年知道了那唯一正视自己的天使选择了堕天,圣主耶和华向少年发问,他问对方是否还信奉着主,问少年是否愿意去追杀对方,少年最后还是点了头,他仍抱有最后的期望希望能够救赎对方,圣主看着这样的少年略微笑了笑,炽天使金色的六翼在少年身后展开,黑色的发丝在金色的光中微微飘荡,像是天使又介于恶魔之中。主问少年是否还有牵挂,而少年则笑了,他说:“没有了。”

优一郎一直认为这一片段的少年应该是愤怒的,但是米迦这么一提他反而觉得确实是这样,那里少年应该已经绝望的几乎淡漠。他按照米迦的意见又重新的画了草图递给米迦,等着对方的意见,自己则站起来去米迦的书柜里翻找着那本《堕落天堂》。

本认为自己N周目的爱意并不会太过需要原著的支持,按照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的记忆就可以的优一郎面对米迦的意见感受到了些许的挫败感,他握着金属的把手拉开涂着白漆的书柜木门,尽管隔着木门上大面的玻璃优一郎已经知道了书所在的位置,但是还是本着本能下意识的扫视了一遍。

最后的好奇心还数停留在了下层被米迦锁着的柜子,尽管优一郎也知道米迦放在那里的绝对不会是什么珍藏的工口书,但是对方过于小心的保护以及金属锁都上了两把的谨慎态度让优一郎的好奇心根本没有办法掩盖。

心里想着也就问出了口——

“米迦,下面的书柜放着的是什么?”优一郎仰着头抽出了上层的《堕落天堂》,人却没有走,隔着书柜门,透着上面大大的玻璃窗,他看着米迦,对方却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思考了很久最后从学习桌上回过头,手里还拿着优一郎刚改好的草稿。

“我觉得这样改就可以了,不会再需要别的什么了。”

明显转移话题的回答,优一郎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放弃了继续追问。

他回到书桌前拉开了椅子,斟酌着米迦给自己改好的稿件上面对方用铅笔的圈圈点点。

他一边画着稿件,一边找着话题和米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找了很多话题最后还是回到了X.U.上,晕晕沉沉的大脑在这个话题上瞬间精神了很多,优一郎对米迦说:“米迦,《堕落天堂》我认为真的是X.U.老师的封神作,在X.U.老师的作品面前,谁的作品都是不入流的三俗小说。”

话一出来优一郎就听见米迦笑了起来,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发笑,也不知道米迦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的模样。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手中的稿件上,粘贴网点的地方正好是少年与天使的初遇,优一郎握着小刀轻轻的划着,最后选择了自己手上最柔和的网点粘贴着天使的模样。

画面上的天使向被众人唾弃为恶魔的少年伸出了手,一如多年前米迦向刚到孤儿院愤恨着父母的自己伸出了手。

这两个人异常的相似,他们都那么温柔,都对着对方温柔的笑着,他们说:“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家人了。”

米迦或许是笑够了,他把自己垂下来的金发一并拢到耳后,满眼是笑意的看着优一郎:“比起巴特利呢?”

“就算齐名我也认为X.U.更出色!”他回答的异常肯定,甚至连眸子都熠熠发光。

对于巴特利这个作者优一郎从来没有给过正面评价,虽然作者本身也被扒出了一些负面的事情,但是其作品本身却个个都是佳作。

但是优一郎果然还是看不爽对方,而原因却仅仅是因为对方和X.U.齐名了很久,尽管有理智粉两人都支持或者持自己的观点喜欢着,而像优一郎这样的脑残粉却按耐不了自己的心情只有一撕到底。

说到底还是诧异,自己曾经也和米迦卖出过很多次X.U.的安利,却从来不知道对方对X.U.甚至其作品都比自己要透彻那么多。

一想到这里优一郎就有些挫败,他一连发问了自己对X.U.的作品中很多还在困惑的问题,而对方的回答总是让他心中的疑云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问到最后稿件也基本上要完成了,时针已经走到了三这个数字,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通宵。

尽管对于拉着米迦陪自己赶稿有些对不住,但米迦看起来却很开心的样子,因此优一郎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困惑的问题。

“米迦,《堕落天堂》最后,少年说的那句‘我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知道了什么?”

米迦把自己负责的最后一张稿件完成,调整了顺序推到了优一郎的面前,似乎早已习惯这种通宵达旦的生活一样,比起眼皮已经开始打架的优一郎,米迦则淡然了许多。

他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开始写着什么,只是依旧在和稿件以及困意作斗争的优一郎并无法顾及,等了很久昏昏沉沉的优一郎终于听见了米迦的回答,声音轻柔的如母亲的安眠曲,尽管优一郎的记忆中对母亲并没有这样温柔的认知,但下意识还是这么想着。

迷迷糊糊中优一郎听见对方问自己:“小优你知道什么是感情吗?”

“这肯定的知道的吧?!还是说你已经开始这样小瞧我了?”尽管困意无时无刻不纠缠着优一郎,但他还是振作着精神反问着对方。

“不是……”优一郎听见对方叹了一口气。

“那是一种不敢接近又被吸引着的矛盾感情,不是亲情不是友情亦不会是爱情,这样模糊着界限的感情让少年困扰着痛苦着,所以终于有一天,那些感情被堕天的天使挑明,天使问对方的那句‘你想清楚了吗?’便是这个意思。”

“所以他才说我知道。”

米迦一连串的敲击着键盘,偶尔会因为思考优一郎的问题而停下来,等到被困意折磨着的优一郎将最后的稿件准备好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起来。

“不用特意思考这句话,我想如果是小优的话应该会很快的知道。”

优一郎最后只听见了这句话,接着无尽的睡意如浪潮般溺毙了他,躺在米迦的床上,似乎还能嗅到米迦身上一直的淡淡清香,他陷入了沉沉的安眠。

-

米迦合上了笔记本,一回头就能看见已经睡熟的优一郎。

少了优一郎绘画时候笔划在纸上的声音与对方刨根问底一样的发问后,不算太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优一郎浅浅的呼吸以及空调运作的细小声响。

米迦坐在床边看着优一郎熟睡的模样好一会,到了最后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样的举动有些白痴。他帮忙把优一郎留在桌面上的工具全部收好,桌面上的纸屑也一起连带着清理干净,他开始从头翻看着优一郎准备交上去的稿件,等到全部看完之后略微有些吃惊。

虽然自己曾经很拒绝一些小说改编漫画,很大程度上会与原作本身的想法有很大的出入,但是只要是优一郎笔下的作品就没有关系,他关了房间的灯,天还很暗,尽管天已经开始泛起鱼肚白。

米迦把整理好的原稿仔细地装进了档案袋,在桌面上轻轻的撞击理了一下,之后才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他还能记得之前那个和他搭话的女孩,听优一郎的说法貌似是对方的新编辑。

“好像……是叫柊筱娅来着?”

他从学生档案里查到了对方的宿舍,反正明天起来也要送过去不如干脆现在自己直接的送过去,还省下了很多麻烦。

因为时间尚早,学校几乎可以用荒凉来形容。一路上没有遇见任何人,米迦停在了女生宿舍的大门前,想了很久还是直接走进了离大门最近的房间,敲了敲门。

里面的人等了很久才打开了门,还穿着睡衣的筱娅揉着眼睛抱怨着谁那么早来敲门,而米迦则把稿件直接给了她。

“交给印场的底限是明天中午的事情吧,不用那么着急的。”筱娅大致翻阅了一下稿件,似乎清醒了很多,她叫住准备走的米迦,然后笑了笑:“这份稿件我想我应该不用翻阅评价,原作老师您怎么看呢?”

“啊,不对,不应该问这个。”筱娅顿了顿,轻点了一下页数后又把稿件装进了档案袋。

“为什么scaPEGoat老师的原稿会在老师这里?! ”筱娅已经基本上无法看出是刚睡醒的模样,“求八卦!”

不知道该怎么办,米迦看着这样的筱娅,而对方却依旧兴致勃勃,看到米迦这样的表情筱娅的自我介绍才姗姗来迟。

“抱歉,忘记了,我的话是优的同班同学柊筱娅,名字不是什么特别的意义啦,笔名一直用的是四镰童子哟。”

“也就是一直负责老师的书的编辑部的一员,虽然……是凭关系的。”

说到最后筱娅叹了一口气,尽管对方一直没有说话,但筱娅也认为对方绝对在听。

她打了一个哈欠,刚才已经消失的睡意很快的又上来了。

“没关系的,我不会把X.U.是谁告诉优的。”

因为我觉得让他自己一点点的发现很有趣。筱娅这么想着,心里已经在思考下一篇同人应该写些什么了。

她回头看了看在靠外的床上熟睡的三叶,最后向米迦挥了挥手:“老师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去啦。原稿,送过来十分感谢。”

-

米迦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是个白痴。

他站在宿舍前与筱娅进行了几乎可以划到通篇废话行列的对话。

米迦是知道四镰童子这个作者的,即是画师也是作家,说是靠亲戚是不现实的,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能力确实很高,但唯一的通病就是这个作者出的永远都是同人,再者就是耽美向的这些在主流上并不认同的作品。

似乎是编辑部谁的妹妹来着。米迦想着,连已经回到宿舍的事情都毫无所觉。

优一郎还在熟睡,偶尔还会意味不明的说上一些梦话。

空调似乎凉了一些,米迦把优一郎的被子拉的高了一些,盖的严严实实的。

人一旦放松下来,困意就如猛兽开始侵蚀着意志。

米迦最后还是掀起了被子的一角,躺在了优一郎的身边。对方的体温温暖至极,他甚至能听到其心跳的鼓动。

米迦闭上了眼睛,嘴角还带着笑意。

“好梦,小优。”

“明天的话,一起出去玩吧。”

[截稿日☆END]

来和我说说话吧w

评论(18)
热度(166)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