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漫画家和原作绝对是真爱.陆

前文走首页w以上

☆读者们

窗外的雨又一次下了一起来,雨声越来越大了,但尽管如此却依旧被蛋糕店播放的轻音乐吞噬殆尽。

现做的水果蛋糕还要很久,因此先上桌的是两人点的冷饮。泛着浅白的柠檬汁和绿色的薄荷茶放在一起谁都没有去拿,水汽在透明的玻璃杯上凝结成了无数水珠,有的已经开始顺着玻璃表面下滑。

优一郎有些想要去尝尝米迦点的薄荷茶——装着浅绿色的透明液体的茶杯,蓝色的吸管被店主夸张的扭成心形,旁边还有半片柠檬被插在杯沿上。

但是这个想法只保持了不到半分钟,最后还是被记忆里薄荷茶的微苦打败了,优一郎不知第几次面对着薄荷茶打了退堂鼓,但更多的原因还是和米迦陷入的诡异沉默。

但米迦似乎毫不在意那个关于X.U.的问题了,或者说优一郎的回答或许他自己早就清楚。他把薄荷茶推到了优一郎面前:“小优想喝薄荷茶?”

“尝一口。”优一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等到话出口他才意识到什么,“这个作为交换。”

看着优一郎推过来的柠檬汁,米迦拿起来浅浅的喝了一口:“那真是太感谢了,优一郎大人。”

没有理会米迦的调侃优一郎浅尝了一口薄荷茶,绿色的液体顺着蓝色的吸管进入舌尖再到食道,优一郎只觉得薄荷的清凉从舌尖蔓延开来,虽然让人感到十分惬意,但后味的苦涩却让优一郎稍稍吐了一下舌头。

薄荷茶果然是甜党公敌。优一郎心里想着,抬头却看到了米迦悠闲的喝着柠檬汁的模样。

“米迦,”被薄荷茶的苦涩难喝到的优一郎顿了顿,“我觉得你点薄荷茶是故意的。”

“小优,你这是诬赖。”

“……”

自知理亏也找不出来反驳的理由,优一郎只能将薄荷茶推回米迦面前,咬着自己柠檬茶的绿色吸管,一点点的喝着柠檬汁让柠檬汁的酸甜来净化自己的味蕾。

无所事事的优一郎的视线又一次的跑向了这家蛋糕店,从内部的装潢再到坐在一起谈笑的客人。蛋糕店内弥漫着烘培蛋糕的气味,香甜的让人觉得这一切都太过美好,优一郎甚至有些想在这次和米迦参加的大赛里加入这家蛋糕店的设定。

这么胡思乱想着,视线飘飘悠悠,优一郎的视线又落到了刚做到隔壁桌的那两位孩子身上。

不用细看他就能保证那个粉色头发的女孩子怀里抱着的书是《堕落天堂》,还有X.U.老师近期的新作《童年的囚笼》。这个发现让优一郎忽然感到十分亲切,对于和自己一样喜欢X.U.老师的作品的人虽然不在少数,但是自己身边却十分可惜的一位也没有,这么想着他便向米迦大概示意了一下,走到两个孩子身边想要搭话。

“啊,那个,你们也很喜欢X.U.老师的作品吗?”虽然自己都觉得这个搭话方式很蠢,但是优一郎能想到的最好的能不被误会的方法就是这个了。

“没错哦,但是只有我。”女孩子有些得意洋洋,粉色的双马尾晃来晃去的,“那家伙,阿朱罗丸的话比较喜欢看漫画就是了。”

被称作阿朱罗丸的孩子也不甘示弱:“所以说scaPEGoat老师的作品究竟有什么让你不满啊,克鲁鲁?”

忽然被人叫到自己名字的优一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时候他才留意到阿朱罗丸手里拿着的应该是刚从对面书店买来的自己上个作品的单行本。

“你很喜欢scaPEGoat吗?”一直旁观的米迦忽然开口发问。

“那当然了,我们班里的人都十分喜欢scaPEGoat的漫画哦。”

“哦,小优,啊不,scaPEGoat老师这家伙很喜欢你哦。”

“喂,米迦啊?!”忽然从米迦口中叫出自己曾经胡乱取下的名字,优一郎有些怪异的羞耻,尤其是还在一直喜欢着自己漫画的读者面前,但是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语却还没出口就被感叹声打断了。

“哎——”发出感叹的并不是阿朱罗丸,而是克鲁鲁,她抱着书看向了刚才一直和优一郎坐在一起的米迦:“那么你是X.U.老师?”

听见有人向自己询问,米迦的视线从和阿朱罗丸津津道来的优一郎身上挪开,偏过头看向兴奋的心情完全无法遮掩的克鲁鲁身上,他似乎能感受到对方向自己投来的炙热视线。

只是米迦却觉得这个问题十分的无聊,如果真的能堂而皇之的说出自己是谁就好了,在优一郎喜欢的X.U.与喜欢着优一郎的米迦尔这两个身份之间辗转的自己,或许真正的自我是什么都忘记了呢。他想着优一郎如果知道自己就是米迦后会是怎样的表现,但是越想就会越发的嫉妒X.U.这个存在。

他没有回答。

“你是说米迦?”优一郎回头看了看没有反应的米迦,“不是哦,他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只是来吃水果蛋糕的。”

“那么,X.U.老师来这里是为了谈论漫画化吗?”显然克鲁鲁选择忽视了优一郎的话语。

“确实只是来吃蛋糕。”米迦又喝了一口薄荷茶,避开了关于X.U.的问题,回答道。

得到了明显不是想要的回答的克鲁鲁却丝毫没有感到失落,抱着新入的刊物,掏出了纸和笔:“那么能给我签名吗?”

“都说了,其实不是这个样子的啦。”优一郎小声的对克鲁鲁说,只可惜对方只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甚至说是拿到了什么把柄一样的话,她带着故意性质的将笔和书递给米迦,说着优一郎不知所云的话:“明明是为了对方,但却为什么又不让对方知道呢?”

“……”米迦接过了笔,却没有签名,他皱了皱眉,继而开口,“那时的我向神明祈祷,希望死无论如何都不要带走他,但神却丝毫不理睬。因此我诅咒命运,诅咒神明,我诅咒这囚笼。只是那时的我却不知道外面也不是伊甸园,离开了囚笼的鸟并得不到救赎,拥有的只能是死亡。”

“《童年的囚笼》,失去了人类身份的孩子与那些怪物的对话。”克鲁鲁笑了笑,“一开始只是凭借老师里所有角色的描写来猜测,不过现在我肯定了,你果然是X.U.老师……”

说到这里克鲁鲁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优一郎,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X.U.老师的忠实读者嘛,那么可以请你签个名吗,就写X.U.就好了。能收到这么忠实的读者写下我最喜欢的作者的名字,是荣幸的哦。”

快速的写下了X.U.的名字,米迦看着向阿朱罗丸跑去的克鲁鲁的背影少见的叹了气。

“小优。”他叫了叫优一郎的名字,“吃蛋糕吧。”

冰块在水中浮浮沉沉,外面依旧是大雨,水果蛋糕的香甜蔓延在舌尖。

面对着最喜欢的水果蛋糕优一郎显得心情十分的好,他把上面淋了一层果酱的草莓用叉子叉起来送到了米迦嘴边:“草莓。”

米迦看了看拿着叉子笑嘻嘻的优一郎,一口咬掉了草莓:“好酸……”

“哈哈哈,米迦你这家伙还真是怕酸呢,现在的话可不会有什么太甜的草莓哦。”恶作剧得逞的优一郎理所当然的笑了起来嘲笑起怕酸的米迦,他自己用叉子叉起草莓并抹上了一层厚厚的奶油,再一次送到了米迦嘴边,“这样就不酸了,或许还会很甜哦。”

只是优一郎并没有想到米迦会握住他的手,再把草莓送到自己嘴里,接下来的话语全被草莓和甜腻的奶油给堵住了,米迦用拇指指腹抹去了还留在嘴角的奶油,用舌尖舔了一下,继而笑着看向优一郎:

“确实很甜。”

草莓的酸涩似乎又弥漫开了,优一郎一口咽下了草莓与奶油,看着剩下的蛋糕。

“什么嘛……米迦那家伙。”

蛋糕最后还是没有吃完,剩下了大部分的奶油和优一郎再也没有动过的草莓。

草草的吃完后雨停了,天空彻底放晴,尽管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走出了蛋糕店后优一郎提出希望去附近的书店逛一逛,米迦也表示有想要买的书,两个人一起去了书店。

书店的冷气恰到好处,明亮的灯光照亮书店的各个角落,书店的人三三两两的站在自己喜欢的分区前,一进书店米迦就表示有想买的书和优一郎分开了,而优一郎一个人则走走停停的找着书,走着走着就又走到了书店专门为X.U.开辟的专区,虽然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但看到隔壁的专区优一郎却又变得想找书店的人谈谈人生了——

挂着“倍受瞩目的神秘作者”牌子的X.U.作品专区的旁边就是写着“超优秀畅销作者”巴特利的专区。

虽然优一郎本人的说法并不能说明什么,也不能制止书店这么做,但是他却仍对于X.U.和巴特利永远被人互相比较这个事情真的很气愤,按照他一股热血的X.U.脑残粉的性子,果然还是要说两个人根本没有可比性的话语。

但理性方面却不得不承认对方对于故事的情节把握的恰到好处,每一个字丝毫不拖沓,每一个角色与细节都有其存在的意义。

在X.U.作品专区逛了很久,但基本上这些书优一郎都有入手,且看过很多遍,但是每一次观看却仍是不厌其烦,只是仅仅这一次他的心思却又跑到了别处,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的想起米迦问自己的问题。

——自己真的那么喜欢X.U.吗?

从第一次被对方的文笔与故事惊艳的开始,他一直认为有一些异样的熟悉感围绕在他的身边。

那些熟悉感让人丝毫不感到厌恶与悲伤,而是十分的亲切。

仿佛是对待一位深爱的人,小心翼翼的讲述那些或悲或喜的故事一般。

——那么,这样的自己喜欢的真正是X.U.吗?

草莓的酸涩似乎又弥漫在舌尖,尽管优一郎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他看着书架里整齐摆放的X.U.的作品,扼杀了一个正在脑海里逐渐萌芽的大胆猜测。

他想,无论如何,他还是喜欢着X.U.这个作者。

“我就知道在这里能找到小优。”米迦的声音打断了优一郎的思考,优一郎回头就看见了米迦。

知道优一郎一定会在X.U.的专柜前,米迦连找对方的力气都省了,结果果不其然。

“米迦找到想买的书了?”优一郎看着米迦手里装的严严实实的袋子。

“找到了。”大概是找到了想买的书的原因,米迦看起来心情很好,连语调都透露着轻快。

“买的什么?”

“这是秘密,尤其对小优来说。”

“什么嘛,恶意吊人胃口。”优一郎发出了不满的抱怨。

但是米迦似乎毫不在意,恶意吊人胃口这个罪名反正是事实,自己也不打算因为优一郎的抱怨而将这个罪名消除。

“小优有想买的书吗?”

“这里的书我基本上都收集了,不需要再买了。”优一郎如实回答,紧接着目光又看向了书店为巴特利设置的人专区,对于书店这么摆放的苦水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向米迦倒出。

“不过书店把巴特利的书和X.U.老师的摆在一起我真的很不满,真的真的很不满。”

“小优这一定是偏见。”米迦走到了巴特利的专区前,拿了一本书向优一郎晃了晃。

封面上是一朵拍摄的很精美的绽放中的红色玫瑰,但细看却又像是要凋零了。

“他的这本《少女与玫瑰》我有看过,写的真的很不错哦。”米迦大概的翻看着回忆着上面的剧情,而后他停在了其中一页上,“小优要不要看一看?”

“我绝对不会去看——以X.U.老师忠实的粉丝来发誓。”优一郎看着米迦递给自己的书,最后还是没有接过,“米迦也不要去看啦。”

“X.U.老师的文笔和故事绝对不是巴特利那家伙能比的,并且——我果然还是最喜欢X.U.老师了。”

听到优一郎这么说,米迦放下了手中的书,眼暗了暗,似乎是在哀叹:“小优可真是喜欢X.U.呢……”

“那当然了,X.U.老师的作品真的很让人舒服呢。”

嫉妒感在内心疯长,对于另一个自己。

“我知道,我都知道。”米迦拉起小优离开了X.U.的专区,“我知道的,小优最喜欢X.U.了。”

[读者们☆END]

我都快忘了剧情了,大概重温了一下改了改之前的_(:з」∠)_

评论(55)
热度(113)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