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此为隔壁声乐室的延伸_(:з」∠)_

点击可见→  隔壁声乐室能小点声吗  

有点迟到的小优生贺(1/3),之后还有漫画家更新和PP梗没有完成……

之后会有米迦视角延伸|・ω・`)

——

——

——

今天稍微有点不同。

没有母亲歇斯底里的吼叫,没有孩子们的吵闹。

天音优一郎坐在草坪上无所事事的看着湛蓝的天空,手里的紧紧攥着的玻璃珠因为发呆松懈的原因掉落滚动到了很远的地方,对着阳光反射出有些刺眼的光。

当优一郎正准备站起身去捡那静静的躺在草地上的玻璃珠的时候,一双手拎起来了他的衣服,将他轻而易举的拽上了车。

“喂,放开!我说过我不要去孤儿院了吧,我已经没有家人了,也不再需要家人什么的。”

只是司机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样,充耳不闻的。车开了很久,优一郎也渐渐安静了下来,他开始怀念那个狭小的家,怀念楼下总是踢坏他用沙子堆砌的城堡的孩子,开始想要捡起那个被遗忘在蓝天下的玻璃珠。

“那就把这里当成你的新家重新开始吧,百夜优一郎。”

距离天音优一郎母亲自杀已经过去了72个小时了。

虽然一开始来到百夜孤儿院的优一郎并不情愿也丝毫没有准备把这里当做新的家,但是尽管如此他也没有想过这会是他噩梦的开始。

噩梦的源泉就是那个坐在他隔壁床翻着画册的,笑得一脸无邪(尽管优一郎说这笑容完全是假象)的家伙。

然而优一郎来到孤儿院的一开始,对那家伙的第一印象可不是那么糟糕,混血儿天生带有的蛊惑人心的可爱这一点暂且不提,当院长拽过站在角落的极其不情愿的优一郎,并对着大家介绍的时候优一郎还有些反抗,只是在自己喊出自己才没有家人时,那家伙却向他伸出了手。

“你好啊,我是百夜米迦尔,从此我们就是家人了。”

那一刻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一直低着头的优一郎抬头就看见了对方湛蓝的清澈眼眸,就像是别离曾经那一刻最后仰望苍穹之时所见的颜色,又像是那颗坠落在绿色中的透明玻璃珠,流转着蓝色的光华。

也许就这样也不错,优一郎还是没有笑,他侧过脸,说出了与心完全不相同的话。

“我可没有家人。”

“完全不是哦,百夜孤儿院的大家,都是家人。”这么说着,米迦向院长摆了摆手,干脆的把自己拉去了已经置办好的宿舍,他的床位就安排在米迦的旁边。

     这绝对是我噩梦的开始……

                   ——百夜优一郎

—隔壁床的家伙可以不要睡我的床好吗—

铁架床上铺上了柔软的毯子,孤儿院的床并不算太大,但在划分上却是两个孩子一间宿舍。

因为年龄的相仿院方想都没想的把百夜优一郎的舍友定为了百夜米迦尔。

对于这个决定优一郎本来并不反对,但是每天早上起来,差点被挤下床这件事便不反对对不起自己。

本就容下一人有余两人不足的床,加上优一郎的睡相基本上更是惨淡。

“喂,米迦……既然你那么在意这个床,我们换个床位?”半夜感受到米迦又爬上来的优一郎半睡半醒的喃喃道。

“啊,不是,大概……嗯一直没和小优说,我有梦游症。”躺在优一郎身后的米迦这么说着,因为是夜晚声音不自觉的放轻,听着声音轻飘飘的。

这个骗小孩都没人信吧??百夜优一郎心想。

两人谁也没动,就这么背靠背的陷入了深睡。

场景是不算是太晚的凌晨,天色还一篇朦胧,熟睡中的优一郎翻身……掉下了床。

第七十八次忍无可忍的优一郎回到床上一脚把睡得香甜的元凶米迦踹下了床。

“好痛啊小优……”

“所以说你回到自己的床上睡好吗??!”

醒来的米迦自然免不了优一郎一阵抱怨,在优一郎第一百三十五次质问中米迦终于承认了自己并没有梦游仅仅是想睡到优一郎旁边。

当然从那以后,知道了真相的优一郎再也没有让米迦和自己一起睡一个床。

而米迦也没再有什么动静。

         事出反常必有妖。

                            ——百夜优一郎。

“喂,米迦,你是不是又把不喜欢的青椒夹给我了?”优一郎看着自己餐盘里明显多出来的青椒,质问着唯一的嫌疑人百夜米迦尔。

而米迦不但不致歉反而十分正经的看着优一郎:“小优,院长说吃了青椒才能长高。”

“所以说你倒是吃啊?”

“好吃的要留给最爱的人分享嘛……”

“……哦。”懒得扯皮的优一郎收拾了餐盘送到池子里,今天孤儿院的老师们没有安排课业,一方面是休假,一方面是台风来了,这样的鬼天气下谁都想好好歇一歇。

-

外面昏暗一片,乌云已经开始翻涌,湛蓝的颜色中仿佛被人无意的混入了深灰色的颜料。

优一郎似乎又想起了那个下着暴雨的晚上,被母亲关在厕所到深夜的他颤巍巍的推开了母亲卧室的门,想要道歉,但看见的是在那闪电微弱的刹那光明中,自杀了的母亲。

如至冰窖。

但那些寒意很快被不正经的拍肩驱散,丝丝温暖渗入身体,最后直至心脏,而那被温暖浸透的心再一次的剧烈跳动。

“米迦?”

暴风雨来了。

今天发生了很多的改变。

少年遇见了他,而他们……

-

台风一点点的逼近,瓢泼大雨如期而至,刹那的闪电映的房间一闪一闪。

百夜优一郎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被子,努力的让自不要再想起来那天所见的母亲的样子。

“小优……?”

“原来小优怕闪电啊。”

现在的百夜优一郎并不能回答任何问题,他紧紧的堵住耳朵却依然无法阻止那些气体振动,躺断断续续的听到那吓人的雷声。

优一郎能感到米迦躺倒了自己的身边,百夜优一郎第一次没有拒绝对方。

窗外的风水宛若死人最后悲哀,天气依旧电闪雷鸣,米迦尔环抱住了优一郎,手不断的如他记忆中不多次的母亲一般轻轻拍打着优一郎的后背,试图安抚对方。

这一刻所有人都放下了心中的杂念,他们两个近得仿佛那零点几的温度差都要被对方同步,还能听到对方心脏有力的鼓动。

百夜优一郎也环抱着对方,少见的陷入了安稳的沉睡中。

他做了一个短暂的梦,有曾经还和善的母亲,有还健在的父亲,他们拉着自己来到了百夜孤儿院,父亲抱起了米迦告诉优一郎,这就是他未来的哥哥了。

可是梦总不会尽人意,那个梦最后一点的变质,最后的画面停在了百夜优一郎拉着米迦,羞涩的说着我喜欢你的画面。

再然后……童贞的优一郎就被吓醒了。

醒来的时候米迦还没有醒来,他轻轻摇了摇头忘掉了那个别扭的梦,看着米迦平和的睡颜,环抱住对方感知那十分温暖的温度,又一次陷入了熟睡。

第二天的优一郎再醒来的时候,台风已经完全过去了,或者说那时还恰好在风眼,总之阳光十分的明媚,仿佛昨晚那恐怖的景象只是噩梦。

而真正的噩梦如期而至,房间的格局发生了基本一百八十度的变化——米迦把自己的床和优一郎的紧挨在了一起。

“这样小优就不会嫌弃床小了吧。”

“不我嫌弃你……”

“两个人一起睡不会有安全感吗?”

“和你一起完全没有……”

“……但是啊,很温暖,不是吗小优?”

“……算了,随你吧。”

-

那之后的百夜优一郎在那和米迦一起度过了不算太长亦不算太短的两年时光。

尽管米迦从来没有做到一次不占优一郎的床这件事,但优一郎却奇怪的并没有什么不满。

将这些事划分为噩梦还有一个原因,米迦曾和优一郎说过,再美的happy end永远都不会有一个令人痛苦的bad end让人印象深刻,就像是《死于威尼斯》,他或许致死都没有让自己留在那孩子的记忆中,哪怕年迈的他多么爱对方。

因此在被院长告知离开孤儿院的那天晚上,他匆匆的在入睡前编织了一个可以说是乱七八糟的梦,这个梦从头到尾都糟透了,让他忍不住无声的痛哭起来。

身边的米迦还在沉睡,房间里只能听见优一郎的抽泣与米迦深深浅浅的呼吸声。

他在梦中把这个大家庭的美梦一次次的重塑,最后仍找不到一个足够让他铭记的bad end,或许在这里的过于温暖的经历就让他本人开心的几乎忘记了自我。那个暴风雨的夜晚在卧室里自杀的母亲的身影已经模糊了,再怎么回忆,优一郎也只能想起来那个台风之夜所感受到的温暖。

只是离开的那一天优一郎却从没有想到,他会和米迦再一次相见。

 

评论(28)
热度(114)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