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漫画家和原作绝对是真爱.玖

前文走主页(我说刚才好像忘写了什么……)

更改了一些词句和手癌的2.0版本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请阅读文章最后

还有叫我修宁就好!!!这个id是黑历史!!!

-

☆X.U.与米迦

太阳很快的滑入了地平线,明明才是黄昏,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在推开病房的门亲自看到米迦醒了后,优一郎便安心了些许,只是心一旦放下来,那些曾压抑了许久的抱怨就再也抑制不住的,像连串珠一样的冒了出来。他径直走向原本筱娅坐着的病床旁边的椅子,在对方笑着表示不在意后他才坐了下来。

“真是的,米迦你到底有多弱啊,被球砸到也能晕倒。”优一郎一脸的不悦,之后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了出来,“不过啊!当你被球砸到的时候,那个队员的颜色可以说是特别精彩呢,然后在你晕倒了后就更好看啦。尤其是那家伙还是主力队员呢,如果你要是出事了的话,他大概就再也当不下去主力啦,或许还要背负着对你的愧疚过上一辈子,从而无法解脱呢。”

尽管优一郎直言说出了仅仅是被球砸到就晕倒的这个丢脸的事实,但米迦却并没有在意对方的措辞,他笑嘻嘻的看着小优。

医院有些亮过头的灯光映在米迦湛蓝色的眼睛里,让他略微眯起了眼睛,带着满不正经的语气:“没称小优的意真的很抱歉呢。”

“哈哈,如果合了优的意的话,大概优才会惭愧一辈子吧。”听到了优一郎和米迦的话,筱娅少见的笑出了声,她倚着窗台带有恶作剧性质的弯了眉眼,手中转着的钥匙圈发出的金属互相撞击的声音让人觉得有些吵,紫色的头发被从窗外吹来的风连带着荡起,蹭着脸颊痒痒的,筱娅有些不适的将头发拢回耳后,“毕竟啊——尽管这么说,但是优的脸色比篮球社的那些人难看多了以及好玩多了呢。”

“喂,是你这家伙投的球吧?!米迦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饶不了你们哦,给我做好准备!”说着她清了清嗓子,学着优一郎的口气,假装很生气的样子,尽管之后很快的便恢复了之间的模样,仿佛刚才的话和她毫无关系,“呐,当时背着米迦的优是这么说的。”

“并且啊,优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顾不上医院不要大声喧哗的要求,优一郎发出了哀嚎。

“筱娅啊啊啊啊啊啊——”尽管优一郎想要说点什么让筱娅住嘴,但是却完全找不到好打断的话题,虽然想要去捂住对方的嘴,但是筱娅只是将双手背在了背后微微弯下腰,就轻而易举的躲过了优一郎的动作。她带着得意洋洋的笑看着优一郎:“并且啊,在得知医务室已经关门,费力的把你背到医院的优,在被告知了仅仅是睡眠不足的原因,当时的表情简直让人可惜没有拍下来啊。当然,更过来的篮球社的人看着优的眼神也很有趣呢。”

“还有啊还有,”一旦说出那些事停不下来一样,筱娅完全无视了优一郎一旁的哀嚎继续说着,“以及就算医生已经无数次的告知了优只是因为睡眠不足而已,但优竟然还是固执的给你办了住院呢。”

“有什么关系嘛,”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的优一郎几乎没有犹豫的便开了口,期望着能早点打断这个话题,“反正看的是他的身体又是对他好,并且医药费拿的是那家伙的奖学金嘛。”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因为小优是笨蛋嘛,所以这样是难免的。”米迦躺在床上听着优一郎的话,也学着小优的模样笑嘻嘻的开口,完全没有把医药费当回事。

“喂,米迦,你把我的担心还回来?!”又一次被说是“笨蛋”的笨蛋先生百夜优一郎不满的喊道。

“优确实是个白痴呢,”筱娅向前迈了一步离开了一直靠着的窗台,顺手拿走了之前曾一直在看的书,她故意拖长了尾音,整个语调也显得有些刻意的不正经,“那么我要走了,答应了给小三带零食的,还有啊——”

她的目光连带性的看向了优一郎,接着拎起了自己放在椅子旁边的背包,向屋里的两人挥了挥手。

“不,什么都没有……总之再见啦,还有——”拉开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看走过来的优一郎,“我不需要人送啦,尤其是你还要看病号不是吗?”

原本还想着出门送一送对方,但因为筱娅的话优一郎只好安安稳稳的坐回了病床边的椅子上。

等到房间正真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优一郎却发现自己找不到话题了。病院的时钟的指针转动发出有节奏的声音,不知已经转到了第几圈。仍然没有找到对话话题的优一郎想要自暴自弃的直接说出自己的质疑,可还是无法做到真正的去发问,无法做到去优先解开自己内心的疑问,因此他只能变动了问题,却没想到米迦会把一切又引回正题。

“为什么不好好休息啊?我记得特别校区的教育体制明明比月鬼校区的教育体制要轻松很多呢。”

“唉……”米迦少有的叹气,他带着明显避讳引开这个问题,提起了那个大家都曾闭口不谈的话题,他的视线飘飘悠悠的最后晃到了窗外,他问对方,“四年前发生的一切,为什么现在小优要那么在意呢?”

“当然的吧,小茜说过明明四年前的米……啊不,是米迦和小茜都在我面前都在明显的回避着四年前发生的事情啊?”差一点就在米迦面前说出了真正的理由,不管对方有没有察觉,优一郎仍在努力的去让米迦相信刚才的自己真的只是口误。他绞尽脑汁的去完善自己刚才的措辞,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大堆手势,却仍然不敢保证对方是否真的没有发现。

而他想要知道答案的真正原因也很简单,仅仅因为自己不记得、因为小茜不告诉自己、因为米迦一直在回避,仅仅是尽管如此优一郎还是想知道,想知道为什么小茜会说米迦的性格在四年前出现了大转变。

不过事实证明自己所说的那个理由在米迦面前果不其然的站不住脚,对方的目光从窗外的黑暗收回到屋内,高瓦数的灯管照亮了这个房间,至少相比起外面世界的黑暗给人以些许安心。

只是优一郎却觉得光线下的米迦的眼睛忽明忽暗,让人不安。

“因为我和小优说过那些事情忘掉就好。”

就像是一个莫不关己的故事,或是模糊了剧情的几近忘却的故事。

“嗯……?”

“所以,”他闭上了有些干涩的眼,光线仍然通过眼睑让人感受到其温暖,“就算小优想起来我都不会提起这个话题。”

“什么嘛……那你现在提起来又算什么啊。”优一郎有些不满,但却没有再说下去。

“是啊——算什么呢?”熟悉的语调轻快的说着,米迦就像和优一郎没有谈过刚才的那个话题一般,恢复了往前的模样打趣问,“不过啊小优,你还是那么喜欢X.U.吗?”

听到这个回答优一郎撇了撇嘴,带着明显的不屑与质疑的看着米迦:“米迦,你别打断话题。”

“话题?什么话题?”听到优一郎的话米迦又笑了起来,他一边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笑得太大声,一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

优一郎果然怎么也不认为这家伙和四年前会有什么不同,也绝不认为会是他人口中有些吓人的存在。

不过如果这么说,小茜的话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米迦,关于四年前的事……”

“关于你的一切我不会过问,也请你保护我的隐私,然后我们两个就这样互相守护着自己的秘密,守护着共同的秘密一起共度余生吧。或许,我们两人的相性会很好呢,再或者我要给你一个吻你才能相信我?”米迦抬起右手将其放在左胸口向优一郎做着象征意义的前倾鞠躬。

“米迦……这又是你哪里学来的……”

“筱娅的漫画,她说这个能帮到我。”

“哦,筱娅的啊……”刚想要点头的优一郎一瞬间的想起了什么自己曾努力遗忘的记忆,再一次触犯了医院的禁忌之一大声的喊道,“不要看那家伙的漫画!!!”

“我开玩笑的,那么回答我的问题吧小优。”

“喜欢啊,无论是作品还是他本身的风格,我都很喜欢。”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米迦成功的带离出了四年前发生过什么的话题,优一郎努力地回想着自己对X.U.的认知,努力地搜刮着脑海里所有的褒义词去夸奖这个自己无比喜爱的作者。

“小优说的太夸张啦。”

“毕竟我是死忠粉啊死忠粉!”他有些得意洋洋的说着死忠粉的这个事实,接着拍了拍米迦的肩膀学着院长老师语重心长的说,“我毕竟和你们这些只看书的人不同嘛,我发自内心的爱着X.U.老师他的每一部作品。”

“我知道了,”米迦闭起眼睛,光透过眼睑让人角色很舒服,然后他勾起了唇角,“那么,小优喜欢我吗?”

这次的回答倒是很简洁,优一郎没有刻意的去思考什么词汇来让自己的回答站稳脚,不假思索的便说出了答案,不带丝毫犹豫的——

“当然的吧。”

尽管有些不满这个回答,但是回答却在设想范围内。米迦有些失望。

“算了,我也知道小优的答案肯定是这个啦……那么,X.U.和我的话,小优会怎么选?”

刚清楚问题的优一郎愣怔了好一会,但仍然做出了回答,尽管答案模棱两可哪方面都让人无法接受:“都喜欢……?”

“必须选一个呢?”米迦继续追问。

“……是指哪方面?”

算了,米迦心里想着是不是要放弃和所谓的“X.U.”这个存在竞争,或许干脆直接消灭掉“X.U.”这个存在会比较好。

他仍记得自己想要写下《堕落天堂》那天的所有构想。

被优一郎夸奖可以去写小说的那天米迦在图书馆呆了一个下午,他想着如果是小优提的建议或许会很不错,也想给小优一个惊喜。然后他开始提起笔思考着要写下什么,但提起笔后所想的却全是优一郎的事情。

例如子午须有的被称作恶魔的孩子,还有向他伸出手反而被拯救的自己。他觉得整个世界仿佛是天堂,自己则置身于离神最近的耶路撒冷,但他站在这里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那个人还在。如果,如果有什么东西会作为威胁的话,就将其消灭,哪怕堕落为被神唾弃被人厌恶的恶魔也好。

他掏出纸笔飞快的记下了这样突如其来的灵感,但绝没想到到了接下来完善的时候会那么的一发不可收拾。

他开始一点点的完善大纲,同时缓慢的写着手稿,他开始无数次想要和优一郎一起探讨自己的想法以及故事的走向,但后来他还是希望优一郎单单成为自己的读者就好,因为一旦知道了下文,故事便再也激不起任何悬念。

当圣主接待了少年的那天,天使便知道分开的时刻要到了,明明是不详的存在,不被人所容,圣主却想让他拥有金色的六翼翅膀,继而像器物一般被束之高阁无人能够问津,也不会被触及。

这样仅仅只是在变相的恐惧以及去束缚那所谓的“恶魔之子”的头衔罢了。

为什么不会被人接纳呢?为什么大家要去恐惧他的存在呢?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像自己一样真正的去容纳他呢?

那就,创造一个能被少年所容和真正能容纳他的世界吧。

泛着金的洁白羽翼被凡世的阴暗一点点斑驳,最后化为漆黑,只是他挥着手中的剑却不知道该指向何方。

那一句“我知道。”其实连米迦自己都没搞懂自己为什么要写上去,但那时候却认为只有这句话不可。

这句话到底是指明白对于其堕天事实的原因是为了自己的知道还是终于明白了自己或者心意的知道呢,米迦还是选了后者。

他的心脏还在鼓动,和那天优一郎抱住自己的时候一样,相同的体温,相同的心跳声,如果为了对方而死也是可以的啊。

他就在想法中写写停停,那天收到手稿稿件被采用的消息后其实米迦很高兴,对于优一郎能够喜欢自己的作品他也很高兴。

对于优一郎现在也没发现自己对他的特殊感情,他很庆幸也很不幸。

最后对于优一郎过于热爱X.U.这件事,他不高兴。

他想他或许是时候该扼杀X.U.这个存在了。

窗外忽然吹起了大风,卷起了医院白色纱制窗帘,有落叶被吹进了屋内,那叶子的绿色刚稍稍褪去,有些泛红。米迦眯起眼睛仔细的感受着清凉的风的吹拂,接着在转头看向优一郎的时候他俯身吻了坐在床边的优一郎。

唇与唇相碰,他轻而易举的撬开了优一郎的紧紧抿着的嘴,当舌尖蹭过对方的牙齿时他微微眯起了眼睛,蓝色的眸子像宝石一样亮晶晶的。

“晚饭是咖喱呢,小优。”

——《真诚之吻》男主角终于摘下了曾因为爱慕奈美子所一手创造的假面,他俯身吻住了奈美子,表达了自己的爱意,并告知了奈美子自己的真正身份。

[X.U.与米迦☆END]

----------------

卡在这里你们怕了吗???!还有两部分啦,下面出场的将是全部的设想中最大的助攻w

最后感谢风车爸爸!!!

这里的暧昧的至极我觉得我表现力并不够,但是你要的亲亲我做到啦hhhhh

全文还有两话就结束,稍微剧透一下题目是XXX的来访、漫画家与原作绝对是真爱。

但是后面那个我准备下个月运动会那天再发((因为下一次卡的地方很……咳咳,所以我想多卡一会啦。

漫画家和原作绝对是真爱是我开始写文以来第一篇坚持了下来并认真策划本子的作品……如果你们能喜欢真的太好啦。

也感谢因为漫画家和原作绝对是真爱认识了你们。

——本子印调:请走这里(虽然我觉得不会有多少人啦)

——一宣地址:请走这里

G图就不奢望了,但是还是要告知你们又浪的G文写的超棒!!!

评论(25)
热度(125)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