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漫画家与原作绝对是真爱.拾

前文走主页。

我要热死了……海南一年中简直夏天89%春天7%冬天4%……

-

☆小野茜的来访

当小野茜推开门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只剩下百夜米迦尔一个人了。吊瓶里的葡萄糖已经快要见底,她有些手忙脚乱的叫来护士把吊瓶的针头拔掉。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米迦。”她有些生气的责备,固执的避开了哥哥这个称呼。她关上了打开的玻璃窗,回头看着按着针口以防出血的米迦。

而米迦则看着突然走进来的小野茜皱起了眉头:“小茜?”

“是我啦。”她满是无奈的偏过头看向窗外,隔着玻璃能看到远处老旧的路灯一闪一闪的散发着暗黄色的光,空旷的平地上还有孩子抱着球一下一下的投向并不存在的篮球架,她觉得自己甚至能想象那些孩子们在说着什么,眼前的所有景象都给人时间回溯的错觉,她把原本想说的话吞咽了回去。

“嘛……毕竟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呢,这算是这么久以来的初次见面吧。”她闭上眼睛想象着自己和对方都还在孤儿院的时候。那时候院长在、米迦在、优在、翔太在……所有人都在,她还没有被小野夫妇收养。

不算太大的百夜孤儿院容纳了他们所有人,那时候谁都没有想过任何一个人会离开。

那时候的百夜茜最喜欢帮助院长一起给大家做咖喱,到了谁的生日她会帮店长给大家分好刚做好的水果蛋糕。那时候的米迦最喜欢趁优一郎不注意的时候偷吃掉对方蛋糕上淋了果酱的草莓。在被优一郎发现后两个人又免不了要冷战好一会,尽管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优一郎单方面的无视米迦笑嘻嘻的脸。而最后还是要让她两头跑去游说两个人和好。

那时候似乎他们所有人都不需要考虑太多,就和所有普通家庭的孩子们一样,但是和他们不同的却是他们要必须选择离开。

后来孤儿院来了小野夫妇,他们在孤儿院待了一整天,选择了她。

然后有了现在的小野茜。

回忆到最后总要结束的,她从背包里拿出了专门从家里带出来的果子,已经按照人数准备分吃,她专门带来了翠绿色的和果子,外面的糯米被洒上了一层薄薄的抹茶粉,看起来就像是优一郎的眼睛,她拿出了那个专门准备的和果子,才蓦地想起来优一郎并不在。

“优呢?”

而米迦则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声音有点闷闷的。

“跑掉了。”

“跑掉了?”茜的声音带着些许刻意的夸张,她把翠绿色的和果子放了回去,从精美的包装盒里拿出了一个被做成兔子形状的果子,把盒子推到了米迦面前,“是米迦你又对优开玩笑了吧。”

米迦没有回话只是挑选起盒子里的精美糕点。

“啊,等等!”茜叫住了米迦,阻止对方从盒子里拿出那个绿色的和果子,“那个是我准备留给优的。”

“优可不喜欢吃抹茶啊。”米迦丝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口,话语间含糊不清的。

“……”她忽然觉得一切就像是曾经一样,只是他们的模样都为了面对时间的洪流而成长改变。

只不过曾经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人如今大概踮起脚也无法等高了吧。

她说,米迦你知道吗,优当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着急的我还以为你几近病危了呢,连院长的电话都打过来让我来看看你如何了。

她还说,真的,米迦!我的父母现在对我很好哦,我几乎都要忘记了自己是养女的事实了。

她东扯西扯的扯了一大堆的废话,但她还有很多想说的。

例如她离开百夜孤儿院的那几年遇见了什么、知道了什么、经历了什么,还有——爱上了什么。

她想给米迦讲一讲他的故事,篮球部的同级生,明明有那么多女生喜欢他,却偏偏和站在那些女生之中渺小的几近不可见的自己告白了。

她想和米迦说自己喜欢上了那位同级生,或许不仅仅是在喜欢这样的层次上,或许可以上升为爱。或许就像是小时候看得那些少女漫画和拉着一脸不情愿的优一郎一起看得电视剧,就和上面的剧情一样,毫无征兆的就那么喜欢上了。

但是她认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她把耳前的碎发挽到耳后,看着米迦湛蓝的像是一碧如洗的天空一般的眼睛,三两口的吃掉了手里的果子:“我听院长说了,米迦明明有更好的国外学校的邀请,为什么要拒绝呢?”

“没打算过要出国。”

“真的是这样吗?”听到这个回答她笑了笑:“让我猜一猜吧,是因为优哥哥吗?”

被说透心思的米迦再没有对她打哈哈,又一次说出了她不知道听过多少次的回答:“没办法嘛,因为小优是个笨蛋,我可担心没有人在他身边会出什么事情嘛。”

“这话我已经听过很多遍了,米迦。”茜又一次想起那位曾经想要领养米迦的夫妇的事,再到那之后的另外几次,每次的理由对方都会这么说的搪塞过去,然后她依旧笑着,打趣的,“让我继续猜一猜吧。我猜——是米迦喜欢优吧。”

“……”这会到换米迦继续沉默了,他舔掉了手指上的抹茶粉,又准备从盒子里拿一个,却被茜拍掉了手说是要留给优的。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猜测呢!米迦喜欢优吧。”

“……有那么明显?”米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声音低的几乎不可闻,像是自言自语般对自己发问。

“看吧,你承认了。”她回想着曾最喜欢的《真诚之吻》那部电影,学着奈美子的闺蜜的语气说着里面的台词,“喜欢嘛,一言一行都会表现出来,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视线就在对方身上了。”

然后她看着没有回答的米迦继续说:

“看吧,你现在又面无表情像我欠了你钱一样,明明只要一提起优就会笑,两个人在一起还会嘻嘻哈哈的吵架。你可别在用优是白痴来唬弄我,优是白痴我可不是。不过院长要是知道了的话大概会气死的吧。”

小野茜在这里总忍不住想要笑,大概就像是米迦提起优一郎的那种感觉吧,她想。自从打开病房的门的那一瞬间开始,她便总认为时间回溯到了多年前在百夜孤儿院与大家初见的日子。

她现在仿佛不再是小野茜 ,而是再一次成为了百夜茜。

那时的她最喜欢百夜孤儿院,最喜欢看和优一郎在一起的米迦,因为那时候的米迦总会成为她见过的最美丽最耀眼的人。

她仍记得某天下午的美术课,她因为剪纸怎么都不满意而生气的丢下剪刀和碎纸,抬头就看见和她同样苦恼的优一郎抓着头发嚷嚷着要放弃。那时候坐在他旁边的米迦则灵巧的完成了任务,他嘴角噙笑,握住了优一郎拿着剪刀的手,处理着被优一郎弄得皱巴巴的橙红色的剪纸。那天的夕阳正好透过窗户打在这两个人的身边,看起来美丽极了。她看见米迦的金发被夕阳照射得看起来格外柔软与耀眼,蓝色的眼睛注视着橘红的剪纸就像是要燃起火来。

那一瞬间她想起了《真诚之吻》,那时候的男主看着奈美子的时候也是那么的耀眼与美丽,就像是一个是那时的米迦。

只是她看见这样的优一郎,总是在对方提起X.U.的书的时候,那时的他才会让她想起那日的米迦。

“前几天院长还抱着你的书夸你呢,米迦。”她似乎都可以想象到知道真相时候优的表情,“优最喜欢X.U.了吧,你什么时候告诉他?”

“……我正要说的时候他跑掉了。”米迦似乎想起了什么丢脸的事情,没有再说下去了。

“看吧米迦,这又是你的错了。”她学着院长的语气,一脸老成的模样:“优是个笨蛋嘛,你不是经常这么说吗?对于这方面你只需要循循善诱,然后在某一刻忽然点破就好了。”

她思索着当时拉着两人一起看得电视剧究竟跑到哪里了,罗曼史一般的恋爱仿佛完全不存在于这两个人之间。和那些奈美子出演过的电视或电影完全不同一般,看着他们两人她完全无法让自己的心dokidoki起来,有的只是干着急。

这么想着,茜又想起了奈美子新作中奈美子站在看台上对一直对自己进行冷处理男主大声的喊我爱你。

“啊啊啊啊啊啊——”茜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去拿奈美子和这两个看起来情商低的可怜的家伙比较,然后她收起了点心盒子制止米迦再试图从里面拿果子,“爱要大声说出来啊!奈美子可不会像你们两个这样拖进度!”

米迦一边静静的听着,一边暗自里吐槽还真是奈美子害的。

而茜也放弃了认为米迦听了会付诸于什么行动的想法,站起身来抱怨两个人真是麻烦。

就像是多年前米迦和优一郎冷战的时候去游说两个人和好一般,那时候的米迦总会说闹成这样都是因为小优是白痴,然后在她的游说下一言不发的听着,事后也完全不付诸行动。而优一郎则会和她抱怨米迦的言行,虽然看起来也没什么改变,甚至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第二天总会见到两个人和好如初。

她觉得自己的探病似乎完全变了初衷,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坐视不理任由其发展。

“真是麻烦啊,我去找优说说。”她现在才发觉自己对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竟然并不反感甚至不感到违和。大概就和《真诚之吻》里面说的一样,喜欢嘛,从一言一行中就可以看出来。

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还不了解感情的她就已经发觉了这个事实吧——米迦对优一郎一直隐藏的完好的感情。

她把自己背包里的几本书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塞给了米迦,然后说:“其实你只要对优说上一句我想要你,或许就会成功呢。”

“小茜……”这一次米迦再也沉默不下去,他想起来曾经对方在自己与优冷战时提出的各种建议,有的像是写信道歉这样的还算理解,但那些让他在夜晚用蜡烛摆上心什么的他每次都选择直接无视对方的意见,然后质问对方又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你这又是从哪里学到的?”

“讨厌啦,米迦哥哥,”她在那么久的交谈中头一次的叫了米迦哥哥,尽管只是为了故意捏着嗓子学着烂俗的电视剧里的女主角说话,“人家也是会跟进时代看一些四镰童子老师的作品嘛。”

米迦拿起对方塞给自己的书,果然无论漫画还是小说,作者清一色的都是四镰童子。

米迦:“……”

-

茜找到优一郎的时候对方坐在医院为了儿童患者架起的秋千上,对方晃动着脚却无法提高到更高一些的高度,那场景就和曾经一样,那时候的优一郎十分不擅长秋千,甚至到现在都没有进步,因此总需要米迦在后面推着。

“优,”她坐到了旁边空着的秋千,三两下的就荡起比优一郎高上很多的高度,“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擅长秋千啊。”

“小茜??你怎么来了?!”把她叫过来的罪魁祸首一脸茫然,秋千是再也荡不高,就干脆的停了下来,看着秋千带着茜,一点一点,越来越高。。

“不是因为优说得和米迦要死了一样我就过来了吗?”她回答了一个反问句让优一郎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说这个,优和米迦吵架了?”她的鞋踏在地上,由于惯性稍微滑动了短短的距离回程的时候她停止了秋千的摆动,“还是是因为别的什么事?”

不过优一郎他自己绝对不会把事实真相告诉自己的妹妹的,他只是咳嗽着想要错开这个话题,但对方和筱娅一样,完全无法找到错开话题的机会。

“……算了。”她本来也没抱有希望会得到回答,毕竟她从米迦那里基本上已经猜了事情的大概。

尽管并没有猜到重点就是了。

“那我换个问题,小优喜欢X.U.吗?”

“现在流行这么问?”

“我不管之前有谁问过总之回答我的问题啦……”

“喜欢啊,非常非常喜欢,喜欢到脑残粉那种境界。”

“那你希望X.U.像你喜欢他那样喜欢你吗?”茜继续问。

“希望!!非常希望!!”

“那不就好了嘛。”知道了答案的茜不仅想要嘲笑那两个原地绕圈子的白痴,“因为X.U.也喜欢你啊。”

“那小优喜欢米迦吗?”她并没有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优一郎去思考她刚才的话的意思,和米迦之前的问题如出一辙的问,然后在优一郎正要开口的时候又打断了他,“我是说恋人的那种喜欢哦。”

这一次优一郎倒是怎么都想不透该怎么回答了。在蛐蛐的叫声与其他虫鸣相呼应的背景声之下,两个人尴尬的沉默着。

最后还是茜再也无法忍受下去这样沉闷的气氛,她从秋千上下来,走到了优一郎的面前俯视着对方,有些无奈:“优你喜欢我吗?”

没有思考喜欢的几层含义,单单按照广泛意义的喜欢,优一郎理所当然的说:“当然喜欢啊。”

天上月牙在一瞬间被遮挡住,优一郎在那瞬间甚至还在想着小学时候常用的月亮像小船一样挂在天空上似乎没那么准确,结果下一秒就大脑一片空白的不知所措。四周都是虫鸣声,却依旧感觉静的吓人。

在说出喜欢的那一瞬间小野茜的唇叠上了百夜优一郎的唇。

他慌忙的推开了茜,而而茜却继续问:“真的喜欢吗?”

优一郎空白的大脑,直接死机了。

[小野茜的来访☆END]

小野这个姓氏没什么特殊意义真的……真的没有……

我觉得卡在这里会被人打……

还有小茜是助攻不是猪队友更不是情敌也不会ntr米迦。

以上。

哦,还有,印调填了200+真的很感谢,完全没想到会那么多_(:з」∠)_

——本子印调:请走这里(虽然我觉得不会有多少人啦)

——一宣地址:请走这里


评论(25)
热度(89)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