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虽然是去年五月开始写文,但是总共也没写多少……今年退一些坑的时候还把文都删了,没想到能凑到每月一篇文((吃惊))

所以来做个也没什么步可以退的退步总结

第一次做这种东西好紧张啊

 

一月

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他太安静了,安静的与这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他在孩子们的欢笑之中拿着书,一言不发,甚至对那喧嚣无动于衷。
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知道,他和我一样。
孤独至极但却不曾被世界抛弃。
悲哀至极的我们好像不曾被世界接纳却依然活在世间。
我和他一样。
在喧嚣之中格格不入,只是我在努力的融入其中,而他却努力在喧嚣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我放弃了那可笑又可悲的融入集体的计划,尝试在他身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我叫木宇你呢?”
他翻书的动作微微一滞但马上又继续了下去,他依然如同毫无所感一般,独自一人在自己的世界翻着书籍。
老实说他看书慢极了就好像蜗牛在书海中爬行着,一行一行的阅读,而他也确实如此,他看书可以说是认真至极,他在自己的世界中如戏剧一般的观看着自己的书。
我觉得他就像是那浩瀚银河中的一颗星星。或许是因为他真的太过于奇特了。他沉默的在自己的世界里闪烁着那被淹没于星群的黯淡的光。
但我觉得还是他这样一颗更加特别。

 

——《木末默》节选

 

二月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们梦见那样一个没有战争的年代,没有机甲,也没有火星的侵略者,大家都在学校里,没有人死去。那样的梦中他可以一遍遍的给对方讲解着瑞利散射和米氏散射。

等到梦醒了,少年开了口,在这样的时代下,他们这样的孩子却必须背负起英雄的责任。

他开了枪。

枪声悲鸣掩盖了少年最后的话语。少年说:“我不曾认为怀念是一个很好的词,它就像是把过去强加在人的身上。但我认为这是可以避免的,所以我希望所有人都不应该浪费时间记住一个阴谋家,过去是可以忘却的。”

“所以——”

尾音被枪声所掩盖,这场战争本来就是属于地球的胜利。

他还是下不去手啊,伊奈帆这样想。

等到了那么多年他终于想到了那时候少年所说的话——“所以,忘了我。”

只是可惜自己是这样的死脑筋,他变动了原话然后奉还了回去,哪怕对方再也听不见了。

——“我不曾认为怀念是一个很好的词,它就像是把过去强加在人的身上。这样的过程中你可以反抗,只是谁也摆脱不了罢了。”

连挣扎都是无谓的。

 

——奈因《音容笑貌》/节选

 

三月

写到这里,我停下了笔。这之后我去了一趟墓园,那里依旧荒凉凄清,那里躺着两个极端。

一个是载入史册的伟大的英雄,一个是终生被人唾弃的可悲的战犯。

但至少他们拥有一个相同之处,他们都是被过去囚禁的笼中之鸟。

「屠夫与鸟」

「饲主与鸟」

「笼中之鸟」

此回忆性手札至此结束。

多年以后我将带着它们走向坟墓,连同这段故事一起腐朽。

——A/Z完结贺文《笼中鸟》节选 

 

四月

在轻轻浅浅再到猛烈的动作中,沾染着情欲的两人在情欲之中越陷越深。

优一郎在这样的情事之中再一次想起了那个梦。

梦中的两人,也拥有和此刻的他们相同的心情吧。

在情欲与爱意的交织中,房间似乎只有两人有些发重的喘息声和肉体与肉体的撞击声。

真是肤浅与堕落啊。

又一次因为情欲流下眼泪的优一郎想着。

最后等到两人都结束了之后,优一郎支起了自己的身子看着米迦。

梦中的自己,也拥有着相同的心情吧。

他抬起手环抱住了米迦。

“米迦……我爱你哟。”

“嗯,我也是。”

 

——米优《救赎》节选

 

五月

我发现在闲暇的时间我总是想着斯雷因,最后在一次斯雷因和我讲述蓝玫瑰的花语之时我亵渎了我的神明。
那天是梅雨天,然而现在也依旧是梅雨天,他向我抱怨雨再这样下去或许那些玫瑰会尽数枯萎,他被雨淋得湿透了后匆忙的跑到中庭避雨,他远远的指着那些玫瑰,问我花语,只是我的视线却没有看着那些玫瑰,我的眼睛落在了他还淌水的发丝上,落在了他白种人特有的白皙皮肤上。
看着他我下意识的回答:“是爱情吧。”
只是他摇了摇头说:“是奇迹。”
就好像奇迹真的发生还是我大脑发热,我拽过斯雷因湿透的衣袍,然后吻了他。
他从吃惊慢慢变成笨拙的回应,老实说我开心死了,当天晚上可以说我做了平常分量的双倍的蛋卷。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我在那一天性质恶劣的亵渎了我的神明。但我的神明并没有惩罚我,他从一开始的无措最后又对我笑了。 

 

——奈因《神明》节选

 

六月


『天气转凉了。』

百夜米迦尔跨过枯木,绕过回家的最后一条小道,他将自己偷挂在树枝上的披风拿下来,嫌麻烦一样的披在了孩子身上,而披风的大部分因为孩子矮小的个子拖在地上。

他最后只得弯下身来抱住孩子。披风的下摆从他的臂弯垂了下来孩子略微发抖,他又一次想起来母亲差一点杀死他的记忆。在恐慌之下他伸手环抱住了米迦的脖颈。

而米迦终于开了口——“想不起来的话,从今以后就叫百夜优一郎吧。”

“嗯?”

“百夜优一郎如何……?小优。”

孩子的眼睛略微睁大,宛若天使的少年笑着赐予了姑且能说是新生的名字。

“什么嘛……在我的家乡,说过名字有着很重要的意义,除去父母以外没有人能给自己冠上名字。”孩子小声地回答。

“嗯,所以,小优,你是我的了。


——米优《迷失于森林的孩子与精灵》节选

 

七月

优一郎能看见对方金色的发丝绕至耳后,能看到对方的耳尖微微有些泛红。

对方柔软的金发在热腾腾的风中轻轻摆动,在阳光下泛着好看的光。

真的十分漂亮。

等到有那带着一丝凉意的清风拂过,卷过对方向优一郎拂去的时候优一郎才忽然想起自己觉得薄荷茶味道的熟悉究竟是怎么来的。

空气中带着alpha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清爽的让人止不住多嗅几下。对方信息素的味道就是如此撩人心魄,在第一次闻到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

带着薄荷一样的淡淡的清爽,过后又带着薄荷浅浅的凉。

就和薄荷茶一样。

米迦走的很快,湖面上依旧反射着耀眼的光,只是优一郎的角度并不能看到。那些反射的刺眼的光都被米迦恰好的挡住了,优一郎只能看见对方的四周仿佛神明一样,被镀着光。

像是天使。

 

——米优《来一杯柑橘薄荷茶吗?》节选

 

八月

纯白的披风、纯白的外衣、镀着金边的衣领、扣得整齐的纽扣。他在吸血鬼的城市之中也见过这样的人,但是那个人永远是被吸血鬼鄙夷的厌恶的存在——

就像是光一样的六翼天使,大天使米迦勒。

他朝圣者一般恳切的相信着神明的存在,一遍一遍的像白痴一样去期许去祈祷——去追逐。

只是这个世界并没有圣洁的神域耶路撒冷,这是一个善与恶光与暗互相参杂的世界,光是为了活下去就要拼劲全力。

他抬手一点点的尝试着解开米迦现在还扣的完好的衣服,继而又一次露出了笑。

就像是亵渎了神明一样。

他抑制住细碎的呻吟声,毫无保留的接纳了对方,就像是那时候米迦轻轻在墙角下画着的情人伞,两人的名字被写的几乎挨在一起,亲密无间。

 

“欢迎回来——”

 

——米优《弱智与恳切者》节选

 

九月

话一出来优一郎就听见米迦笑了起来,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发笑,也不知道米迦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的模样。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手中的稿件上,粘贴网点的地方正好是少年与天使的初遇,优一郎握着小刀轻轻的划着,最后选择了自己手上最柔和的网点粘贴着天使的模样。

画面上的天使向被众人唾弃为恶魔的少年伸出了手,一如多年前米迦向刚到孤儿院愤恨着父母的自己伸出了手。

这两个人异常的相似,他们都那么温柔,都对着对方温柔的笑着,他们说:“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家人了。”

 

——米优《漫画家和原作绝对是真爱_截稿日》节选

 

十月

窗外的风水宛若死人最后悲哀,天气依旧电闪雷鸣,米迦尔环抱住了优一郎,手不断的如他记忆中不多次的母亲一般轻轻拍打着优一郎的后背,试图安抚对方。

这一刻所有人都放下了心中的杂念,他们两个近得仿佛那零点几的温度差都要被对方同步,还能听到对方心脏有力的鼓动。

百夜优一郎也环抱着对方,少见的陷入了安稳的沉睡中。

他做了一个短暂的梦,有曾经还和善的母亲,有还健在的父亲,他们拉着自己来到了百夜孤儿院,父亲抱起了米迦告诉优一郎,这就是他未来的哥哥了。

可是梦总不会尽人意,那个梦最后一点的变质,最后的画面停在了百夜优一郎拉着米迦,羞涩的说着我喜欢你的画面。

再然后……童贞的优一郎就被吓醒了。

 

——米优《隔壁床的家伙可以不要睡我的床好吗?》节选

 

十一月

第二天还有课的优一郎最后还是被米迦开车送回了宿舍,他开着车打着方向盘,周围绚丽的色彩映在他的眼睛里,有点像银河。优一郎的脑子里又想起那些好死不死的尸体,那些死于火灾的死于他杀的死于意外的,那些人原本都像是他们一样在平淡又知足的活着,哪知下一秒迎接的就是黄泉。最后都一同躺在停尸房上冰冷的铁架床上奔赴死亡。

优一郎有些莫名的烦躁,他看着米迦,而米迦注视着前方,他们一路无言的开到校门口,天暗了下来,冬天的月夜竟然看不见一颗星星。

优一郎哈着气车窗上生出一片白气,他在上面用手指写字,写完后指尖冰凉。

然后车停了下来,优一郎打开车门正要往前走,米迦则叫了他一声小优,他回过头看向米迦,对方的眼睛在夜晚看着像是藏蓝色的深渊,优一郎有些不解,他等着对方的下文。

 

——米优《同归》节选

 

十二月

优一郎看着摊位上的本子。
优一郎很震惊。
优一郎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懂。
优一郎坐在摊位上一脸沉默。
……
优一郎什么都不想说。
他悄悄的仔细看了看筱娅的本子封面,惊讶的表示原来还能这么玩。

——米优《二次元什么的优一郎果然还是不想懂》节选

 

 

十二月是你的画风突变(不

这真是一个感动人心的年终总结

真的今年是我过得最愉快的一年,从一月份开始一股脑的写文((那时候我的写文速度我自己都怕,五月份之前基本上一个月能有十几篇文……而现在,呵。

因为年终无料我没写好,十二月就两篇文还挑个ball,哪篇都是不一样的low

从来没想到自己这种文学素养差,九年义务教育还没读完,词汇量小学生都不如的文和垃圾文风能受到大家的支持,也认识了那么多人,总之来年也请多多指教啦。

我爱你们www

 

 

评论(29)
热度(24)
  1. 捏你小肥脸儿QAQ壹玖一 转载了此文字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