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僵尸米迦x吸血鬼优一郎

-

四周没有光。

那个人手里拿着精致的银制勺子,搅拌着我厌恶的那苦涩而又难喝的棕褐色液体。

他轻声唤着我的名字,说——

“这就是人类的感情,多么奇妙。”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但张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个人歪着头带着笑,用呢喃似的调子哼着小曲儿。

“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仆人。”

“但是……”

-

百夜优一郎一下子站了起来,阳光透过一层层的新绿,被绿影斑驳的光影像是破碎的拼图一般散落在地上。现在正值中午,优一郎无心欣赏风景,他只感到自己的皮肤被焦灼,忽然看见的阳光晃得他睁不开眼,想好的台词也哽在干渴的喉间。

“可恶——”他拉住自己古旧的漆黑的披风重新裹住自己,孤寂的缩成一团躲在树荫下。

路过的人们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光景,偶尔会有调皮的孩子恶作剧一般的拿着木棍去戳缩成团的优一郎。

就像是理所应当一样,所有人都知道优一郎是吸血鬼,那些在童话里恐怖的邪恶的存在。

但不知原因的,人类与吸血鬼像是在某一天忽然达成了共存,人类不再害怕吸血鬼吸血鬼也不用再以吸食血液为生,尽管如此但依然改变不了吸血鬼他们还保持吸血鬼特征的事实,拥有了能力的高阶吸血鬼只需要吸血就能把自己所有的力量解放出来,事实上优一郎他确实做不到,但还是会觉得不甘心,他想要踏出那一步,为曾经那些被应该被人类惧怕的魔物声讨点什么。最起码……再增加点恐怖感就好。

等到太阳终于完全归去,月亮浅浅的辉光朦胧的覆盖在城镇上,阳光的灼热感退却,只剩下夏夜的风和柔软的月色,优一郎终于能迈出他不知重复了多少次的第一步。

人类的白天过去了,吸血鬼的白天才刚开始。

破烂的漆黑斗篷被优一郎大力挥到身后,他双臂抱在胸前大笑起来:“颤抖吧人类!都跪倒在我吸血鬼大人优一郎的脚下吧!”

然而四周一片寂静,四通八达的小巷静悄悄的,没有人注意到大树下的优一郎,因为根本就没有人在外面。

这个时候优一郎才惊觉然后颓然的蹲下坐在小巷的阴影处。他完全忘记了最近这附近总是发生一些奇怪的事件,就连筱娅坐着她巫师里另类的镰刀坐骑出游玩的时候,遇见“那东西”都让她落荒而逃。

故事越传恐怖,久而久之,现在一到晚上,为了避免接触“那东西”,大家都天还未黑就紧缩家门,街上几乎不见人影。

“啊啊……好痛苦啊。”优一郎抱着膝盖靠坐在墙壁上,抬头月光依旧清亮的照射着大地,米白色的光映在大地上,一触碰就会碎掉的样子。

他从来都不知道夜晚的月影那么脆弱。

优一郎有一点晃神。

_

我又来了,日光灼烧着我的肌肤让我没办法在白天出行,但那个人知道这件事却孩子气的笑了起来。

我怎么说也活了比他要久上几百年,明明应该更害怕我一点才对啊。总之他笑出眼泪的样子却让我十分的不开心。

我叫着他的名字对他说:“□□□……最讨厌了!”

他却没听见一般拉开了窗帘,我马上缩进了斗篷里,只听见他又笑了起来。黑暗之中我看不到他的模样,但他的笑声像是他刚给我演奏的大提琴曲子一样好听,我从斗篷里钻出来,只看到那个人正坐在窗台上看着我,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下了,我没有发现自己竟然在这里呆了那么久。

那个人沐浴在浅浅的月光中,光透过他垂下的细软发丝,它们轻轻地围在他的身边,像是镀了光一样,我这个时候才发现时间原来过得那么快,明明之前他还是一个小孩子,而现在身高几乎要赶超了我。

“时间……”我说出了这个词,却没有把整句话说完,吸血鬼的时间是冻结的,而人类的一生也只不过是我们生命中短暂的一瞬,所以我不敢开口求证这个事实,因为我不敢把他变成和我一样的存在,于是我叫着他的名字,窗外柔软的月光透过玻璃窗投射在堆满书籍的房间里,“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月光是那么脆弱。”

他伸手将我从地上拽起。

“没错啊,我……”

-

优一郎是被人拽起来的,等到他意识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已经没办法说出他那的那句自认为完美的开场白了,为此他只能拉高斗篷衣领遮住自己的样子,自认为帅气的摆出了个Pose:“没办法了,既然你是我今晚遇见的第一个家伙,那我也只好屈尊让你成为我的仆人了!”

“可以啊。”果断的没有犹豫的,拉起优一郎的家伙这么说着。

“不过你拒绝也没办法,我优一郎大人……嗯,等等?!”优一郎说到一半才意识到对方回答了什么,勉强镇定了自己的情绪,他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并假意思索了一会,“那么成为仆人可是要给我献上鲜血的哦。”

一旦被吸血鬼吸血的话,并不是在一定程度上会变成吸血鬼,高阶的吸血鬼有很少的子嗣能继承其父母的力量,而继承力量想要使出的话却必须要有血,因此高阶的吸血鬼如果有什么雄才伟略想要实施就必须有一个仆人,永远跟随着吸血鬼并给其提供鲜血,最后被同化。

在优一郎活着的几乎数不尽的岁月里,因为吸血鬼渐渐与人类同化的原因,拥有力量的吸血鬼越来越少,优一郎几乎已经成为百夜这个分支中最后的高阶吸血鬼,但连优一郎自己都说不清的为什么自己到现在都没有一位属于自己的仆人,甚至吸一次血。身为优一郎房东的君月曾和其妹妹未来说过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仅仅是优一郎的智商原因,但优一郎怎么想都觉得这个答案绝对不可能。

而现在,优一郎还是抱着稍许的期许的,他有些紧张的抿了抿嘴唇,不断地安慰自己这样的吸血并不是为了进食,而是缔结契约拿回力量的关键。

月光如真丝一般洒下,优一郎觉得自己似乎眼花一般看到了空中带着绿色荧光的萤火虫,大树被忽然刮起来的风吹得有些吵人,优一郎看见那位“仆人”扯下了衣领,金色的发丝因为动作遮住了他的眼睛,萤火虫在那一瞬间消失不见让人几乎以为那是错觉,对方的声音有些无机质的冰冷感,却带着欢快的语调:“那么,请用吧,吸血鬼大人——”

獠牙在那一瞬间代替了平时看起来稍尖的犬牙,优一郎这一次几乎不带犹豫的没入了其裸露的靠近脖子的肩膀上,这样粗暴的动作对方没有任何反应,连心跳和呼吸都不带的。

优一郎在血没入口中的那一瞬间睁大了眼睛推开了对方,吐出口中的血液因为不适应的不断咳嗽着。

“怎么回事?你这家伙——”优一郎用手抚着自己的脖子抑制着喉管中的不适。

“不是已经腐烂了吗?!!”

优一郎又咳了几下,这个时候才听到了对方慢悠悠的解释。

“仆人”冲着优一郎笑了笑,他撩起自己似乎有些过长的金色发丝,露出了藏在下面的红色眼睛,过长的亚麻色大衣衣袖被他卷了起来,巧克力色的羊角扣开了几个,带着黑色指甲的苍白指节又把它们扣回了原来的模样。

一个麻烦的,比优一郎更像是吸血鬼的存在。

“我以为你早就发现了,”他想向优一郎做一个微笑,但似乎因为死后的尸僵没成功,“因为我是僵尸呀。”

同样非人类的血液对契约没有任何帮助作用,优一郎期待着的力量又一次成了泡影,但对方却似乎不死心的样子。

“必须只有人类才能跟随你吗?”

“也不是啦。”优一郎有些苦恼,但还是露出了自己惯用的笑脸向对方伸出了手,“只是有些接受不能吧,我是百夜优一郎,你的名字?”

“米迦尔。”

“姓氏呢?”

“好像忘记了,不过不用在意那么多嘛,毕竟我的大脑也烂掉了呀。”米迦尔回握住优一郎的手,冲着优一郎眨眨眼睛,“那优一郎大人我可以跟随您了吗?”

“真是麻烦啊……”优一郎有些不好意思,他想了想指了指一个方向,“既然你是我的仆人当然要叫百夜啊,不过大人就算了,会被筱娅嘲笑的,我的家在那里反正也不多你一个要一起来吗?”

“小优。”

“嗯?”还没等到问题的答案,米迦忽然更换的称呼就让优一郎吓了一跳,“你叫我什么?”

“哎?为什么会这么叫呢,下意识就叫出来了。嘛,毕竟我的大脑烂掉了呀,所有的行为都是本能啦。”米迦这次终于成功的露出的笑容,他空着的手揉着有些僵硬的面部皮肤,接着又叫了一遍,“小优。”

都叫到这个份上优一郎也只能把人往家领,他正准备去找筱娅商量一下米迦的事情,正好在小巷的转角看见了抛着玻璃球往前走的筱娅。优一郎叫住了对方,拉着米迦往前跑了两步,正玩着刚从红莲那里顺来的小玩意的筱娅应声回头,优一郎后退了一步把米迦往前推了推,冲着筱娅指了指米迦:“这是米迦。”

一瞬间筱娅停下了抛玻璃珠的动作,还没有反应玻璃珠就散落到了地上。

瞬间的异常很快的消失殆尽,筱娅重新捡起玻璃珠,冲着米迦笑了笑:“我是筱娅。”

见到了筱娅的优一郎努力的在她和米迦之间找着话题,但最后结果还是引向了优一郎不怎么想谈的话题,为了确保优一郎有听到这句话,筱娅最后还是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君月让我问你,这个月的房租什么时候交呀优。”

“都不起筱娅,请假装我没有遇见你……”

-

那个人总会叫我□□,一开始我也试着给他取个昵称,但似乎哪个都不满意,最后还是只能中规中矩的叫他的名字。

明明一开始遇见那孩子的时候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鬼,但现在却可以把很多我没法解释的东西告诉我。

不过那个人是特别的。

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是在树下,那些欺负他的小鬼刚好打扰了我的休息,吓走那些人的后我向他伸出手:“我帮了你,你是不是要成为我的仆人报答一下我呀。”

没有反应。

“算了……换个问题。你的名字是?”

“□□……”他说,然后握住了我的手。

----------

——

——

——

要期末考试了,开个坑激励一下自己——

虽然很想叫无关童话这个高端的名字,很可惜文的内容貌似没办法应题。

构思这篇文的时候去看了《奥兹与艾尔莎》,被里面的吸血鬼弟弟和僵尸的相遇意外的戳到了萌点(也就是文中的吸血的剧情))于是脑子打了鸡血写完了所有设定,。米迦和优一郎相遇剧情才开始,所以这章是零。之后的剧情还按照我傻白甜的文风写,没有必要里面以我来写的内容就会出现很少了(但一出现就会占很多内容。

标签:米优

评论(1)
热度(75)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