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和我一起说:有生之年系列——

前篇走这里:序章

——

『那个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呀,你一定也听到过他们两人现在的很多故事的吧,所以我这个只是刚刚开始,一个微不足道的开端引发的故事而已。』

『不过啊小姐,我们这里的招牌可早就换成了柑橘薄荷茶,薄荷茶是过去式了哦。』

『对呀,你说的没错,单独的薄荷茶确实过于苦涩了,所以现在,故事还要继续哦。』

-故事☆章一

Alpha和Omega拥有和典故中一样的爱情果然还是有鬼!——百夜优一郎

常言道,月鬼大学有三好:老师同学相处好、校内环境风景好、百夜同学永孤老,啊呸,百夜同学长得好。

至于后面出现的两个百夜同学分别指的是谁月鬼大学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对于这句话优一郎表示自己完全不懂,完全不知道指的是谁,也不想明白。

不过优一郎倒是很清楚米迦受欢迎究竟到了怎样的程度,他拿着笔记录着细胞的分化,偶尔用草稿纸挡住自己的脸小心翼翼的撇头看着在自己旁边翻看植物百科的米迦。

由于优一郎的位置一直以来都是靠着窗户的,为了避免刺眼的阳光影响工作优一郎一直都拉着窗帘,导致科研室有一些偏暗,优一郎暗自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继续工作。

两个人自从优一郎象征性的告白之外就像是有了默契一样谁也没有开口,薄荷茶已经基本见底了,塑料的被壁上全是水珠,一个轻微的动作都会让它们流淌而下在杯底留下一圈水渍。

薄荷的清凉虽然让人很舒服,但还是太苦了,优一郎又小口的抿了一口,应付不来苦涩的他稍微吐了一下舌头。

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翻着植物百科且用余光偷看优一郎的米迦却笑了起来。

“刚开始见我还很好奇呢,我记得小优一向应付不来薄荷的苦味来着,哪知道竟然在喝薄荷茶。”

“我刚才可是面不改色的喝掉了大半杯哦。”优一郎为了表明自己并不是应付不来苦味直接把薄荷茶一口气喝到了见底,薄荷的苦涩刚过去清凉感就附了上来,优一郎开始觉得这个薄荷茶的味道有些相似的异常了,就像是米迦的信息素的味道一样。

优一郎还没有进行性别分化的时候谁都认为他会是个Alpha,因为优一郎太过活力四射或者说精力旺盛,而总是在一旁看着优一郎折腾,自己却一个人看法学书的米迦,大家则都认为他会是个平易近人的beta。哪知道上帝开了一个并不算那么过分的玩笑,优一郎性别分化的开始迎来了第一次发情期,那时候的优一郎还什么都不明白,只是觉得自己感冒发烧睡一觉就可以了,米迦陪着他在宿舍里躺了一天,直到发现优一郎的情况有些不对劲的时候才赶忙出去叫了老师。

那时候的米迦还没有分化性别,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是个Beta,好不容易叫来了老师,等到老师给优一郎开了抑制剂,并且在弥漫着米迦还闻不到的优一郎的信息素的房间里喷了大量的中和剂的时候,米迦这才脸色阴沉的意识到对方是个Omega。

那时候的优一郎还不知道米迦究竟是因为什么对于这件事那么反感,两人之间的气氛闹得有些尴尬,其实对于性别是什么优一郎倒是没觉得什么,抑制剂吃了中和剂喷了他还是一条好汉,反过来还是他安慰米迦不用在意这些事情,可米迦则是摇了摇头,别过头不去看优一郎,半晌才闷闷的来了一句:“小优你什么都不懂。”

后来直到米迦忽然有一天被老师拉了出去,做了检查,在被告知是Alpha后那些时日的尴尬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的殆尽。

优一郎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出神,晃了两下注视微生物有些过久导致有些晕沉沉的脑袋,他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然后指了指米迦的手表。

“我记得你今天下午有课。”显然的逐客令发了出去,优一郎拾掇着那些散乱的草稿纸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准备去写红莲布置的论文。

米迦对于优一郎这么明显的态度倒是没做出什么反应,他看了看时间又翻开了自己的植物百科,一边随意的翻着一边继续和优一郎聊天:“这节课是费里德的,不用管他。”

“……”优一郎刚敲了两个字手一抖还都选错了,马上把那些失误删改掉他站起了身,拉着米迦直接推到了门外,“不上课可是要扣学分的,我可不希望你到时候因为这个少了奖学金。”

末了看到被推出门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向自己的米迦,优一郎又补了一句:“我可不是因为不想谈关于薄荷茶苦不苦的问题才让你出去的。”

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拟彰,明显的掩饰意味。

米迦逆着走廊的光冲着优一郎点了点头,没有去否认这个说法,他的金发在逆光中微微反翘的发梢就像是融入了光中,优一郎看着米迦愣怔着点了点头,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后才意识到米迦已经走了。

对于米迦这个人究竟如何优一郎真的一点也不敢去评价,他回身关上了科研室的门,直接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一副颓然样。筱娅不知道究竟去哪里玩了,与一还没有回来,红莲更是个神龙不见尾的角色。

又研究了一会微生物的分化,优一郎才开始觉得没劲,他伸手去拿米迦没看完就被倒扣在那里的植物百科,正好翻到了报春花种,闲着无事优一郎倒也干脆的替米迦往下看了下去。

等一本快要看完三分之一的时候与一才推门走了进来,看见后面跟着的医学系的君月优一郎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君月??!你为什么要来我们科研室??!难道你想取代我实验室二把手的位置!!?”

优一郎到现在都记得他和君月结的梁子,那时候才高中,优一郎好不容易和米迦脱离了一个分班可以在班级里放放光华,恰好君月就在那个时候和优一郎成为了同班兼同桌,两个人从那个时候才开始真正认识。新学期选举班干部的时候,优一郎本想着让自己唯一好一点的生物为自己讨个课代表当当,偏偏全能的君月不当班长不当学习委员就是要当这个生物课代表说是将来想要成为医生。成为个鬼啊?!!虽然现在确实离成为医生不远了但是那时候的优一郎果不其然落选了,两个人也就此互相成为了死对头……上了大学进了不同的系后优一郎才松了口气,不久前看见君月的时候两个人还互相白痴的闹了一会,这次看见君月走进科研所优一郎倒是惊吓得不轻。

“去死吧,白痴优……你的脑子是金鱼的吗,我说过我妹妹考了农艺系的。”君月推了推眼镜无声叹气,“我学的脑科,不介意的话找我吧,我给你便宜点。”

“君!月!你!……”说道一半优一郎倒是忽然刹住了车,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回击君月,说什么听起来都太掉档次,干脆说了一半就不说了,坐在椅子上看着君月得意的哼起了曲子:“现在惹我小心到时候我报复你妹妹哦,君月先生。”

“那她不会进这个科研室的。”

“……哦。”

优一郎不想说话了……他趴在桌子上干脆准备休息一会,摆了摆手让两个人不要在意自己,与一便拉着君月继续开始介绍科研室的一些相关,优一郎眯了一会眼睛,本来只打算闭目养神,也没想到真的就睡了过去。

等到优一郎醒了后已经到了收工走人的时间,优一郎明天下午才有课,只可惜他们这些都是要被红莲那混蛋压榨最后一点利用价值的可怜虫,明早优一郎还是要早早的跑来科研室打卡研究那些植物的生长变化。

收拾好了包推开门才发现这一觉真的睡了很久,农艺系的旁边就是学生宿舍,所以现在这会站在高处,优一郎还能看到稀稀拉拉的学生们三两成群的往宿舍楼旁边走。

优一郎三步并两步的跑下楼梯,月鬼大学食堂的福利不错,优一郎最喜欢的就是那里的咖喱,但一旦去太晚的话很容易被抢光。

优一郎向前跑了两步,又忽然就被人拉住了包带拽了回去。

“等你好久了啊,小优。”

“哈?米迦你为什么在这里?!”米迦一脸平常样的向优一郎抱怨,倒是优一郎止不住的吃惊。

两个人自从升上了大学因为专业的不同就很少见面,自从米迦开始进行星期恋人制度后就更少有机会见面,这下子忽然被扯住了包带叫住自己,优一郎也还是有点搞不清现状。

米迦倒是没有去理会优一郎的反应,他拉着优一郎的手就像是之前一起来科研室避难的那次一样,明明是强硬的不容拒绝的,却说着商量一般语气的话语:“小优,我们一起去食堂吃咖喱吧。”

被他这么一拉优一郎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米迦拉着走得远远的了,等到踏上食堂的台阶的时候优一郎才想起了什么,他又往前跨了两步和米迦并肩,他的余光看着一脸认真的米迦,才忽然意识到。

不会吧……

“米迦,我们……?”

只可惜优一郎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米迦注视着自己的眼睛给堵了回去,他看着米迦湛蓝的眼睛映出的自己,把说了一半的话又吞了回去,他抬手随意指了一个位置,“就坐那里吧。”

米迦又看了一会优一郎,过了一会才笑着眯起了眼睛,声音里带着笑意:“好。”

这一笑优一郎又有些不自在了,他干脆的抛弃了廉耻,十分干脆地拉着米迦坐下准备自己跑去抢那几分少得可怜的咖喱,只是最后优一郎还是被米迦拉着坐回了位置上,而米迦自己则跑去排那有些长的队伍。

优一郎将这个即将过去的星期一划掉,至此以后这个游戏还有六天的结束时间,只是和米迦进行星期恋人这个游戏怎么想怎么不对劲,自己的发小一周内成为自己的情人……鬼才能接受好吗?!但是……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享受吧,已经这可能是童贞注定永孤老的童真处男优一郎的唯一一次恋爱经验……

不过在这之后的很久很久以后,米迦表示这确实是优一郎唯一一次的恋爱经验,因为从他以后再也不会有其他人了。不过这依旧是后话,我们还是要看向当前。

米迦很快的就拿着餐盘走了回来,优一郎看着那还长着的队伍有些不相信:“你插队了?”

“有个同学打好了送给我的。”米迦一脸无辜。

“哦……”

受欢迎真好啊,优一郎又一次这么想着。

不过不管是怎么拿到咖喱的,总归是不能亏待自己的胃,优一郎直接挖了一大勺咖喱送进了嘴里,最近因为红莲的惨无人道他们一般都要天黑才能离开科研所,想要抢到一份食堂的咖喱自然成了天方夜谭,咖喱稍微有些烫,但是如果因为这个而停止进食,那这个人一定是没吃出来咖喱的美味,等到优一郎搜刮了自己的半盘咖喱,抬头才发现米迦几乎还没有开始吃。

“你不吃?”优一郎舔掉了嘴角的咖喱。

“还不太饿。”米迦还是看着优一郎,视线完全没有隐藏,优一郎倒开始有些尴尬没法吃下去了,等到他正要发作,米迦才终于说了重点:“小优,我有个礼物想送你。”

面前被推了一个黑色的袋子,袋子上面露出的叶子倒是说明了这是个小型盆栽,因为没开花优一郎不太敢断定这究竟是什么花,完全捧出来之后优一郎才看到花盆里放着一张小卡片,上面印着字体可爱的“樱花草”几字,优一郎这么一弄有些不太明白米迦的用意,樱花草倒是现在女孩子们比较喜欢的植物,但是现在才刚刚夏天,樱花草则是报春花种的植物,不过米迦送过来的东西优一郎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违和感。

“今天在植物百科上看到的,觉得很漂亮,所以就买来了,不过我不太会养。”米迦托着下巴看着优一郎的反应,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真诚。

假话。

绝对的假话。

优一郎进入农艺系的原因仅仅是自己对于花草感兴趣,但是到现在优一郎不提养动物,就说植物仙人掌他也能养死,现在科研室里所有的花草都是与一来照顾,知道了优一郎光荣事例的筱娅怎么也不让优一郎去碰那些植物一下。可米迦倒是什么都能养的来,优一郎手中活得最长的植物就是一株文竹,原本那株文竹在优一郎的手中已经快要死了,米迦看不下去帮忙照顾了两个月,文竹还硬是撑了过去还愈发健康起来,后来又到了优一郎的手上,那株文竹最后还是就这样命丧了黄泉。

“我也不会养……我可以拒绝吗?”

“收下之后我会帮你照顾的。”

“……”你已经放弃说谎自己打自己的脸了吗?

不过后面那句话优一郎没敢说,他轻轻点了点头三下五除二地吃光了自己的咖喱,然后一边吓唬着米迦让米迦快点吃,一边则会偷偷的吃掉米迦的部分咖喱。

米迦低着头看着餐盘吃着咖喱,优一郎则完全看不见对方那张笑得开心的脸。

好不容易上完费里德的课,米迦完全不想和费里德再去说些什么废话,和那些堵住自己期待着星期恋人的同学解释了一下这个星期已经有人了,才逃出了法学系。

穿过医学系再往前走有一条商业街,看着这个点优一郎一般还不会结束,米迦倒也没什么事,干脆背着包就进了商业街里的一家花店,他有点想念上午还没有翻完的植物百科,百科上面的花的配图都非常的漂亮,不过这个时候一般不会有太多花开放。

米迦绕着花店绕了一圈,最后目光停在了那盆盆栽上。

显然现在还不是这盆花的花期,只有茎秆和叶子在花盆中生长,翠绿的叶子向外伸展着,总是让米迦想起优一郎的眼睛,花的名字倒是熟悉,今天早上翻植物百科的时候也见到过这植物。

米迦在盆栽面前出神了好一会,店中修剪花枝的那名年老的妇人这个时候才走了过来问米迦。

“送给爱人吗?”

“嗯……?”米迦有些不明白老妇人的话。

妇人倒也觉得这话有些失礼,倒是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说辞,“看来是我误会了呢,因为樱花草的花语是‘除你以外别无他爱’,倒是先入为主的妄下定论了。”

“不,你没猜错,”米迦冲着妇人笑了笑,“我想买下它,麻烦了。”

 

 

 

-----

------

------

总觉得如果让米迦送小优植物,一定会是樱花草啊。

我回来填坑了你们开心吗www其实感觉没人看了我不怎么想填坑来着……为了填这个我愣是又去把序章看了十遍还翻了自己之前的脑洞本(๑˙ー˙๑)

评论(38)
热度(241)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