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关于之后的故事。

作业用曲: Below The Surface-Philter 

后篇:米迦视角

 

>正文

 

有一段时间我总做梦,梦见金色的阳光融化了米迦随风起伏的发梢,我站在他的身后,海风吹起他的衣摆而他眯起眼睛在这轻柔的风中回头看我。

我们两个人一起站在海边看那太阳洒下的波光在大海的碧波中闪耀。

一切都像画一样,而我却无法用文字来表述这一切。

有时候我总会想起小时候在孤儿院第一次遇见米迦的时候,那时候我们两个人无可避免的打了一架,当我正准备揍一拳米迦时,恰好对上了他那湛蓝的眼眸,那一瞬间十分简单和俗套的忘记了自己的动作,只是呆愣愣的看着他发呆,所以那一天自然是我惨败,可惜之后也没有赢过他就对了。

而那之后,我注视着他那血红的眸子,内心反而平静的异常,不再怀念任何东西,有时候我想抱抱他,可惜他太过死板,总会推开我说没有问题的小优。

这几天的梦境很奇怪,我开始梦见在吸血鬼城市的一切,梦见我们因为米迦伤害自己的身体去和费里德换东西而吵架,梦见我在暗黄的烛光中等待米迦从费里德那里回来的时日。

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过米迦,或许他早就发现了,我曾在米迦生日的前一天深夜去找过费里德,我记得米迦最爱吃水果蛋糕,妄想着用血去换取一个小小的蛋糕,简易的给米迦庆祝他十二岁的生日,可惜我失败了,那些该死的吸血鬼认为夜间悄悄出行的我触犯了规矩,愣是把我关了一天才放了出来,也恰好错过了米迦的生日。

现在回忆这些也是有一些可悲的想笑,明明米迦陪伴了我大部分的岁月,到了最后我却还沉浸于回忆中。

现在要谈起来其实我并不怨恨红莲的选择,我也没有恨过任何人,因为该恨的人我狠不下心去恨,恨到想要杀死的人最后也都离去了。

前几天筱娅和她的孩子来看过我,我没告诉她我最近又开始做梦了,只是和她随便的谈了谈,上一次见到她的孩子的时候,那孩子才快要十三岁,和我当时逃出吸血鬼的城市的时候差不多大。他小的时候我和米迦也去看过他,长得像筱娅,红莲则是一脸嫌弃的说讨厌的柊家又多了一个讨厌的人,其实我倒是觉得他蛮喜欢那个孩子的。那时候他还小小的个子,躲在自己妈妈的身后不敢见人,现在倒是开朗又健谈,已经完全是个大人了。有时候不由得羡慕他,纯粹的不带有一点杂质,不曾有过那些时日的绝望,天真纯洁完全没有接触过黑暗。

上一次看见他就觉得像是看见了小时候的米迦,我曾问过米迦要不要领养一个孩子,他则无奈的笑了笑看着我问我如果孩子知道了养父是个吸血鬼一定会害怕吧,于是这个想法不了了之。

有时候我总觉得米迦在害怕什么,所以会这么选择。只是我这件事也没有告诉过筱娅。我觉得她做了母亲后倒是变了很多,虽然对我们这群家伙的态度倒是一点也没变。

我是对母亲这个角色没有太大感触的,也可以说是我对母亲没有什么好的记忆,小时候绝望的时候会想着如果我长大了,有了孩子,一定要让他好好感受家庭的温暖,现在倒好完全不需要了。

筱娅在我这里也只是坐了一会就走了,其实谁都一样,君月和与一也来过,谁都不愿意多停留,我觉得他们或许是对我失望了,不过我倒是无所谓的,我现在已经丧失了炽天使的力量,成为了正常的人类,阿朱罗丸消逝的时候没和我多说什么,只是在他的幻境中最后给我上演了他一开始与我相见时候的戏码,我这次没有那么偏激,倒是抱住了他对他说谢谢,到最后幻境瓦解,阿朱罗丸闭上了眼睛不再开口,恢复意识的那一瞬间我便知道我再也见不到他了。阿朱罗丸从那天起便只是一把普通的日本刀,再也不是那力量令人生畏的黑鬼了。

有时候我挺想他的,保养刀的时候偶尔会擦拭刀身问:“阿朱罗丸你喜欢什么颜色?”不可能有人回答,我便也和以前一样当做他不愿意回答我了。

米迦偶尔会笑着问我,小优,你说这样子你幸福吗?我手里握着的小刀一抖,没出血,只浅浅的破了一层皮,我抱怨的看着米迦,米迦弯着眼角,伸出舌尖把伤口舔舐了个遍,我推开他和他说没出血让他等等,他倒是来的干脆的说不要紧,于是干柴烈火抱在一起,自然变成了奇怪的走向。

我从来不想让米迦痛苦,隔三差五放一次血给米迦,这样也很简单的导致了贫血,因为这个原因有一次我还和米迦吵过架,那之后米迦和我赌气我也和他赌气,愣是半个月没有说上几次话,最后米迦痛苦到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我也不敢再和他赌气了,开了门就伸胳膊给他,他缩着身子看着我,抬头叫了两声小优,我没回答他只是拿着刀去割开手上还没痊愈的血痂,我知道米迦这次肯定又是在自残一样的抗拒吸血,他不让我这么做,我没理他,于是他发狠了把我抵在墙上亲我,他的尖牙一下子划破了我的舌头,血腥味一下子溢了满口,我没反应,米迦也只是亲着,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咬了我的肩膀,我没忍住痛哼了一声,米迦没停下来,后来失血过多的我基本上没办法站立,他清醒后倒是很认真的和我道了歉,我没理他,只是最后我们两个再也没敢因为这个闹变扭。

发现改变的那天是我长出第一根白发的时候,米迦还是少年样,我却基本上可以做他叔叔一样的存在了。我对米迦开玩笑说,你现在可不能叫我小优了,要叫我优一郎叔叔。他没说话,只是去吻我,然后我们两个滚到床上,他一遍遍的叫我小优,我也应着。结束后他抱着我躺了一会,说可能要出趟远门,我也没说什么,只是让他早点回来,要是那时候我知道他去干什么肯定不会让他出去的。

米迦倒是真的做到了早去早回,只是那之后外出的间隔越来越短了。

有段时间回来的时候他总是很疲惫,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口,只是吸血鬼的自愈能力很好,我也没发现过什么异样。

后来是他忽然晕倒在房间我找了筱娅,筱娅找了深夜我才知道的原因。米迦同意了帝鬼军在战后进行的吸血鬼的实验,因为吸血鬼现在大多生活在暗处,他们掌握的数量真的很少,实验很特殊便导致吸血鬼越来越珍惜,筱娅告诉我帝鬼军原来找过米迦很多次但都被拒绝了,后来同意的时候只带了一个要求就是把他变回真正的人类。我知道后当场要求米迦退出实验,但他却偏偏认准了死理。

整个实验由红莲来执行,米迦在帝鬼军的医院躺了几天,最后干脆就全权放手给他们实验了,我和米迦吵架他完全不听,那段时间我也觉得自己很烦,但是我烦躁的心情比我的所做肯定还要烦,后来闹到最后只有君月帮我。

他的妹妹未来因为终结的炽天使实验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很快就去世了。君月那时候大醉了一场,抱着妹妹的骨灰盒哭了好久,我没能找到话安慰他。和他互相争斗这么多年只有那一次见他那么狼狈,只能任由他哭。之后他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呆了好几天,出来的时候我简直没认出他,不过那之后他倒是变了个人一样,开朗健谈了许多,但是我没敢和他多说什么,只能在心里难受。后来发生了那件事才想,如果米迦要是有什么事我一定和君月一样难受。

我和君月找他们闹了很久,最后红莲看不下去了,他找我和我谈了米迦的意愿,明确的告诉我这是米迦个人的想法他其实也阻止过。

我没再说话,只能遵从米迦的想法,他住在帝鬼军安排的医院里,上午休息,下午进行试验,每次看到我来了,他都努力的表现出自己很精神的样子,还跟我开玩笑,后来慢慢做不到了,只能躺在床上听我说话。

说实话那时候很多次我都想终止试验,但是米迦则一次次阻止我,他说他真的很想变回人类和我一起衰老,这是唯一的机会。

我说没必要,人是会轮回的,就算我死了,我也一定会要求神明重生到你身边。米迦又摇了摇头说那不一样,无论我的灵魂轮回多少次陪伴他,他最爱的小优也只有我一个。这句话愣是让我哑口无言,只能任由他去了。

后来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但是高强度的实验确实让他收获了一点成绩,他开始衰老,一开始只是改变了一点,后来他原本柔软美丽的金发,耀眼的仿佛金子一般的金发一点点变得宛若枯草,金发里开始参杂白发,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狼狈的模样,愣是幸福的笑了出来,对我说,真好,我不用以那怪物一般凝固了时间的躯体和小优的时间错位了。

那段时间我总会想我们两个人之间究竟走错了哪一步才会变成这样的呢?是因为我当初没有选择就算死也要和米迦一起逃走的原因吗,还是那时自己坚持给米迦自己的血的缘故,总之我想破了我那原本就不灵光的脑袋也没想透,只能向君月虚心请教学习,愣是在无法见到米迦的时间中把那些关于吸血鬼的文献读了无数遍。

后来米迦的身体终于垮了,我用自己在帝鬼军中留下的功绩来交换终止了实验,军方因为我的举动感到很失望,给我了一个简单的文件换来了米迦的自由和我几年的禁闭,不过就算是不禁闭我也不会出门了,我终日里陪着米迦,米迦则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

吸血鬼之所以长生是因为他们终止了细胞的衰老,伤口能快速愈合则是在短时间内加快了细胞的生长,而帝鬼军的实验则是通过药剂停止细胞的快速生长,然后将那些停止生长的细胞老化,可是他们没有想过吸血鬼的身体机能已经和人类不一样,一旦这么做他们的身体只能越来越差。

停止了实验后米迦的精神似乎慢慢好了一些,但这也是杯水车薪,于是我只能不断地增加自己给米迦鲜血的剂量,不肯喝的时候我就趁米迦因为身体原因昏睡的时候硬是灌给他。

但这还是无法阻止米迦的死亡。

米迦死亡那天我终于理解了君月的感受,但是我看着米迦的遗体却流不出一滴眼泪。我没和任何人汇报米迦死亡的事情,只是呆呆的看着米迦,看够了就把还淌着血的手腕凑到米迦嘴边,殷红的鲜血染红了米迦的唇,我等了一会然后吸了自己的血凑到米迦的嘴边努力地让他喝下去。

血就在米迦的嘴角一点点流下,其实我自己也明白,就算喝进去,米迦也不会有丝毫变化。后来是与一来看我的时候才把我从尸体边拉开,埋葬米迦的时候我没去,我因为高烧在医院里躺了三天,出院后回到家,家里一个人没有,原本杂乱的家已经被收拾好了,好到我再也找不到米迦生活过的迹象于是我只能抱着阿朱罗丸自言自语,搞到最后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病。

那段时间我便开始做梦,医生说是心理问题,如果总是这样要治疗,给我开了一堆镇定类的药物。吃了药确实好了很多,但是我没过多久又停止了吃药。

因为那些和米迦的经历我已经再也看不到了,那些美好现在只能在梦中才能见到。

后来郁闷了几天倒是觉得自己矫情了很多,之前的自己真的不是这样的,那时候小茜他们死在面前我也没有那么难受过,想了想觉得大概是因为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太过痛苦,之后又觉得是我真的太喜欢米迦了。

可惜那家伙倒是不明白我的心情,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不过如果真的要让他看着我死亡也太过悲哀了,毕竟那家伙肯定会比我还难受,想了想又开始恨命运偏偏要这个样子,后来自己一个人被君月强硬带着游玩了很多地方,他给我讲他妹妹我给他讲米迦,讲完之后彼此倒都觉得真的好了很多,帝鬼军给的补助照领,我和君月无所事事游山玩水,好不快活。

后来又一次回忆米迦起来,才发现他并没有像那些吸血鬼一样死亡后便化为灰烬,倒真的是做到了像是人类一样死去,或许也只有死亡让他真真正正成为了一个人类。

等到现在回想起这么多事情,倒是想把它们统统都记在个本子上,我之前看书都认不全汉字,现在想来还是要感谢米迦和君月,因为米迦的事我愣是让君月把我之前荒废的学业都补了回来,要是那时候再去考一次试或许比君月还高。

现在,我的眼睛已经有些看不清东西了,邻居的女儿见我的时候都喊了我一声爷爷。君月也来找过我几次,我觉得君月现在活得满自在的,至少他放得下。

他的女儿现在已经挺大的了,但还是有些调皮,之前拿着我的阿朱罗丸砍院子中的樱花气得我想打她,看到我找她,她也不怕,一脸欠揍的笑把刀还给了我,我觉得她欠揍的样子倒是挺像刚遇见君月的时候的。

昨天我梦见很多年以前米迦抱着我在我耳边说,小优其实我有时候真的很想把你变成吸血鬼。那时候我则吓了一跳说你敢这样我就敢和你分手。醒来后眼睛模糊的看不清东西,只觉得要是那样也挺好。

我给米迦写了很多信,烧了后也不知道米迦收没收到,我不知道米迦是否还在等我,但我有时候觉得我差不多就要去见米迦了,曾经我和红莲说过活着很痛苦,红莲让我寻找能让自己用性命去守护的家人然后为此活下去,现在家人们过的都还不错,我觉得稍微先走一步也没什么关系。

抽屉里还有几封没好意思烧掉的信,觉得给他也没什么意思,不过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说一下也可以吧。

我有些困了,那些镇定类的药物已经不能再让我忘却关于米迦的梦境了,现在的我只想好好地睡一觉,我开始觉得自己一旦闭眼我亲爱的米迦尔就会出现在我的身边,就像画中的米迦勒一样,然后将我带离这里,让我回到他的身边。

如果你有幸看见这本笔记,请写一封署名是百夜米迦尔的信件,告诉亲爱的米迦尔,他的优一郎真的很爱很爱他。

晚安。

评论(25)
热度(120)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