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请继续容忍我随时犯病。

一篇没有什么质量的新春贺文

-

最近有点降温了,优一郎却被室内的暖气蒸得脑袋有些发晕,他关掉了电脑连续摇了好几下头才恢复过来。他从办公桌上乱七八糟的资料里面翻出了工作安排,一连确认了三遍才肯定了自己已经把今天的任务弄完了。

关掉了制热的空调,从筱娅的办公桌上顺走了两块肉脯叼在嘴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显示屏上的时间,优一郎才暗骂了一声上司的惨无人道,关了灯径直走出了办公室进了电梯。

距离大学同学聚会还有两天的时间,尽管那天确实是少有的休假日,但优一郎却还没确定自己要不要去。

出了大楼,优一郎三下五除二地吃掉了嘴里的肉脯,天气冷到人说话时热气都会遇冷凝结成白气。虽然还不至于下雪,但是这样的天气确实让优一郎有些苦恼,他稍微紧了紧围巾,轻轻地冲着站牌哈了一口气,站牌下的字很快被白雾模糊,天已经很晚了,车站零零散散站着几个人也在各顾各地玩着手机,于是优一郎便无所事事的在站牌的雾气上面画画。

“小…小优?”

手一抖,画了一半的帅气的优一郎大爷的嘴一下子画歪了,优一郎胡乱擦掉了上面的画,但却有些僵硬的不敢转身,只能把围巾又提了提,然后缩了缩脖子。

是的了,优一郎不敢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就是因为有这个理由啊!!他还没想清楚该怎么去面对米迦尔,以至于现在看见和米迦相关的杂志和报道他都要绕着走啊!!

这种心情完全没人懂,优一郎如是在心里呐喊道。

这次的同学聚会筱娅来问过很多次优一郎的意见,每次优一郎都会问问米迦去不去,于是每次的答案都会是一定的啊……这样就导致优一郎怂了,怂惯了,这也直接导致让优一郎给筱娅的答复每次都会是“我想想”、“我考虑一下”,诸如此类的不确定答案。

筱娅曾对优一郎说:“你那么害怕米迦到底是在干什么啊……又不是躲前任。”

优一郎在心里都会默默哭诉:“就真的是前任啊?!!”

其实优一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抵抗和米迦见面,那种街上偶遇前女(男)友的尴尬他丝毫没有经历过啊,啊不对,是正在经历。

听见了身后的人的声音,优一郎敢打一万个包票对方就是米迦,但他却不敢回头,气氛就这僵持着,米迦也没有任何动作。

天似乎又冷了一些。

“你……!”两个人同时开口,互相被对方打断,优一郎又紧了紧自己的围巾,刻意的错开了视线让自己不去看米迦。

其实优一郎挺想问米迦现在过得怎么样的,但怎么想都觉得这个问题多余,进藤家的天才屡次创造商机那些专访真的是不要太多,优一郎基本上每一期都会蹭着同事的杂志看完那些对米迦的夸赞。

就算知道这一定是被夸大了无数次的,但是优一郎还是忍不住冲着杂志上一脸正经的米迦发笑。

但是仅仅是对于杂志上的米迦,现实中他可真的一点都不想遇见这个一声不响就甩了自己的家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有多喜欢着对方,就代表着对方对自己进入倦怠之后自己有多么悲伤。

优一郎低着头没有去看米迦,稍微和对方示意了一下就逃命似的进了出租车。优一郎似乎听见了自己关门的时候米迦的哀叹,但是雾气朦胧的附在车窗上,车开出后优一郎慌忙地用手抹开那片朦胧时米迦已经不在那里了,只在优一郎的眼睛里留下一抹马上被淹没在人海的金色。

晚上回家的时候优一郎躺在了自己狭小的房间里唯一不算是乱糟糟的床上,窗外的各种光线交缠在一起昏暗地笼罩在这样的房间里。

优一郎用手遮住了眼睛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和米迦相遇,甚至这和他原本规划的和米迦老死不相往来的人生完全不同,这么想着优一郎就开始胡思乱想。

窗外被科学家们称之为光污染的环境污染在这个城市闪耀。

城市的绚烂以及生活的艰难在大学时候的优一郎还完全没有那么清楚的认知过,就像是此刻窗外形形色色的人们点亮的灯光,无数绚烂的彩灯点燃了整个繁华的都市,尽管优一郎知道这些繁华从来不属于像他这样的小人物,或许也只有米迦那样出色的人才能为之亮起,但是优一郎还是发自内心的不甘心。

他外套都没有脱得阖上了眼睛,闭了眼之后依然睡不着,大概是今天遇见了米迦的原因,优一郎觉得自己似乎快要死了,那些曾经在一起的日子、那些美好的过往,此刻都像是走马灯一样在他的眼前一一浮现。

那时候优一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米迦,一开始只是两个人选修的课表恰好排在了一起,优一郎每次走进教室的时候总会看见第三排坐着个显眼的米迦在那里发呆,后来优一郎有几次来得早了,心里想着使个坏就坐到了米迦一贯坐着的位置,这样子不仅惹火了米迦的粉丝们,倒是米迦来的时候优一郎也有些不堪。不过后者倒是没说什么,打量了一下优一郎就坐到了优一郎的旁边,那时候的优一郎还有点作死,他故意的去问了米迦自己这样子没问题吗,米迦当时正在做笔记,一听优一郎这么说,倒是停下了笔冲着优一郎笑了笑,拿出笔记本随意的翻到了空白的一页,写了几个字后把本子推到了优一郎面前。

“你想让我生气吗?”

优一郎看着上面好看的字迹,也不知道该用自己歪歪扭扭的字回些什么,只好把本子还给米迦然后对着对方不断地摇头。

因为这件事两个人算是熟了,米迦则又是早到了不少去占着自己的常用位置,但偶尔倒是会好心的给优一郎占上一个,两个人对彼此的称呼也从“进藤/天音同学”最后到了“优一郎/米迦尔”的地步,后来倒是米迦比较干脆一些,在教授转身书写板书的时候,米迦就凑到优一郎耳边一遍又一遍的轻笑似的唤优一郎作“小优”。

优一郎对这个名字的辈分感表示不认同,想着反击米迦,想破了头最后也只是把“米迦尔”改口成了“米迦”,辈分感没出来,倒是又亲近了不少。

最后成为情侣的契机倒是优一郎的第一大幸运,那天他和米迦下了课一起走去食堂。和以前几乎一样,米迦和优一郎说话,优一郎看着米迦发呆,教学楼还没走出来就被个长得甜美可人的妹子挡住了去路,妹子颤着声音说话都有些结巴。

优一郎看了看米迦,他倒是表示自己对这些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一个星期要是不收到一两次告白那才是发生在米迦身上的怪事,哪知道那妹子结结巴巴的说完了“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后面的称呼却是叫了优一郎的名字。

优一郎有些惊愕,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羞红了脸的女孩,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对方,虽然对对方不算太熟悉,但是或许试着交往日久生情倒是可以的。优一郎想了想准备先答应试试看,结果刚准备开口米迦就柔声和妹子解释了自己和优一郎还赶时间,帮优一郎收下了妹子准备好的情书和巧克力塞进其手上,说着改天给她答复就拉着优一郎走出了教学楼。

等到走到了很少有人到的小路,优一郎才发现走的路不对,他叫了两声米迦,米迦没应声,只是发狠一样的把优一郎抵在树干上,去咬优一郎的下唇。

优一郎觉得自己的嘴大概是出血了,作势去推米迦,可还没等优一郎发狠力米迦就松开了他。从优一郎的视角来看总觉得米迦蓝色的眸子稍微有些泛红,两个人尴尬的站了一会,彼此都没开口,等了一会优一郎转身准备走,可刚转身就被米迦拉住了手。

“我喜欢你,小优。”

“小优,我希望我们两个人的心境是相同的。”

两句话一出口就弄晕了优一郎,优一郎从米迦竟然是同性恋这样的想法想到了我好像喜欢米迦,后来彼此好好的说明了自己的心情,两个人倒是确立了情侣关系。

那时候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米迦总是喜欢抱着优一郎一遍遍的说着永远,那时候的优一郎还真的相信了会有永远,两个人这样亲密的不正常的关系也竟然没被任何人发现的要迎来了毕业,那会米迦忽然不声不响的消失了快要半个学期,优一郎只是每天照常的去教室帮米迦占位置,后来真的等不下去了,就干脆的说了分手,毕业后开始自己闯荡,去试着忘掉关于米迦的事情。

优一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米迦的阴魂不散,起床去冰箱里拿了一瓶水。

关于米迦的那些事情倒是真的忘不了,优一郎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真的不喜欢米迦了吗?

要说不喜欢,或许自己大概都不信吧。

那就自己去斩断这一切好了。

这么思考了一晚上也没想出什么名堂,顶着两个黑眼圈的优一郎去见了筱娅,答应了这次的同学聚会就继续被上司压榨着工作,年终奖是没有,但中午好歹可以浑水摸鱼的休息一会,优一郎上交了确认好了的报告就趴在桌子上躺尸,趴了一会困意上来了却又梦见了米迦。

优一郎的父母是普通的职工,家境不算太富裕但是过的不错。优一郎梦见自己假期拉着米迦来自己家的时候,米迦看着这一家子其乐融融的样子倒是发出了羡慕优一郎的感慨,那时候优一郎还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把米迦拉近自己小小的房间里,一件件的给米迦介绍自己那些儿时收藏的一些可以算得上是垃圾的小玩意。两个人翻箱倒柜找了一堆好玩的东西,一起趴在床上看漫画书,最后锁了门米迦捂着优一郎的嘴说,小优小声点。优一郎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能点点头,床就这样吱呀吱呀的响了大半夜,第二天父母还开玩笑说两个人昨晚一起玩的太疯。

等到梦醒了优一郎一边骂着这算是个什么梦,一边拿起手边的杯子,猛灌了两口已经凉透了的水。

等清醒了休息时间也结束了,结束了今天的工作后就是同学聚会了。优一郎想着今天晚上先请假早点回去,去商场买件正经的衣服,去聚会时至少不会太尴尬,没想到进了商场又遇见了米迦,尽管对方没有发现自己但优一郎还是有些心虚。

米迦在商场里可能是挑选着明天聚会的时候送给大家的礼物,优一郎跟在后面看了看,等到对方开始挑选首饰,优一郎才确认了对方不会发现自己,这么想着也就放松了很多,随便的进了一家服装店优一郎这才发现自己对挑选服装的苦手。

和米迦在一起的时候向来买衣服都会是米迦选给优一郎,优一郎对于打扮什么的则是随意的过分,所以米迦每次给优一郎选得衣服都像是给优一郎整个人做了个整容一样,虽然筱娅说这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但对于优一郎来说,得到了个米迦就真的是把整个人的审美不知道提升了多少档次,导致毕业到现在优一郎的衣柜里要说品味不错的衣服,那还都是米迦选的。

逛了半天最后优一郎终于以随意的买了的一件卫衣结束了这次的购物,回去的路上倒是没再遇见米迦,回去洗漱完就躺在床上睡了个够,这次出奇的没做和米迦相关的梦。

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草草对付完午饭打开电脑随便的浏览了一会差不多就到了要出发的时间,优一郎又刷了一会新闻,走之前不死心的按了一次“F5”这次倒是刷出了个不得了的新闻,题目挺长看起来还挺吸引标题党的,吸引到优一郎都不想点开,收拾了一下背包,电脑屏幕还没进入待机页面依然亮着,屏幕的荧光似乎还在嘲笑着优一郎这次去同学聚会的目的——

 

《震惊!进藤米迦尔先生进入饰品店选购对戒疑似订婚,那位幸运的另一半究竟是?!》

-

说是大学同学聚会,但其实也只能说是普通的聚餐罢了,一群人闲聊着最近的生活,八卦着到底是谁最后追求到了班花。

优一郎低着头喝低度数的酒精饮料,米迦坐在他的对面,低着头都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优一郎能用余光看见地方手上大概就是新闻里说的对戒。大家聊得挺开心,也没人注意到两个人的尴尬。

等到所有人都差不多聊了一圈,好事的人这才想起了大学时候一直黏在一起的两个人,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哎,米迦,你和优以前关系那么好,现在你成了老板不带带优一郎呀?”,这之后两个人的事情倒是大家都七嘴八舌的问起来了,优一郎没去看米迦,只是和身边的人笑着错开话题,没说几句就被米迦皱着眉拉了出去。

优一郎没敢说话,倒是米迦又是一副当初对那个女孩说话一样的语气和大家解释。优一郎这会又想起来了那封女孩给他的情书,夸了很多他自己都没发现的优点,写得倒是用心,可惜那时候优一郎和米迦刚确立关系,于是优一郎只能对她回以抱歉。刚才聚会上看见了那个女孩,已经怀孕了,看起来过得很好,优一郎发自内心的去祝福她。

米迦把他拉进了洗手间,蓝色的眸子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优一郎现在的模样,看着优一郎错开他的视线米迦似乎有些苦恼。

他清了清嗓子,叫了一声小优,这声音倒是和曾经没什么不一样,用着和以前哄优一郎不要生气的时候一样的语气:“小优,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优一郎没说话,想了想又觉得现在谈谈结束了这一切倒是挺好的方法于是也同意了。

米迦想了一会,问:“你还是在生气我之前消失的事情?”

“没有。”

这句话回的倒是真诚,优一郎在很久以前就想过了,米迦和自己确实是不一样的人,所以对方的事情自己自然而然没办法干涉,也不能干涉,所以自己连生气的权利也没有。

当时那个女孩给他的情书他回了抱歉,原本想着返还巧克力,但是对方却执意让自己收下来,高浓度的黑巧克力苦涩的要死,优一郎只吃了两口剩下的都推给了米迦。那时候那个女孩告诉他自己为什么执意要送给优一郎黑巧克力就是因为它就像爱恋一样,优一郎一头雾水,但现在确实明白了原因,因为恋爱真的苦涩的要命,爱一个人就像是咽下那苦巧克力一样。

话说的那么绝,但米迦却丝毫没有反应,只是自说自话的解释起来。

“那时候我和我父母说了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和他们闹僵了,后来我的母亲告诉我父亲生病了,这当然是骗人的,但我却想着快去快回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最后果不其然的,父亲没有生病,而我被关了禁闭。”

“任何通信的设备都被他们没收了,所以我只能按照他们所说的好好学习那些商业场上要用上的手段,等着他们心情好了结束这样的日子。”

“但我没想过会那么久。”

优一郎没有说话,那些年为了躲米迦他把联系方式换了再换,也想过米迦可能是被强迫的,可是两个同性之间就算不如此又有什么好的结果呢?

禁忌的爱情终归是禁忌,不应该存在的就应该消失。

米迦也没说话,优一郎想着看到的那则新闻再听刚才那些话倒是有些讽刺。

“但是我们已经结束了难道不是吗?”优一郎问。

“你想让它结束吗?”米迦笑了,他抱着优一郎,退了两步就走进了厕所的里间,扣上了锁,亲吻着优一郎。

优一郎没推开米迦,等到结束了这个吻他擦着嘴上的唾液,狭小的空间里他们两个人的距离愈发的近,他对米迦说:“它应该结束。”

“我还喜欢小优。”

“所以我希望我们两个人的心境是相同的。”

他的手指蹭着优一郎的脸颊,银色的戒指在灯光下闪了闪,偶尔蹭到脸有些冰凉,米迦没说话,只是等着优一郎的答案,优一郎被米迦这样子搞得又想起来曾经两个在一起的时候,那时米迦最喜欢的就是撩拨着优一郎,半强迫一般的要求优一郎说所谓的爱。

那时候的优一郎每一次在米迦这样的攻略下都会妥协,但这次不一样,优一郎摇了摇头:“我看了新闻,你要订婚了不是吗?”

听到优一郎这么说,米迦张大了眼睛,他蓝色的眸子在厕所暗黄的灯光下有些看不太清楚其中的感情,气氛尴尬,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米迦妥协似的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盒子,打开了后就这么在狭小的厕所间里完成了一点也不罗曼蒂克的完成了传说中浪漫的求婚仪式。

“小优,你一定只看了标题,但也没关系。那么天音先生,你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吗?”

冰冷的戒指被戴在了手上,银色的戒指侧面还刻着优一郎的姓氏,没有钻石和刻意的花纹,只是最普通款式的对戒,优一郎忽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米迦的亲吻也没让他转不过弯的脑袋绕过那个死胡同,他只能小心翼翼的去试着回应米迦,睁眼就能对上米迦的蓝色眸子,所以优一郎选择闭上了眼。

“那我就当你接受了。”

“我从来爱的,就只有小优一个人呀。”

-

恋爱就像是苦涩的巧克力,优一郎如是想。

对于米迦的爱就像是巧克力,而爱意则是那可可的浓度,尽管爱意越深便越苦涩,但就是越苦涩,后味才越甘甜。

“我也……一直爱着你。”

-

后面的聚会两个人是给筱娅发了短信就跑路了的,米迦嫌弃优一郎的穿衣品味带着优一郎在商场从入口买到了出口,优一郎没阻止,任由米迦挑选那些或许不适合自己的衣服,然后在结账的时候制止米迦的败家。

优一郎没问后来米迦究竟是怎么让父母同意又怎么找到自己的,只是看着那么多衣服问米迦:“到头来你还是嫌弃我的衣着吗?”

倒是米迦的回答一脸正人君子的模样:“我喜欢小优的全部,和衣服没有关系。”

听到这个答案优一郎倒是很满意的,他拉着米迦去了自己的公寓,两个人拥抱,亲吻,然后滚到了床上,许久未见优一郎其实有很多想对米迦说。

这个蹩脚的捉迷藏游戏终于结束了,抱着优一郎,听着对方说着对自己的爱,米迦笑了。

“我抓到你了。”
-

第二天打开待机的电脑点开那条新闻优一郎才开到全部内容。

 

《震惊!进藤米迦尔先生进入饰品店选购对戒疑似订婚,那位幸运的另一半究竟是?!》

拍摄到这样的照片后,记者进入饰品店问过关于那位的信息,帮忙挑选戒指的营业员表示他们也不知道太多,只是进藤先生和他们说这是他最喜欢最喜欢、在大学的时候就喜欢的人。

定制的戒指上刻着的名字是“天音”。

 

优一郎对那些没有节操的随意给记者透露消息的营业员表示鄙夷,正准备登录账号在下面回复,抬手就看见了自己手上的戒指,上面刻着天音。他微微一笑,直接关掉了界面和电脑,不再管回复下众说纷纭的猜测。

这个时候米迦把借用了厨房做好的早餐端到了他面前,对于自己之前逃避米迦的表现优一郎表示自己果然是有病,毕竟恋爱面前人的智商都不会太高不是吗?

优一郎冲着米迦道了声早安,然后爬下床走到餐桌前,看着米迦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不再像之前那么尴尬,他对自己说——

“其实有永远的,难道不是吗?”

 

评论(46)
热度(171)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