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达成让米迦上遍各种形态小优成就(喂

肾虚,不会写肉,不好吃。

作业曲:変わり行く世界のために

-

鬼在优一郎的身体里想着,自己究竟算作什么呢,他在狭窄的房间里,手被手铐铐住限制了行动,于是他只能望着狭小的窗外那蓝色的天空不断地思考这个问题,想啊想啊也没有答案。他想如果有人能够告诉我答案我一定要实现他的愿望。

想了一会他看了看窗外的蓝色天空,这件囚室大概靠近海边,他能听见轻柔的海浪声,他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想到最后睁开了眼睛。

他想如果有人告诉他这个答案,他就杀死他。

恶鬼睁开了眼睛,在阴暗处暗自发笑。

眼前就有一个人呀。

-

他遗失了关于那些不应该忘记的记忆。

米迦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鬼化的优一郎在尝试着挣脱锁链,他站在阴暗处没有向前,等着对方挣扎够了才叫了两声小优。

鬼自然不知道对方在叫谁,只是抬头看着米迦狼狈的样子有些恶劣的想要发笑。

于是鬼做了一个伤人的恶作剧,他半眯着红绿的眸子,对米迦无所谓的说——

“你是谁,吸血鬼?”

哪知道对方并没有回答他这个刻意问出的问题,米迦向前走了几步靠近优一郎,他凑到了还没有动作的优一郎的耳边轻声说:“忘记了我可以给你讲。”

-

鬼想杀死所有人类,于是这是他对得到优一郎身体使用权后的第一反应,他在思考着自己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开始萌生出的杀意。

他曾经认为自己是那把刀中的阿朱罗丸,但又本能的否认了这个想法,他是因为阿朱罗丸而产生的存在,但很可惜他不是阿朱罗丸。

在听着眼前的吸血鬼讲述那些不存在于“他”记忆中的故事的时候,他忽然想要亲一亲这个吸血鬼,沉重的锁链限制了他的范围,阻隔了他的动作,他只能咽下准备嚷嚷着想要对方解开手铐的想法,垂下头继续听对方讲述那些不知真假的故事。

对方讲得很慢,仿佛刻意的想让自己想起来一般,鬼无聊的听着那些故事。

从自己与他在孤儿院相见开始讲起,两个人彼此就像是互相依存的存在一般,少了任何一个都不行。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他又开始质疑自己究竟是什么,他想叫吸血鬼,不存在于记忆中的名字呼之欲出:“……米迦?”

吸血鬼似乎有些诧异的看向自己,血色的眸子就像是昨晚他透过窗外看见的晚霞一样,对方向自己又靠近了几步,于是他如愿以偿的亲了对方。

-

虽然我觉得这部分清水的要死,但是为了避免和谐还是……

 - 

对于那些突然出现的记忆鬼有些不适应。

他似乎已经知道了那个问题的答案,倒还是不甘心的亲自去问了一遍。

自己是由阿朱罗丸催生出的鬼,但创造出自己的所有的欲望与感情,却是属于优一郎的。

他想,真好呀,如果这就是命运的话,那么他们还不能在这里就结束。

这个问题竟然是由自己回答出来了的话,那么不消失可是不行呢。

鬼的欲望一点点的抽离,在最后,他听见对方回答自己:“你是我最重要的小优。”

「真好,那就把他还给你吧。」鬼在暗处悄声说。

尽管可能彼此会消逝,但是思念与爱意则会永远。

-

鬼的角消失了。

-

「你见过真正的天使吗?」

鬼在窃窃私语。

「我见过。」

有谁这样说着。

「然后呢?」

「他和他的爱人永远在一起。」

评论(19)
热度(91)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