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补一个米迦视角。

前篇:致百夜米迦尔(优一郎视角)

作业曲: Timeless-CMA 

-

如果要说起我这个人的人生,那可太无聊了。开端是漆黑的国道上,终结是毫无念想的末路上,不会有人想听的不是吗?

但还剩下一点时间,如果不去记录下我所执念与珍贵的一切,那就真的太可悲了……或许在多年后翻找到这本笔记的你或者他会感到疑惑或者悲伤,但是这里讲述的一切都将是我的全部,从出生开始、从相遇开始,从直到最后死亡都将深爱着的那个人开始,这就是我的全部。

我的名字是百夜米迦尔,是怪物一般的存在也是一个卑劣的胆小鬼。

该怎么说这一切呢?从相遇开始写又太过冗长无聊,但是如果直接写终结的话那又太过无力,那就从我还是人类的时候开始,讲述这不算太过美好的一生吧。

我深爱着我的百夜优一郎,自相遇开始。

在还是人类的时候每每对上优一郎的眼睛,当我那污浊不堪的身影映在他那新绿般的眼眸中,我便窘迫的只能马上错开。

那时候我几乎整晚都在做关于母亲的梦,梦见母亲不再像是一位母亲一样,她终日跪在耶稣的圣象前,不断地向圣母玛利亚祷告,祷告“米迦勒”的一切,最后为了追寻那所谓的神灵将我送上了无人的漆黑国道。有时从梦中惊醒我会坏心眼的摇醒睡在旁边的优一郎,后来得知了他对母亲的认知后我没好再开口,只是和他说了我的故事,那之后我们相拥而眠,我便再也没有做过关于母亲的梦。

现在写来才发现我母亲早就淡出了我的记忆,再去找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便只能想起优一郎的模样。

再后来院长死了,我们进入了吸血鬼的城市,其实有时候我觉得就这样成为家畜也不错,每日只需要献出血液就可以和家人们平稳度日。有时候我觉得我是个胆小鬼,所以我不敢说出小优那些创造革命的话语,但是我又必须作为一个兄长的模样不让他们担心。

当时有人告诉我只要向费里德献出鲜血就可以得到任何酬劳,去的那一天小优拿着营养液抱怨着那些化学制剂的味道,于是那一天我献出了鲜血换来了大家最爱的咖喱。

被吸血后我基本没有办法站起来,我那时候才明白原来单纯的向我们索要了一点血的吸血鬼们有多么仁慈,但这依然改变不了我们想要获得自由的憧憬。

可惜那时候的我们还太过年幼,全凭着一股子热血做事,那些不经大脑的决定造成的后果我们至今还无法承担,我看着我的小优哭着想要带我走,最后我们两个人被命运隔绝。

那天“我”死了,“百夜米迦尔”死了,活下来的只是那丑陋的吸血鬼罢了。

被克鲁鲁变成吸血鬼的那段时间,每次渴血感涌现后我就开始发问,发问自己百夜米迦尔你究竟算是什么东西呢?既不能再作为人类又没有完全成为吸血鬼,不再是人类却有一颗人类一般鼓动的心脏。

直至最后尖牙刺破克鲁鲁的血管,和我身体流动着的相同的液体涌入口中,我告诉自己,看吧百夜米迦尔,你果然只是一只丑陋的吸血鬼罢了。

后来我一日日的去熟悉着吸血鬼的身体构造,尝试着去使用出我所能拥有的力量去寻找我的优一郎,那时候我才从克鲁鲁的口中知道了人类的丑恶与贪婪,不再是人类的怪物一般的我从那时候起开始憎恨除了小优以外的所有人类。

那时候我便开始和克鲁鲁一起研究炽天使,知道了人类想要利用小优。

那四年间我总会想,我的小优现在怎么样了,后来在战场上再次相遇我才清楚认识了炽天使这个实验,我本想和他一起逃走,可惜他拒绝了我,当时我就想,啊原来,只有我还在曾经,我的优一郎已经拥有了新的伙伴与家人。

哪怕他们想要利用他。

接下来想说的就和教科书上对那场战争描写的事情差不多了,和小优确认关系是在第二次见面,那时候我没有了克鲁鲁的血,于是小优割开手腕让我吸血。

一开始我并没有同意,只觉得之前烦人的家伙过了四年毫无长进的一样烦人,于是我们两个开始吵架,吵到最后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谈到了情爱,小优咬破自己的手腕,满嘴鲜血有些吓人的样子亲了我,之后顺理成章的把我变成了吸血鬼,于是我咬了他的脖颈,终于变成了完全的怪物。

时间在那一瞬间停止,商场楼外茫茫大雪淹没了我的未来,让我再也无法衰老。

最后拧不过他我加入了筱娅队,和教科书上所说的大战并不一样,他们利用了炽天使对吸血鬼进行屠杀,最后的结果和史书上一样,人类夺回了世界的霸权,约翰四骑士成为了只能在教科书上看到的物种,吸血鬼回归于地下。

战后我开始和优一郎同居,我们在海边买了一套房子,因为在吸血鬼的城市的时候我们两个曾经说过出去后要去看大海。

有时候和小优站在海滩上他会和我打趣,有一次他看着伴晚火烧云燃起大海与天空,他突然说就像是米迦的眼睛一样,我眯起眼睛看着如血残阳,然后在海风中回头看他,海风撩起我的发丝,浪潮声阵阵,有一瞬间我以为我们能够永远。

有时候我总觉得他想要和我说些什么,于是在他还没开口我就会抱着他说没事的小优。

我排斥吸血,于是小优便给我自己的血,每次看到他手上大大小小还没愈合的伤口我就会皱着眉头然后忍耐自己的吸血欲望,可惜没过多久便还是会败给吸血鬼的本能。

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可谓是没有情趣极了,每天早起在阳台上看日出,中午窝在家里打理植物,晚上进行一些无伤大雅的运动,可谓是早早的就进入了老龄生活。

有时候我会和优一郎吵架,于是他为了惩罚我便不给我血液,我也乐得清闲。小优不给我血液其实挺开心的,无节制的放血让他有了中度贫血,我可不希望他早早的就要真正过上老年人的养生的日子,有些时候我试过咬自己的手腕喝自己的血,但是没有用处,吸血鬼的构造让他们没有办法依靠自己的血液生存,于是一来二去我还是得靠小优的血来活下去。

我曾经和优一郎开玩笑说我一生只吸过两个人的血,一个是克鲁鲁,只能短暂缓解渴血没有用处,一个是你,把我完全变成了吸血鬼不说还要让我一辈子的依赖你。小优,你要对我负责。

优一郎一听倒是乐了,说:“我这一辈子倒是只被一个人吸过血,你对我负责吗?”

后来我们两个人争着要对对方负责,还没有个结果两个人就滚到床上,到也算是另一种程度上的负责了。

那段时间我们倒是挺快乐的,后来柊筱娅生了一个男孩,去看的时候那孩子还在躺椅上哭,后来再去的时候倒是长大了不少。

就是那次优一郎问我要不要一起收养个孩子,我没同意,一是不想因为我们两个的一厢情愿把一个本来没有什么干系的孩子拉入这样从一开始就已经错位了的人生,二是真的不想让他人知道我是吸血鬼的事情。

但我知道优一郎挺喜欢那个孩子的,就像是他的父亲一样,那孩子有一双偏蓝色的眼睛,和我红色的眸子完全不同的眼睛。

那段时间里帝鬼军来找过我很多次,说他们在研究如何让吸血鬼变成人类的课题,但是没有成功的案例,所以存在风险性。老实说我那时便心动了,只是看着小优在远处向我走来,我拒绝了他们的邀请,起身走向了我的优一郎。

接着两个人就继续一起说着没营养的情话。

我曾经自暴自弃的想过把小优变成吸血鬼,可惜他的反应倒是挺大,不过就算他不反抗我也不会这么做,毕竟怪物有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我的优一郎只需要作为人类,替我活下我的那份就可以了。

或许是在一起太久,我并没有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两个人之间出现的差异,直到小优叫我的名字,从头上拔下发丝然后对我说:“看,米迦,白头发。”

那时候他对我说我以后再也不能就他小优了要改口叫叔叔,我没说话,只是去吻他,然后把他压倒在床上不顾他的反对一遍遍的叫他小优。做完后才想,我们之间现在的样子做这样的事情倒是有些背德的调调。

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自己不能和小优的时间同步。

后来我去找了帝鬼军接受了实验的邀请,只要求他们将我变成真正的人类。实验开始前那个叫红莲的男人来阻止过我,老实说我对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好感,但也耐着性子跟他解释了我的想法。

实验一开始并不见效,倒是过程中规中矩,先用冰冷的器材割开我的肌肤,然后人类开始记录我身体的变化,记录完等到吸血鬼的机能起作用伤口愈合后再注入药剂继续进行试验。

我一开始没打算告诉小优,后来试验的强度越来越高,也似乎见了一些成效,我开始疲惫,后来终于倒在了小优的面前。

发现了一切后小优要求我马上退出实验,但是我没同意,因为我开始觉得似乎这样我就真的能变回人类然后和我的优一郎走完一生。这样的想法自出现开始就像是毒瘾一样,于是我愈发的沉迷于这样一个自欺欺人的想法。

这个想法到后来可谓是不攻自破,我仍需要鲜血,完全没有改变。

一开始进行试验的时候小优会来阻止,妄想着让我退出这个实验,我就在实验室内,注射着药物听他大吵大闹,虽然烦人,心里倒是开心的要命,有时候会去想,这家伙明明就那么大了,却还像是个孩子一样烦,等到药的副作用出现了,听着他在外面吵吵闹闹,陷入沉睡的时候倒是会做一些开心的梦。后来慢慢的,他闹得也少了,认定我要坚持做这个试验了也没有阻止我,于是我上午安静的进行试验,下午听着他聒噪。

后来有一天我的优一郎忽然和我谈论起轮回转世,他问我为什么要参与实验呢,就算他死了后也一定会再次重生回到我的身边。

我没把心里话说出口,我那时想告诉他这样太残忍了,看着心爱的人死去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太残忍了,张口却说出的是:“就算真的有转世,我爱的小优也只有你一个。”

说完直到最后因为身体原因沉睡的时候我还在想,我们两个到底是谁残忍呢?

醒来之后那个问题倒是忘光了,进行试验的时候那些刀子刺入肌肤,我却想着另一个问题,想到最后依旧跳动的心脏比刀剐还疼痛——我们两个,为什么必须要如此?为什么不能永远在一起呢?

进行到实验的最后一步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于是我只能被小优强硬的拉着回家,看着他寸步不离的照顾我的样子,我倒是有些可笑的想起了曾经优一郎不会照顾人,愣是把小茜他们的轻感冒照顾成发烧的模样。可惜现在倒是照顾的有模有样,让我都不好意思再提及他的黑历史。

这么想着倒又想起了之前还冲着小优喊“你的家人只有我”的自己,现在的我们确实只有彼此了。

有时候想想我并不怨恨克鲁鲁把我变成吸血鬼,因为我早在那天就应该死去,是吸血鬼的机能救回了我,换回了我和小优能过在一起的那么多岁月。但我却不能接受我们两个人的时间就此错位,所以选择了这个结局。

其实我自己的身体我是知道的,我想我就要死去了,我的小优仍在试图用鲜血来挽回我的生命,但那些血液对我这怪物般的身体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我不知道我是否成为了真正的人类,但我只知道我的小优过的并不开心。

他不愿意看到我这样的狼狈模样,可我却丝毫不介意。我见过我镜子中狼狈的模样,再也不像是大家心中的米迦尔,但那一瞬间我只觉得这样真好,我的时间流动了,和我的小优一起。

所以我发自内心的笑了,笑得几乎要哭出来。

有时候我会想起我的母亲,不知道她看到她的“米迦勒”现在的样子是否还会坚持认为他就是米迦尔呢?不过这么一想又觉得可笑,因为米迦尔早就死在漆黑的国道上了。

作为米迦尔我一共要死去三次,第一次死去的是进藤米迦尔,第二次死去的是人类的百夜米迦尔,现在将要死去的是身为怪物的米迦尔。

最后,米迦尔将迎来真正的死亡。

面临死亡其实并不恐怖,因为我们一出生就奔赴死亡。但如果让一个人去目睹另一个人的死亡,那就太残忍了。毕竟他太过温柔了,因此我向上帝许了一个卑劣的愿望,我希望我亲爱的优一郎不要去参加我的葬礼目睹我的死去,让我们两个就此永远别离,他的生命中再无米迦尔活过的痕迹。

然后我的坟前洛丽玛丝玫瑰绽放。

评论(18)
热度(84)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