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文名:《Outlaws Of Love》
cp:米优
作者:修宁

——他们说我们终有一天会下地狱。

四周是洗发精和沐浴露以及各种熏香的气味,天音优一郎又往里面挤了一点,妇女抱着的孩子还在哭泣,他无视掉了周围的一切吵杂一直往公车后方看去。
挤挤攘攘的人群里优一郎踮起脚尖也只能看到那一抹金色,但优一郎丝毫不死心的握着把手,周围一样的学生也没有几个像那个人那样总能有座位坐,只能在公交上握着把手晃晃悠悠的,好不狼狈。
优一郎最近总是往那边望去,入手的那些不知是谁偷拍的照片也不在少数——进藤米迦尔,这个名字总会是所有人向往的对象,最起码在这个学校来说。
但优一郎绝不是他的狂热者,尽管他观察了对方很久,甚至摸清了对方很多习惯,例如有时候对方会靠着窗户小憩,但更多的时候是望着车外一言不发,有时候则是面带微笑的翻着杂志或者是课本;饮食方面的话对于青椒不擅长,在食堂最爱点的是咖喱……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仅仅只有优一郎对米迦有个小小的请求,所以每当米迦笑着和人说话的时候优一郎总会兴奋地点点头然后表示就是这个了。
确实……就是这个了。
优一郎想要组建一个乐队,不说乐队哪怕是个双人组合也好,所以在入学式上听着米迦发言的时候他就想或许就是他了——一个学过钢琴的混血儿,笑起来的声音很好听。
优一郎想让米迦做自己的主唱。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些类似于痴汉的行为。
柊筱娅觉得优一郎这样的行为很堕落,很悲哀,很可怜。
因为优一郎怂了,他一听到米迦的声音就可耻的怂了,尤其是对方眯着那比天空还要湛蓝的眼睛嘴角带着笑回过头问优一郎什么事的时候,那一瞬间优一郎就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能摇摇头又点点头接着看到对方因为自己的表现笑弯了眼角。
然后他又一次失败了。
这一次优一郎穿过图书馆的书架,他装作随意的抽出一本书,眼却止不住的往米迦那里瞟,而对方站在外国文学那里随便抽出了一本书,才刚翻开第一页,纤长的手指划过上面的每一个字符,优一郎拿书遮住脸不断地找着合适的时机进入下一次的挑战,这个时候肩膀却被不怀好意的拍了拍。
“变态君,又来这里偷窥啊。”
“呜啊——呃……”头一下子缩了回去,优一郎满是怨念的看向筱娅,“是筱娅啊……很吓人的好吗?!”
“明明人家是想来帮帮你的啦,不要怂,去吧优。”筱娅在优一郎的背后推了一下,优一郎就这么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等到稳住了身形才发现自己已经到米迦所在的书柜那里了,他咳嗽了两声把从隔壁书柜拿下的少女读物放到身后,低着头不敢看米迦,只能结巴着开口:“那个……”
可以当我的主唱吗?
“嗯,同学,有事吗?”
“那个……我,我想邀请你当我的主唱!”终于一口气把要求说完的优一郎还没缓上一口气又匆忙开口,“我是说……你的声音很好听,进藤同学。”
“可以啊。”
“当然拒绝也可以的啦!——等等,哎?”优一郎绿色的眸子一下子睁大,看着米迦的脸充满了不可置信。
“同意了?”
“是啊,”米迦的眼睛眨了眨,笑得很是好看,“你最近一直在跟着我,我还以为你要找我告白呢,原来是这件事呀。”
“我信基督!”
“我也是呀。”
优一郎下意识的开口,听到对方的答案才缓了一口气,但没过一会他才确切的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行动是多么的让人误会,懊恼着的优一郎手里的书啪嗒一声掉了下来,书脊撞击在地板上发出了一声轻响,书页哗啦啦的翻开最后停在了女主哭着向男主告白的那一页漫画上,优一郎又想起了筱娅最近在恶补的漫画,觉得这情况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只好马上捡起书跑了出去,跑了两步优一郎又跑了回去,一边把手里的书塞给筱娅一边向米迦挥挥手向其告别。
“那么下午放学别忘了来声乐室!”

很不幸的下午放学后优一郎因为上课睡觉被老师抓个正着,下课接受完老师亲切的指导后已经过了约定时间之后,优一郎只能马上跑到声乐室,其实他个人因为这个都不抱希望了,如果米迦要是回去了第二天解释的话也来不及了,他只能再去找另外的适合主唱的位置,所以推开门后看见靠着钢琴睡着的米迦优一郎睁大了眼睛。
翠绿色的眸子在那一瞬间映出的只有米迦的身影,狭小却空旷的声乐室,透过窗户的夕阳正好照射在钢琴旁,发端被染上金红,优一郎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一段话——世界既是为他创造的舞台。
于是优一郎搬出了椅子,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吉他,他不知道该弹些什么,只能在不吵醒米迦的情况下弹奏一些舒缓的乐章。
他真的很喜欢音乐,从第一眼在电视上,看见因为乐队的歌唱那些乐章而引发的台下的欢呼声开始,尽管已经忘记了那支乐队的名字,但是他果然是想要成为那样的人。
就像是世界或许是因为某一个人而出生的一样,那他存在的意义便一定是为了音乐。
因此他选择了米迦,并被对方选择了。
想到这里优一郎弯了嘴角,他在间奏中抬起了头,恰好同一时间钢琴声一下子响了起来,吉他声和钢琴声相辅相成。优一郎看见醒来的米迦指尖飞跃在琴键上,他看向米迦米迦也看向他,那一瞬间或许连乐声他们都听不见,直到最后一曲终了。
那时候两人才笑了起来。
优一郎对米迦说,好样的你弹得不错嘛。
米迦则笑着回答说,你选择的我还不知道我的水平吗,不过我不敢相信的是你的吉他水平也不错,不过在我之下。
两个人之后又因为这个原因打闹起来,非要继续弹奏几首看看谁的水平更高一些。
两个人则因为这样无聊的原因熟络起来,两个人几乎每天都会在声乐室见面,后来见面地点则开始不限于声乐室,他们开始一起出去玩,一起去调乐队的专辑后来到两个人非要用一对耳机分享曲子。
那段时间的岁月是两个人最开心的时候,优一郎知道米迦最爱吃咖喱,而米迦也知道了优一郎喜欢甜食,尤其是水果蛋糕。
可惜米迦最对付不来的就是甜腻的蛋糕,但是还是养成了一起回去的时候会陪着优一郎绕路去蛋糕店的习惯。
那时候的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优一郎跟着米迦,米迦找着优一郎。
后来在每周学校举行的弥撒,优一郎下意识的在人群里寻找米迦,而米迦也坐在学生会的位置回头看着优一郎,两个人相视一笑接着在老师的示意下又马上坐好。
一切似乎就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与美好。

优一郎最后还是熬夜了,他握住手里谱写好了乐谱进了声乐室,那时候米迦正坐在钢琴前望着门口,看见优一郎走了进来米迦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
优一郎清了清嗓子挥了挥手手里的稿件,弯着眉角,声音里都带着笑意:“我们去演出吧,在校园里。”
“乐队名字呢?”米迦倒是问了一个很实在的问题。
优一郎则挺无所谓的:“这些东西接下来慢慢想嘛,反正时间还多不是吗。”说完想了想他继续说,“毕竟这是我们两个的乐队嘛,名字还是一起想吧。”
“啊,对了,还有艺名!”
反正时间有的是,他们两个人在声乐室里试着去弹奏优一郎的曲子,改到一半优一郎自己就不耐烦了,他抱着吉他直接开口说了几个歌名,然后挑衅性地看向米迦。
“谁跟不上的话谁就自认水平低人一等哦。”
“小优可千万不要输了呀。”
于是米迦开始弹奏优一郎作为伴奏跟了上去,为了配合米迦他试着在那些曲子里改了好几个音,两个人则也不相上下的竞争起来,几乎不相上下,但优一郎则觉得米迦放了水,对方在高潮部分故意踩了踏板将它们弱了几个音。
总之是不甘心的。
优一郎停止了弹奏看着应声停下的米迦,米迦坐在钢琴凳上湛蓝的眼睛看向优一郎,那一瞬间优一郎想说的话一下子就全忘光了,优一郎揉了揉发最后懊恼的又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算啦,米迦,你到底想弹什么?”
米迦没说话。
“休息一下?从最基本的开始?”
米迦还是没说话。
他看着优一郎的时候表情很难捉摸,于是优一郎开始慌乱起来,如果对方想要退出的话他就准备做长期的死缠烂打的准备。但米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优一郎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优一郎在那一瞬间才知道那些暗恋着米迦的女孩子们说的话有多么正确,真的就有这样的人,只需要平静的看着你,你便仿佛溺死在那抹蓝色的深渊里。
优一郎还没开口想好措辞米迦就站起身来,一手穿过优一郎不算柔软的黑色发丝,另一只手环抱着优一郎的肩膀,最后映在优一郎眼睛里的便只有米迦一点点的凑近吻住自己的唇的景象。
优一郎有些发蒙,有些无法冷静。
但这只是个浅尝辄止的吻。
米迦结束了这个吻然后那让优一郎怎么都冷静不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带着点暧昧与欢喜的声音。
“小优,我想我喜欢上了你。”
“……”
优一郎忘记了该怎么回答才行,他有些搞不清自己的心情,他只能搬出第一次正式接触的时候说的话语。
“我是基督徒。”
听见优一郎的回答米迦没有太大的反应,他眯起眼睛,似乎也想到了刚开始接触的时候说的话,米迦的声音的声音平静的响起,像是爱人之间的爱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正经。
“我知道呀,但是,小优。”米迦说,“那又怎样呢?”
是呀,那又怎样呢,于是优一郎回吻了上去,不再是那个点到为止的吻,优一郎闭起眼睛,两个人就就这样唇舌交缠,优一郎有些呼吸不能,但是米迦却丝毫不允许优一郎尝试结束这个吻,于是优一郎咬着米迦的下唇,带着泄愤意味的,只可惜米迦则毫不在乎,继续压榨着优一郎那仅存的,为数不多的氧气。
等到这个吻真真正正结束的时候,优一郎喘着气擦着湿乎乎的嘴唇,才想起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他似乎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同性恋,并且对象还是学生会长进藤米迦尔。因此优一郎的身份又升了一个档次——全校公敌的民众情敌兼同性恋。
这么一想优一郎又乐了,他心说是呀那又怎样呢,反正他爱着米迦,那样的心情从刚遇见米迦开始或许就已经萌发了,从仰慕到恋慕,最后到两情相悦。
于是优一郎环抱住米迦。
“米迦。”
“嗯?”
优一郎凑到米迦的耳边轻声说:“我也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

那一天。
一切结束之后。
优一郎吻了米迦。

后来两个人的乐队计划终于开始走上正轨,确立了关系的两个人也比之前在一起的频率更高了一些。
两个人在那之后会一起抢着占位置去食堂蹭咖喱,会一起在放学后去分吃一块水果蛋糕。
两个人也会一起抱着枕头看电影看到深夜然后互相亲吻让一切都发展到太过堕落的结局。
那天两个人正式申请了校园的音乐会参赛,米迦和优一郎继续留在声乐室去改写那首准备好的,准备去上台演奏乐谱。
在无数遍的演练结束后,和往常一样米迦吻了优一郎。
“啪嗒——”
书籍散落的声音在门口恰时的响起,优一郎推开米迦追出去的时候门口却一个人都没有了,尽管散落在地的资料确确实实证明有人来过。
优一郎有些慌乱的看向米迦,而米迦则扣住优一郎的手又吻了上去。
“那又怎么样呢?”米迦湛蓝色的眼看向优一郎,像是不知深浅的湖泊,优一郎终于发现自己已经溺毙在里面了。

确确实实感受到周围视线的改变是在那天之后,基督徒中同性恋是重罪,就像是一开始优一郎找的理由一样,身为以基督教的思想来进行教育指导的学校在这一点上既是触犯了校规。
流言蜚语在那一刻便无法制止。
因为这是事实。
优一郎爱着米迦尔,而米迦尔深爱着百夜优一郎。
——“真恶心,同性恋。”
来到声乐室的两个人彼此对着对方露出无奈的笑容,米迦有些疲惫的坐在钢琴凳上,他对优一郎说。
“小优,我看了一部电影。”
接下来的内容理所当然的是电影里的内容,两个不该相爱的人互相爱上了彼此,那样的过程就像是在做自由落体,坠落的同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无药可救。
米迦记得主角开门的那一刻看见空无一人的房间靠着门栏缓缓滑落的绝望,两个不能相爱的人注定没有好的结果。
“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
“就算你离开我也会找到你。”
米迦拉掉了罩在钢琴上的布,细小的灰尘颗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漂亮的要命,他第一次主动地弹奏了曲子,用优一郎喜欢的不得了的声音歌唱。
——“他们说我们会在地狱中腐烂,但是我不相信。”

之后的弥撒上两个人都被老师叫了出去,老师让两个人跪在耶和华的圣像前对自己的所行忏悔。
神父说:“你们触犯了圣主的旨意,其一便是性罪。”
神父说:“你们终将在地狱中腐烂。”
优一郎又想起了米迦所唱的那首歌曲的歌词,他看向不为这一切所动的耶和华的神像,悲悯的眼神却怜悯不到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人。
他回头看向米迦,米迦也在看他,就像是曾经那么多次一样。
相视一笑。
后来演出的申请理所当然的被退了下来,就像米迦理所当然的被撤去了学生会会长的身份,收到通知的那时候优一郎正和米迦被学校处罚去清扫后院的杂草。
被所有人认定有罪的两个人看着通知笑了起来。
米迦告诉优一郎没有办法公演也没关系我只唱给你一个人听,优一郎则回答那太荣幸了米迦尔大人的歌喉竟然只被我一个人独占。
然后两个人又因为那些阴阳怪气的话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优一郎才忽然开口对米迦说自己想到乐队的名字了,连艺名都顺带附赠了。
他说,前路就像是黑夜一样漫长,所以他们名为“百夜”。
因此乐队也名为百夜。
百夜优一郎把这个名字告诉了米迦尔。
他们两个人终将在一起,尽管世俗不允许,但是相同的姓氏会永远昭示着这个事实。
百夜米迦尔亲吻着百夜优一郎的脸颊。

就算真的会下地狱,那就让我们两个人一起在地狱中腐烂吧。

FIN .

恋歌的稿子解禁了……虽然我是拿到样刊看到作者名才想起来是我写的。

真的太垃圾了……

还有恋歌本子里的大家的文都很好吃(安利一下

评论(7)
热度(103)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