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想要ooc爽一把……

>正文

>0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人鱼爱上了王子,于是她舍弃了歌喉将鱼尾化为双腿,来到岸上希望能和王子在一起。”

优一郎眨了眨他绿色的眼睛,黑色的鱼尾轻轻拍打着礁石,长发随着海水一卷一卷的,他听着老婆婆这么说着,开口问:“然后呢?”

“然后……?人类和人鱼怎么能够相爱啊,她在最后化为了泡沫泯灭,而王子进而和另一位公主结婚了。”

“那这太不值得了。”

“爱情……又谈何值不值得呢?”

>01

险些呛到水的优一郎终于明白了人类身体的麻烦,他从海里冒出头止不住的咳嗽。望着蔚蓝的浩瀚海洋他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在海水中浮浮沉沉然后怀念起自己原本那灵巧的鱼尾。

直到被航行的游船误认为落水者后他才终于得以从有些冰冷的海水中出来,长长的头发混着海水黏糊糊的黏在身上难受极了,船长把他拉近了放好热水的浴室里才终于解脱。

冲着热水洗着夹杂在发间的水草以及细沙,明明本就一直生活在水里,但是成为人类后倒是可以好好区别不同种的水了。

用着不再似鱼尾的双腿行走总是会觉得有些怪异,匆忙冲干净了身体套上船长准备好的不算合身的水手服优一郎长长叹了一口气,坐在凳子上晾着头发想着自己要做的事情。

红莲给的药物只有七天的时间,用来找到一个人然后杀死一个人本来就是不太容易的一件事,尽管百夜米迦尔这个人只要说起来大家都会认识,但是如果要被对方熟知并认识就不太容易了。

优一郎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一件事会交到自己的手上,红莲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优一郎正在和困意做斗争,还没完全清醒,红莲就忽然交给了优一郎这瓶药,并要求其杀死名为百夜米迦尔的那个家伙。

可惜这次偏偏可谓是找错了人,尽管优一郎看起来活力过头精神四射,但是这种完全没有个流程的任务优一郎觉得自己还是办不了。

但是办不了也要办,在药效的七天中如果不杀死米迦尔并用其心上的鲜血滴在腿上的话,不再能变回人鱼是其次,药效的副作用也会导致其化为泡沫消失。

“听起来就像是生命只有七天一样……”优一郎低低叫了句,转而又开始骂起红莲的惨无人道,等到船长的女儿柊筱娅坐在甲板上终于看不下去了,不管对方还托着长长的头发,拉着优一郎做到甲板准备好的椅子上,拿着刀也不等优一郎的同意,三两下剪掉了那些碍眼又碍事的发丝。

优一郎哀嚎了两下心疼自己在人鱼里也算是留了很久的头发,虽然乱糟糟的也算是自己的心血,可是这套对筱娅没什么用,鸡窝般的长发剪完之后变成了鸡窝般的短发,不过整体看起来效果还算是不错。

两个人这么一来二去也算是熟识了,和筱娅一起这几天优一郎好赖还是记得了自己的任务,毕竟优一郎还不想死,相对幸运的是筱娅和米迦还算是熟识,上岸没几天筱娅就找到了无所事事的优一郎,要拉着他见米迦。

米迦尔倒不像是优一郎想象中的凶神恶煞,总体给人的好感勉强在红莲之上,一头漂亮的金发倒是让优一郎想起了自己在海洋里最喜欢的金色珊瑚。

有些眼熟。

筱娅拍了拍米迦,随意的介绍了两个人,最后干脆自作主张的让优一郎先暂住在米迦家里几天。

等到跟着米迦尔到了其家里优一郎还是没有弄明白红莲让自己杀米迦的原因,优一郎想呀想,最后也没弄明白。于是他扯了扯有些偏大的水手服,跟在米迦身后发问:“你对大海怎么看?”

一片寂静中忽然听到优一郎的发问,米迦有些错愕,他回头看了看踩在自己身后几阶楼梯上的优一郎。

夜晚那些一闪一闪的光在这名为世界的深蓝色海洋中浮动,一点点的散落在优一郎的眼睛里,翠绿色的眸子中有金色的光在闪动,一瞬间米迦觉得自己又看错了什么,他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优一郎的话,只是发问:“我们之前有见过面吗?”

“没有。”优一郎眨了眨眼睛,之前闪动的光就像是幻影一样破灭,“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

优一郎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他甚至还没搞明白自己应不应该杀一个不知道理由的人。

他坐在窗边望着天空上浩瀚的星河,有点想念海洋里那些飘动的磷虾。

-

只剩下四天。

>02

几天的生活中优一郎还算快速的熟悉了人类的生活,他已经开始感觉到药效一点点逝去的感觉,双脚一旦踩在地上开始出现丝丝刺痛。

在米迦家居住的第一天优一郎起了个大早,优一郎并不擅长杀人,连比较简单的用毒都不太擅长,但毕竟从筱娅那里顺来了小刀,优一郎觉得在杀人前还是有必要排查一下。

他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出客房,手里的小刀还没收好,就被米迦抓了个包。

“优一郎……你要去哪?”米迦盯着优一郎手上的小刀,带着些疑问性质的。

“……呃,饿了,吃饭?”优一郎的眼有些飘。

“吃什么需要带刀?”

“螃蟹……?”

米迦稍微有些无奈,但对上对方绿色的眸子又有些想笑,他的目光扫过优一郎忘记穿上鞋子的脚:“那今天就吃螃蟹吧。”

-

优一郎把蟹黄挖出来,余光悄悄地瞄向了一旁坐在椅子上看书的米迦,对方拿着《海的女儿》心不在焉的翻着,优一郎一口咬掉了蟹肉,看了看对面的米迦,对方似乎还在看那一页。

等到优一郎终于处理完了面前的吃食,凑到米迦身边,才看清楚对方究竟在看什么。

“轮船被暴风击沉了,眼看心爱的王子就要被淹死,小美人鱼紧张的忘却了祖母的嘱咐,她游了过去救起了昏迷的王子……”优一郎下意识地读出了童话绘本上的文字,他有些不解的看着图画上那漂亮的美人鱼,“你喜欢这篇童话?”

“不算太喜欢。”

“是吧!”听了米迦的回答优一郎有些得意洋洋,倚着米迦的椅子把手,他抢过了米迦手上的绘本,一下子翻到了王子和人类女子结婚的那一页,“这样太傻了不是吗,本来就不可能的爱情,一点都不值得。”

“本来就不可能?”米迦抬头看着坐在椅子把手上明显比自己高上一些的优一郎,“小优,你认为不可能吗?”

那时的优一郎还没有意识到对方称呼的改变,只是低着头去看米迦,眼里和嘴里带着的得意笑意在望向米迦蔚蓝如深渊的眼睛的那一瞬间便消失殆尽,他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倒是你一直纠结着这些做什么?”

“我想找美人鱼。”

“那是童话。”

“尽管这样我也想试试看。”

优一郎叹了一口气没去理这个固执的家伙,刚才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米迦会问自己两个人是不是曾经见过面,他是在多年前救下过一个落水的孩子,虽然事后好像是其母亲故意将他推到大海里的。但那个时候,或许是处于好意的,优一郎救起了这个孩子。

同时改变了本来不应该有任何交集的两人的人生。

他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甚至自己都忘记的事情还有人记得,在深海中居住的那么几十年间看遍了一样的风景,优一郎这次注视着那浅蓝色却宛如深渊的眸子却少有的失了神。

“不可能的。”优一郎合上了《海的女儿》,拉起米迦,“既然我是寄住在这里,主人就带我去逛逛街吧。”

打开门就是刺眼的阳光,日照让优一郎眯起了眼睛,他又想起了那个晴天,出于好奇,他在近海救下了那个落水的孩子,因为溺水有些脱力的孩子搂着他的脖子,金色的发丝还滴着海水,对方的动作扯到了优一郎当时过长的头发让优一郎皱了皱眉头,明明之前还在挣扎着求生,这会却央求着优一郎能放下他让其就这样自生自灭。

之后的事情究竟是怎么样优一郎一时之间有些记不清了,他看着车窗上映着的透明的浅浅的米迦的模样,口袋里的小刀烫的他有些想要扔掉。

杀死自己救过一次的人怎么想都不可能吧。

推开车门脚的刺痛让优一郎一时之间有些慌张,米迦拉着优一郎走进高耸着的商业大楼,一件件试着衣服,换掉那身看着不合身极了的水手服。

优一郎任由米迦拉着自己前进,看着比自己快了几步的米迦的背影,他又开始思考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米迦的金发如丝绸一般的漂亮,优一郎想起来自己那时候曾经尝试着去夸奖那个孩子的头发,却忘记了自己究竟是因为喜欢金色珊瑚而去喜欢那头好看的金发,还是因为喜欢那金发之后才爱上了金色的珊瑚。

总之优一郎有很多想说的,但是却不知道从何开口,于是他只能选了一个最简单的去发问。

“米迦,你喜欢美人鱼吗?”

听见优一郎的问题的时候米迦正给优一郎挑选一件合适的短裤,俯身比划的时候金色的发丝滑下来晃了晃。

“喜欢啊。”

呢喃一般的说着残酷的爱语。

-

换上新衣服的优一郎倒在床上,窗外的星空依旧是那副大群磷虾游过的模样,窗外华灯初上,优一郎却没有心思去想,米迦就在他的旁边的房间,于是他甩去鞋子,握着小刀赤着脚站在米迦的房门前,没有敲门。

“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你会怎么办。”

屋里的人似乎起身走到门前想要开门,优一郎慌忙回了自己的房间抵住了门。

过了一会对方似乎也没有想要开门的意味,优一郎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米迦在门外说:“那么我会吻你。”

-

错了,都错了。

优一郎靠着门板一点点滑坐在地上。

还有两天。

>03

米迦被优一郎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他躺回床上睡了一会,又开始做梦了。

他梦见一个大好的天气,自己被母亲推下了船,就当自己以为自己要溺死的那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手抱住了自己,让自己能够再一次呼吸。

于是他伸手环抱住对方的脖子,被海水迷了眼睛,模糊的视线只能看见对方长长的黑发以及翠绿色的眼睛。

他以为是自己临死前出现的幻像,只是呢喃着希望上帝不要让自己看见这样过于美好的一切,就这样沉入深渊溺毙就好。

他开始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

米迦是因为优一郎敲门的声音醒来的,两个人今天都没有任何行程安排,筱娅最近倒是又和父亲出海了,于是优一郎继续寄住在米迦家里,两个人倒是乐得自在。

米迦倒是没发现优一郎的安分,坐在床上陪米迦看着书,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米迦也只当昨天两个人逛得太久难免有些累了。

优一郎昨天反常的问题米迦也干脆的忘了个干净,优一郎翻着《迷失威尼斯》,看着深爱着小男孩的老人最后死于疫病,有些难过。又从米迦的书柜里翻出了几本书,倒是没有一个是好结局。

他暗骂了一句米迦内心的黑暗,回头看了看还在翻着美人鱼绘本的米迦,悲哀着自己昨天的教育完全不成功,他尝试着站起身,恰好门铃响了,走了两步发现疼痛还可以忍受的优一郎挺主人模样的打开了门,送信的邮差留下了一封舞会的邀请。

回了屋子优一郎扔给了米迦,问米迦去不去,对方看也没看的挺干脆的回答了不去。

于是优一郎一个人又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他还没敢保证自己现在拿刀刺进米迦的心脏会不会成功,所以也不敢冒险,这一天两个人干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等到最后优一郎回了房间两个人什么话也没有说,米迦没有合上书只是就这样摊在了桌子上。

“小美人鱼化为人类来找王子。”

-

优一郎拉上了窗帘。

他马上就要没有时间了。

只有最后一天。

>04

最后一天的优一郎发现自己基本上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走路了,疼痛从脚底开始蔓延,一旦站起来又是一阵钻心的痛。

但优一郎今天还是敲了米迦的门,他拉着米迦来到钓矶上优一郎没有说话,只是坐在凳子上不管有没有鱼吃,一把一把地撒着鱼食。

他现在还有些不太明白红莲让自己杀死米迦的原因,不应该只是对方目前可以说是这里最大的渔产品贸易商,既然不懂那就不管也好。

他想起来自己曾经问过米迦如果和一只鱼结仇的话会是什么原因,米迦当时笑着回答自己大概是因为这一整片海湾现在都可以算是他的了。于是优一郎指着海与天相接的地方侧着脑袋对米迦笑:“这整片海都是我的。”

“哦?”米迦这次倒是来了兴致弯着眉眼,“那我也是你的吗?”

优一郎一下子没了声,闷声倒着鱼食,两个人就这样一个买鱼饵一个把鱼饵当做鱼食撒出去,怪异的组合,两个人倒是乐在其中。

等到天色暗了下去,城市的灯光点燃,大海的波涛夹杂着城市的荧光。

钓矶上没有开灯,优一郎只能在黑暗中注视着米迦,他忽然想和对方说很多事,最后想了很久却只憋出了一句人鱼终究只是童话。

他又想起了小美人鱼的故事,童话的结局已经那么残忍,现实一定更加不同,自己将要杀死对方。

就在今天。

他抱着膝盖等着对方说话,哪知道米迦也是个毫不留情的家伙,干脆的叫出了优一郎的全名。

“百夜优一郎。”

“哎?”

优一郎本能的应答,说完却又后悔了。

当初天气大好,好心的人鱼抱着孩子浮浮沉沉地游到岸边,途中孩子问人鱼,被家人抛弃了的家伙以和父母相同的姓氏活下去真的可以吗,人鱼被问得不耐烦,于是回答:“那就姓百夜吧,和我一样,多好。”

于是那个孩子就真的做到了以百夜米迦尔活下去,在外人眼里他活得相当成功。

可他一直在找一个本来应该只存在于童话中的人物。

“我就知道是你。”米迦的声音带着笑意,眼睛半眯着看夜晚海风吹起优一郎发梢的模糊轮廓,“你来找我啦?”

优一郎没敢顺着米迦的话说下去,只是去问对方:“如果我是来杀你呢?”

“那就来杀吧,如果没有你的话,米迦尔早就死了。”

-

优一郎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刀都已经在手上了,自己却错手将刀扔进了海里。

时间在倒计时,生命也像是在倒计时一般。脚底传来阵阵剧痛,优一郎咬着牙对米迦说:“我必须要杀了你。”

米迦没应话,夜晚只能勾勒出他一个浅浅的模糊的轮廓,海面的波涛裹着光亮一闪一闪的。

“小优,你觉得存在永远吗?”

优一郎望着满月的月亮,远处灯塔的亮光提醒着他最后的时间,他摇了摇头从钓矶上一跃而下跳入海中。

“永远并不存在。”

听到优一郎的回答米迦看着夜晚开始涨潮的海面正在试图吞噬优一郎,他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永远并不存在。”他也跳进冰冷的海水里,四周漆黑的要命,但他却握住了优一郎的手,于是他们在冰冷的海水中拥吻,互相换着呼吸渡给对方,胸腔里的空气一点点的被挤出,两个人从海水中浮出来,大口的吸着还带着海水腥咸气味的空气。

“但是,小优。”米迦的眼睛映着月光,看起来亮晶晶的诚恳极了,“这就是永远。”

-

小美人鱼化成了泡沫,王子迎娶了心爱的人。

故事本应这样结束的。

优一郎闭上了眼睛。

已经,没有时间了。

 

 

 

 

 

 

 

 

>05

“你为什么不亲口告诉优一郎呢。”老婆婆叹了一口气,面前的红莲倒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对方依旧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算了算时间没看见优一郎,才终于开了口。

“告诉他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让他纠结紧张几天呢。毕竟童贞比较好骗呀。”

“你一开始就不觉得他会杀死米迦?”

“是啊,在药效过去,变回人鱼之前得到爱人的亲吻就能永远作为人类,道理说是他赚了。反正那个叫米迦的小子找了优很久不是吗,优一郎那时候也可是天天在海边希望能够等到那个孩子呢。只是失去了人鱼的生存方式和人鱼算是长久的生命罢了,反正……”

“在爱情面前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FIN<

-

补课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篇文的片段,可惜补课的时候填不了,原本04就结束了的,想了想自己亲妈的称号没忍心……

总之星爷的《美人鱼》真的超好看,去影院刷了两次

评论(15)
热度(146)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