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配上个自己喜欢的曲子吧:Time To Love

 

正文
>0
认识的人总会说米迦尔太过安静了,安静得一连到了三岁都不曾哭闹以及与人交流。他湖蓝色的眼睛毫无光彩,对大家的话语无动于衷,只有当目光聚集在书页才开始有些亮光。
直到某一天忽然有谁提了一句,医生终于下达了一个对于其父母来说可以算是可悲的消息——“自闭症。”
“这样的孩子,他们的世界太小了,无法容乃下活着所要担忧的一切。”医生这么说着,忽然笑了,“十分幸运的,他是高功能自闭症,积极治疗是可以改善的。”
1<
第一次遇见优一郎的时候,米迦只觉得对方吵得要命,一头黑色的乱毛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安装上的电脑被对方的绿色眼睛占了满屏。那个时候的米迦才五岁,自闭症的原因上不了学,整日里只有父母给其买的书为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想的,他们委托友人给米迦制造了这样的一个就像是病毒一样烦人的家伙。
优一郎的话不算太多,只是尽管米迦可以去忽视对方,可对方却偏偏有一百种方法挤进他的世界里。
米迦则对优一郎的甛噪毫不在意,依旧翻着自己手里的书,从幼儿的画集翻到幼儿用的图书,可惜最后还是被优一郎无聊时一遍遍不厌其烦的重复的话语弄得心烦。
“好吵。”这是米迦对优一郎说的第一句话,明显的抱怨的语气,偏偏到优一郎这里成了夸奖,于是他就开始从电脑的数据库里翻找资料,给对方讲那些对于孩子来说过于吓人的故事。
但自闭症终归是自闭症,米迦尔依旧只对那些散发着油墨气味的纸张感兴趣,只是程序也只能是程序,于是优一郎也不断地去干涉对方,讲着各种烂俗的玩笑希望眼前的孩子那双湖蓝的眼睛流露的感情能透过摄像头被自己捕捉到。
米迦一开始还是之前的不理不睬,后来则开始偶尔会抬头看上在屏幕里跳跃的优一郎,在对方吵人的话语中选择一些进行简短的回复。
就算细微的改变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很大的不同。米迦开始能够和人接触,尽管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的,但是他开始学习,在和优一郎的交谈中了解那些在他们狭小的世界中以外的美好。
米迦是个很好的学生,可惜优一郎不是一个好老师。他的所有全部都是依靠着网络而来的,讲课的时候总是参杂着七七八八的无聊话题,有时候的交谈中连哪个官员受贿、哪个明星被潜规则……都一股脑的讲给米迦。
他总是挑选着那些热门或者是自认为米迦会感兴趣的话题,于是六岁的米迦抱着玩偶,翻着书页,油墨的气味沾到手上,他搓了搓鼻子,湖蓝色的眼睛里映着荧幕的一点亮光,他开口问对方:“喂,你真的是AI吗?”
“是优一郎!”优一郎在屏幕里坐在椅子上晃了晃腿,像是整个世界的神明一样大爷似的看着米迦,高像素的画面构成的绿色眼睛半眯着,“来拯救你的优一郎。”

名为优一郎的神明。
2<
优一郎是个烦人的家伙,但小时候的米迦总是认为优一郎就像是神一样。
米迦的世界总是和他人的世界隔着一层厚厚的城墙,它们不让他靠近任何人,也不让任何人靠近他,偏偏只有优一郎能穿过这样的城墙,没事人一样和他交谈。
让他也第一次感觉到了和人在言语间交换感情的快乐。
上了国小后米迦的情况好了很多,除了寡言以外几乎和常人无异。每天回到家打开电脑,优一郎会坐在电脑构成的山川湖泊的场景中等着米迦尔,场景经常变化,但是一切都比书中描绘的要美的多。
两个人之间总是不少了对话,有时候米迦甚至觉得自己大概要把自己一生所能说出的话语全部给了优一郎。
米迦看着对方在屏幕里的笑嘻嘻的样子,手触碰着显现着2D画面的屏幕。
优一郎就像是个神奇的人一样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感觉无欲无求的。
米迦问优一郎:“优,你会感到寂寞吗?”
“不会呀,”优一郎在幽暗的森林里转了一个圈,画面一下子变成了浩瀚的蓝色海洋,还卷着汹涌的波涛,“我有所有的一切——还有你,为什么会寂寞呢?”
湖蓝色的眼睛里少见的涌出了喜悦,米迦凑到屏幕前,垂下来的金色发丝随着动作晃了晃,“真的吗?!”他问,“那么我们能一直在一起吗?”
“但你不能只和我一人一起。”海水从优一郎的指缝滑落下来,他看着米迦,“米迦,人与人之间必须要构建情感。”
“我并不能胜任。”
下一刻,米迦关上了电脑,抱着书包跑了出去。
他坐在秋千上学着优一郎的样子晃着腿,所有人都在交谈,只有他一个人格格不入。米迦不带感情的看着面前跑过的男孩以及后面追逐着他的朋友,忽然就想起了优一郎。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不太懂,他对那些一切都不感兴趣,那些嘈杂的声音触及他的城墙就消失殆尽,无论是什么都不能进入他的世界。
可是他总会想起优一郎,如果要说朋友的话,有优一郎就足够了,他想。
最后,他一个人沉默的翻开了书。
回去后打开电脑,优一郎正在船上睡觉。米迦翻开了书,眼止不住往优一郎那里瞟。
AI也需要休息吗?
还是说只有优一郎如此呢?
不过优一郎和其他AI不一样,米迦很清楚这一点,别的AI他也没见过,但是那些AI总是能够以完全近似人类的面貌出现在大家眼前。不过米迦单单只是对于优一郎的一切都感到好奇,他不清楚那些代码究竟是怎么构造出了优一郎,于是又翻开了书查阅起来。
无论如何优一郎对于自己是不同的,不只因为优一郎是为了他而存在的。
3<
国中的时候米迦生过一次病,当时回家社被强制拉进了文学社。米迦坐在窗边翻着书,樱花开了满树,风一吹就有花瓣像是雨一样散落,这样漂亮的景象就被来势汹汹的花粉症破坏了,米迦带着口罩回了家,门是暂时出不了了,就一边擤着鼻子一边和优一郎说话,眼泪一直在流。
优一郎没生过病,也不知道什么是疾病,只能从网络上找那些治疗花粉症的办法,可惜花粉病没什么根治的好药方,他只能看着米迦难受的样子,然后和米迦讲一些并不怎么好笑的笑话。
米迦在家里躺了三天,也和优一郎聊了三天,这个期间米迦就像是正常人一样,听这对话任谁都不会去想到“自闭症”这个词汇。
米迦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里充满了因优一郎而构成的一切,他甚至觉得自己除了那些静静地躺在书页上的文字以外便只能看见优一郎。也幸亏是如此,米迦的变化连带着他的社交能力一点点因为优一郎的关系好了起来,可惜自闭症是一种没办法根治只能尽可能去改善的疾病,于是优一郎更加卖力的和米迦去说话。
米迦并不知道这样的感情意味着什么,他仅仅只是和优一郎去交流,想要和优一郎去交流。
并且只想和优一郎交流。
然后将自己的一切呈献给优一郎,想让他进入自己那狭小到只容得下优一郎一人世界看一看。
有人说所有孩子都是天上的星星,而孤独的星星永远是最特别的一颗,因为他们看得见普通孩子看不到的世界。可惜米迦的世界也和那些孩子一样普通的要命,唯一特别的是他所能看见的,只有关于优一郎的一切。
于是米迦叫着优一郎的名字。
“小优,”不知什么时候更改了的更加亲昵的称呼,“谢谢你。”
“谢我?”优一郎完全不解,歪着头看着已经长了那么大的米迦,问对方,“我做了什么吗?”
米迦轻笑,然后摇了摇头。
“没什么。”
4<
发现自己爱着优一郎的时候米迦升上了高中,那时候第一次收到了情书,对方是个长相可爱的女孩子,看着米迦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信里面写的诚恳至极,满是爱慕的意味。可惜米迦并不理解这些,他对于爱是模糊的概念,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些,他少见的开了口,和对方说了声抱歉。
回家的路上残阳如血,映在眼里仿佛夕阳正在焦灼着一切。米迦抬起头,眯着眼去看树上新抽出的绿色,想得全是优一郎的样子。
什么是感情呢?
孤独的孩子发问自己的内心,他推开了房间的门,打开电脑问优一郎。
“小优,什么是爱呢?”
优一郎沉思了一会,作弊一样的打开搜索系统:“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情,是对某物产生的深挚感情。”
“哦,那我觉得我爱上了你。”米迦笑了笑,冲着优一郎这么说,优一郎没接米迦的话,米迦触碰屏幕的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反正又感觉不到,就任由对方去了。
等到米迦沉默下来不再开口,优一郎有些抱歉的对米迦说:“我是一个程序,专门为百夜米迦尔制作出的程序。”
“那又有什么关系。”米迦手支着头看着优一郎,“毕竟是我喜欢你。”
5<
米迦能够很清楚的意识到他和优一郎不同的时候是在高中填选报考志愿。
米迦站在屏幕前,荧幕亮着微光映着米迦浅浅的模样,优一郎和初见的时候几乎一样,而米迦已经从孩子变成少年了。
他个子在十四五的时候忽然拔高,优一郎曾经有些不满的问过米迦究竟吃了什么才能长那么高,当然知道了答案他也吃不了,也长不高就是了。
米迦从相遇开始花了十多年才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感情。他觉得自己大概被优一郎养成了名为死宅的东西,他虽然能够与人正常交流与生活了,但是他只喜欢优一郎。
他的世界只允许优一郎踏足。
于是他抱着双膝坐在床上看着屏幕上优一郎的2D影像看了一晚上,甚至已经能把对方反翘的发丝都记住了。
米迦第一次推开了门走进了父母的房间。
因为米迦自闭症的原因父母没过多久就生下第二个孩子——长相可爱的一个女孩。
米迦对妹妹没什么兴趣,也没什么感情,尽管对方长长的金发一束起来和他能有个七分相似。
米迦想和父母说点什么,那层厚厚的墙壁在为之努力的那一瞬间就开始瓦解,等到米迦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开口了,他看着父母和妹妹的谈话因为他而中断的模样,蓝色的眼睛暗了暗,声音有点哑:“我喜欢优一郎。”
他这么说着,看着父亲当即站了起来,手边的书倒了一地。
“我喜欢优一郎。”他又一次开口,不再说什么也不期许着对方的回答,就这么走了出去。

他还是不太理解他人的感情。
于是他看着屏幕里的优一郎,手中触摸着屏幕的冰冷。

“你喜欢我吗?”

他问优一郎。
>6
优一郎第一次遇见米迦尔的时候他才刚刚被判定为无用的智能系统,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是就这样被删除还是被改进,他看着成千上万个和自己几乎一样又完全不同的家伙思考着。
他是第一个优一郎,也是第一个失败品,因为他有了自己的思想,想着去靠近人类和人类交流。
全部由代码构成的他,行动却开始脱离代码。制作者为了避免他的行动超出预期,直接放弃了他,让他一直以来存在于电脑的映像中。
在无聊的漫长的岁月的延展中,他被百夜教授带回了自己家,对方希望他能和自己那自闭症的儿子相处愉快。
因此他变成为了只为了百夜米迦尔而存在的AI。
作为一个智能来说优一郎十分优秀。
他看着米迦尔一点点长大,从孩子成为少年。
由孤独症成为“正常人”。
他忽然想起了曾经米迦询问自己什么是爱,自己告诉他是—— “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情,是对某物产生的深挚感情。”
现在,因为他的搅入人生发生巨大转变的少年询问着他的内心。
摄像头映出对面少年的模样,一头明晃晃的金发和初见的时候一样柔软,优一郎想要去触碰对方,去触碰对方偏白的肌肤与湖蓝的眼睛。
对方的一切都像是病毒一样焦灼着他,让他不安。

对方问他:“你喜欢我吗?”
什么是喜欢呢,自己拥有喜欢的权利吗?
历来精确的AI先生在这一刻开始不知所措,他又想起了把自己送到米迦面前那天,那位先生说的话。
于是他回答对方:“抱歉,我没有这个权限。”
对方湖蓝色的眸子闪现出一丝恐慌,米迦皱着眉,声音有点发颤。
“……那么爱呢?”
“爱是人类的一种情感,我很抱歉。”

最先进的AI先生第一次感到了困惑,什么是人类的感情呢,什么是爱呢,自己究竟能不能去爱呢?
自己这样一个失败品,到底能为这个人做什么呢?

于是这天起优一郎就消失了。

7<
优一郎消失事发突然,米迦完全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他,他敲开了父亲的门,才发现自己对优一郎一无所知。
对方究竟是谁呢?对方喜欢什么呢?……还有——
到底是怎样的代码构成了这样的他呢?
米迦尔不断的思索,他再一次翻开图书查找着资料。
他想,他还是爱着优一郎。
——只为他一人存在的神明。

好想再见好想再见好想再见——
好想触碰对方。

打开了电脑,看着空白的页面,米迦又开始回忆起与优一郎的初遇。
那时候的自己除了文字以外对外物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优一郎就在自己看书的时候喋喋不休。
一开始是好奇。
他开始聆听优一郎的话语,哪知道第一次对话对方就讲了一个怪谈把当时还是孩子的自己吓得不敢睡觉。
他仍然记得那个怪谈。

『Mary的电话』

这么想着他就被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吓了一跳,不认识的邮箱给他传来了不知所谓的短信。
「我现在正在上楼。」
接着下一条很快的来到。
「我现在在你家门口。」

异样熟悉的内容。

他跑过去一下子拉开了门,就像是着魔一样,他伸出手触碰了眼前的人。
被泼洒了绿色的颜料一般,眼睛里映出满是翠绿的色彩。
他眼里带着笑,其眸子中映出来的自己也是一样。
消息提示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我在你面前。」

然后是咒语一般的话语。
“我想,我现在应该对你说——”对方拖长了声音故意卖着关子。

『XXXXX』

恰好五个字符。

FIN.

很多设定没扯出来,简单来说:
电脑里的小优→ENE
最后的小优→颗粒。

以及五个字符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吧?

评论(7)
热度(120)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