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角色死亡有。
※是米优,但通篇还是写死人,所以标题标注了这个
※内容是我的一个梦。
正文<
>0
早乙女与一死了,尸体在其家中被发现,由于气温骤降的原因,死亡时间暂时无法准确敲定。
尸体的第一发现人为死者的好友君月士方。君月士方声称自己在多次拨打死者手机无人回应的异常下,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死者的家门。死者方式头朝客厅的阳台,脚指着家门,不知何时凝固的浓稠血液几乎染红了全部的视野,君月表示自己在短时间的失神后马上报了警。
死者身中十四刀,其中两刀穿透了其肺叶,最长的疮口有三十厘米左右,几乎剖开了死者的腹腔,致命伤在颈部,死于失血过多。
死者家中门窗完好,警方初步怀疑熟人作案。但死者的交际圈并不广,待人温和、为人友善,生前并未树敌,由于案发地并无监控,案发时又无目击者证人,案件一时陷入僵局。
在调查毫无进展的一周后,三宫三叶打电话报警,她在电话中惊恐地说:“救…救救我们!君月!!君月也死了啊——”

“凶手,是谁?”
>1
与一死了,然后君月也死了……?
听到消息的时候优一郎有些置身于梦境的不可置信感,他恍然的放下手机,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听说君月的遗体被发现的时候是被绞死,可惜作案工具并没有找到,或许在某处已经化为了灰烬。所有人都人心惶惶,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但或许下一个就是自己。
三叶已经搬去和筱娅同住,优一郎发自内心的希望警察能早点找到凶手,他有些懊恼这几天为什么不去陪着一个人的君月,而只是和米迦两个人在房间里愤怒中带着惶恐地谈论着凶手是谁。
优一郎沉默了半晌,手中被米迦塞了一杯泡的有些过浓的花茶,温热的液体混合着浓郁的花香,发腻的同时让人清醒。优一郎能感到米迦带着担忧的看向自己的目光,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扯出一个笑容让对方不要担心。
“这不是你的错,”米迦的声音听起来飘飘悠悠的,“小优这几天都和我在一起。”
>2
君月的案件有些特殊,警方经过商议最后决定两案并案调查。
君月的尸体和与一一样都是在两人家中发现的,唯一不同的是君月是被绞死的。
尸体的第一发现人三宫三叶在与一死后就没有在见过君月,当时只是认为君月太过悲伤了,那天去拜访只是为了去安慰君月,并看看君月的精神状况。因为与一的事情后他们彼此配了大家的钥匙,用钥匙打开门就看见了君月被绞死,倒在沙发上的样子。
警方在案发现场进行仔细调查后并没有找到有用的证据,甚至连作案工具都没有找到。案发现场没有翻动与打斗的迹象,总体来说并无异常,门窗在仔细检查了后也没有发现有什么损坏撬开的迹象,可谓是和与一的案件一样一无所知。
但四周寻访调查后警方却意外的收获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有目击者声称,案发的这段时间,曾看到有一名金发男子出入在这附近。
警方将百夜米迦尔判定为犯罪嫌疑人。

>3
“你愿意相信我吗?”米迦对优一郎无力的笑了笑,他的手抬起来轻轻挽起了垂下来的过长的金色发丝,“不是我杀的。”
优一郎自然相信米迦的话,况且这几天米迦一直陪着自己从来没有外出过。
“我相信你。”
优一郎没想到自己会毫无停滞的开口,但是他没有经历去管这些事情了。
君月和与一的死亡让他无法适从,也没办法接受,况且米迦还被当成了犯罪者。优一郎的大脑似乎糊成了浆糊,什么成型的方法也没有,他的双手交叉紧握,不断的想着他们究竟得罪了谁凶手才会这个样子追着不放。
警察冠给米迦的罪名让优一郎十分的不满,他坐在靠椅上,扯着站起身握着水杯准备去倒杯咖啡的米迦的衣袖,等对方不解的俯下身子他才微微停止了身子吻上了米迦。
唇瓣还带着湿润,优一郎的右手拇指抹过湿濡的嘴,看着米迦有些错愕的样子心情稍微好了些。
“我相信你。”优一郎又说了一遍,他确切的知道米迦不是凶手,不知由来的自信,仅仅只是这样认为。
可惜直觉没有证据只能是感觉和猜测,所以他想要去证明这个事实。
他找上了筱娅。
他和筱娅一起去调查这些事情的经过不知为什么已经模糊得记不清了,但是他们确切的有证据能够证明米迦不是凶手了,别过后优一郎回了家,米迦还没回来,于是他随意的冲了一个澡,在宽大的主卧室的沙发上睡着了。
风吹过主卧室阳台玻璃门上的纱窗,炎热的气温下竟然还有些凉。

筱娅『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如果真的能够坦然的把那个名字告诉大家的话。

>4
三叶大概已经崩溃了。
警方在笔录上这么写着,并妄想着能够搜寻什么证据,进而去采访了优一郎。
优一郎有些心不在焉,年轻的小警察只能无奈的结束了询问,跑去在尸体周围寻找什么。
筱娅死亡的无声无息,等到三叶从昏迷中醒来就已经死去,她的死亡近乎没有痛苦,只是适当的迷药让两人陷入了昏睡,而凶手选择用枕头捂住了筱娅的口鼻让其窒息而死。
是机械性窒息而亡。
亲眼目睹了两位友人死亡的三叶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优一郎闭上了眼睛没有再去看筱娅的尸体,而米迦则低下头看不出表情。
等到警察走后米迦才开口问优一郎:“小优?”
“嗯?”
“没关系的,你是小优的话。我会保护你的。”
优一郎觉得米迦这话有些莫名其妙,当务之急害死寻找筱娅在死前最后的那条短信想要告诉优一郎什么、并发现了什么,但是优一郎不放心三叶再在这里居住,再三要求对方搬到自己和米迦家中,可惜三叶倒是极力表示自己要留下来住。

最终三叶承受不住精神的压力自杀了。

>5
优一郎很累。
在案件没有侦破完,死者是不能下葬的,他不久前刚知道了三叶的死讯,后悔着那天的自己为什么不坚持的让三叶搬来自己的家里。
米迦从筱娅家回来后就变得寡言,他整日里看着优一郎,视线都不曾转移过。
米迦的手机响了,依旧没有办法逃离的工作,只能跑去工作的地方,表明了自己的无奈后,他留优一郎在家里思考与发呆,离开了房间。
优一郎闭着眼放空了很久,脑海里全是大家死去时候的模样。
他莫名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恐慌,他用钥匙从外锁住了带阳台的主卧室的门,做完这一切松了一口气一般倒在沙发上。
但他仍然感觉害怕,他想要拨打电话给米迦红莲深夜甚至随便一个人,可是发抖的手却按不准任何一个按键。

空无一人的卧室忽然有人想要打开门而转动把手。
“咔哒。”突兀的转动把手而因为被上锁而发出的突兀声响。
优一郎开始发抖,他想要逃跑,但是开门逃走发出的声音一定会告知“那个人”自己在家,况且米迦还在外面,自己还不能逃走,他必须要知道凶手是谁,哪怕死去也要告诉米迦对方是谁。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
里面的人不耐烦的转动着门把手,甚至开始敲击木门。

“砰砰砰砰砰砰……”

『快开门。』

优一郎抱着身子缩在沙发上祈求米迦快点回来或者“那个人”能离开,可是谁都没能如他意。

门开了。

>6
“凶手是XXXXXX”

FIN<

评论(13)
热度(64)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