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清早为了小伙伴飙一下车,并不太擅长写古风。
写完就没看,手癌都没改

-

正文>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这次也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尽管醉酒的蓝忘机比平常沉闷的模样要有趣得多,但谁也不能保证对方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比如前一面魏无羡刚哄着蓝忘机犯着家规喝下天子笑,百无聊赖地玩着醉倒了的蓝忘机的垂发,结果下一秒人就被蓝忘机扣住手腕扑倒在床铺上。
床铺是木板做的,虽然铺上了褥子,但是这么一推,后背顺势撞到了床上,声音不大,魏无羡倒抽了一口气。
疼。
可惜再疼也是小痛,魏无羡也不放在心上,淤青是不会有的,但真的是实打实的疼。
蓝忘机不吭声,魏无羡则是被蓝忘机这一下弄得忘记了要说什么,只能看着蓝忘机笑,蓝忘机那双比常人颜色稍微浅一点的眸子,带着一点醉酒的氤氲映着魏无羡笑起来的样子。
这副场景无论谁看到都难免误会点什么,尤其是醉酒后的蓝忘机和往常别无他样。
手被扣在蓝忘机手中,对方垂下来的头发恰好落到了魏无羡的脸颊上,稍微一动就痒痒的。抽不开手,魏无羡只能和往常一样打趣:“唉你看含光君,你好歹是名门子弟,酒量那么差,是不是不太好?”
“别这么小气嘛,”魏无羡在蓝忘机身下笑,“和我说说答案又不掉块肉。”
魏无羡可不是个老实人,他灌醉蓝忘机纯粹又是想起来了之前关于纸钱的问题,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蓝湛对于魏无羡这个问题从来都是闭口不答的。
难得的家宴,屋子里还有那么多的天子笑,难免魏无羡要动点小心思,可惜蓝忘机这次可没买账,怎么问也问不出口,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喝醉了的模样,眼神也是亮的,只是像是蒙了一层雾一样。
天还没黑,现在魏无羡无比庆幸蓝思追他们还在倒立着默家规,要是被看见这副样子,只能说是堕落,还是非常的堕落。
世人都知道含光君和夷陵老祖厮混在一起,现在这副样子估计蓝启仁要气晕过去。
看见蓝忘机没有要放开的意思,魏无羡也干脆不再挣扎了,反正比臂力他是比不了蓝湛,等到大脑不纠结这件事情稍微一放空,这时候目光晃悠悠的飘到蓝忘机脸上,不得不说蓝忘机的脸也算是一种杀器,魏无羡想要咬一下他或许还带着点酒香的唇。

生命的大和谐 (←点击可见

那时候太阳还在天上,日子彼此都觉得还很长,魏无羡总觉得自己还能有大把的时间去玩乐挥霍,一壶浊酒就是一整个少年,能夜猎的时候也不妨去调侃下女修。
哪知当初总是太过天真,以为自己能做的很好,最后丧尽一切,平白遗落了本可以一起好好度过的十三年。
他扣住蓝忘机的手,十指相扣,亲密无间。
连他自己都要在情欲中忘记了他原本的目的,却看见蓝忘机轻轻的点了点头。
“嗯。”
这一声仿佛答到了心上,魏无羡紧扣蓝忘机的手,忽而笑了。
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去补回这遗落的十三年,他想做的事,以后自己都陪他做完。只是这句话魏无羡并不想告诉对方。

标签:魔道祖师 忘羡

评论(2)
热度(190)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