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米总生贺,赶上了!!
☆吸血鬼米迦x人类(家畜)小优,米迦私设为贵族
☆翔太视角,就问你们怕不怕)) 
☆标题出自:荆棘鸟
全是捏造(没有看过什么原著:)

>正文
他这百年来头一次翻开了这本小说,岁月的晕染已经让笔记本的纸张开始泛黄,仿佛一用力就会泯灭成碎末一般。
整本书被血染过,封面和边角都已经开始发黑,但仍能看清封面上好看的圆体字书写的“The Thorn Bird”词句。

>扉页
耶路撒冷是我们最后的灵魂归所,我们于大天使长米迦勒的四重天重逢。
>其一
有些事写起来挺麻烦的,那就从简单的事情开始说吧,从大天使长米迦勒,从堕天的魔王路西法,从那么多真真假假的童话神话中,我要讲的故事是吸血鬼米迦尔和我的朋友优一郎的故事。
我们这些在吸血鬼城市生活的人永远都要战战兢兢的,尽管吸血鬼之间也有法律存在,但我们仍会因为这样或多或少的漏洞为此丧生。在某种意义上吸血鬼就是强权的象征,我们这些孩子可不能把他们怎样,所以我害怕且恐惧着吸血鬼。
那时候我多大,是七岁六岁还是更小?总之我和优一郎一起同仇敌忾,想着杀死所有吸血鬼一起闹革命逃出去。我也在他的影响下想着总有一天能逃出囚笼,不再做笼中鸟,不过仔细想来或许我们连笼中鸟都没法做到,因为我们只是家畜罢了。
我的故事说起来真的太少了,就写写优一郎吧。
第一次见到优一郎的时候我们坐着吸血鬼驾驶的运输车被送到脱离了人类保护的地下城市,毕竟都还是孩子,于是有人抑制不住的开始小声哭泣,只有他一言不发的缩在角落,比起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来的镇定与坦然自若。
我对他说:“哥哥,我叫翔太,你叫什么?”
于是在吸血鬼的城市中优一郎成为了我的朋友与哥哥。
后来来到了吸血鬼的城市后,我们日子照过,除了难以下咽的营养液以及抽血过后的无力感以外真的没有什么太让人不满的地方,优一郎每天都会和我商讨着如何打败吸血鬼闹一场革命,而我会边听便想象那一天如果真的到来会多么美好。
我一直认为优一郎会抵触所有的吸血鬼,会厌恶会害怕他们,会像我因为看到了为了保护自己的父母被他们杀死的场景后一样憎恨他们。
直到有一天,这所城市来了一个叫米迦尔的吸血鬼。
那是我和优一郎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吸血鬼,仿若这世间所有赞美的词汇的存在都因为他而变得理所应当一样。
在吸血鬼们在私下里的谈话中,我们认识了他——隶属第三亲王克鲁鲁座下的贵族——沉稳的,强大的,美丽的吸血鬼百夜米迦尔。
只是那时的我们并没有接触过米迦尔,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让我们这些人类的孩子敬畏着。在我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她和我讲过这个名字——神座的右君,第四天的主天使,拥有着六翼的大天使长。不过后来见到米迦尔的时候我已经忘记了自己脑海里所有关于大天使长的故事,忘记了旧约,忘记了圣经,忘记了天神,忘记了自己,只觉得米迦尔真的就像是教堂壁画中的大天使长一样,其腰间的十字红剑熠熠闪光。
>其二
优一郎是自米迦到来后开始频频外出的,那时我只当是平常,毕竟没有人会刻意的去在意优一郎的行踪、去在意优一郎的出行,只是每一次他都会在确认完我们大家后关上门走出去,过了很晚才悄悄回来,第二天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可疑得要命。
后来终于有一天我开始无法忍耐自己的好奇心,我尾随优一郎出了门,跟着他穿过长长的回廊,走过弯曲的小道,然后我看见了米迦尔。
那是红白玫瑰交织开放的玫瑰园,烛火幽幽摇曳着光影,米迦尔坐在红白玫瑰的花丛中,手中的笼子里关着一只鸟。老实说我并不清楚这是什么鸟,白色的羽翼末尾带着些许灰,叫声清脆婉转。直至后来放走它的时候我才发现它有一双宛若我母亲的祖母绿宝石一样的眼睛。
那天的优一郎和我一样站在角落里呆呆地看了很久,哪怕一开始就已经输了一半,但他依然壮着气势叫出了米迦尔的名字,两个人之间的实力差距让优一郎这次没有犯傻说出要杀死所有吸血鬼的傻话,只是走近米迦尔,然后像我一样默默的看着。
我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迈出脚步,不知道是他第几次唤着米迦尔的名字,但是我迈不出那一步,也喊不出那一声“米迦尔”,我将这个归类于年龄差的关系,后来想来,大概优一郎那天也是第一次迈出那一步叫出那一声吧。
但米迦尔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吸血鬼,他没有丝毫作为吸血鬼的自觉,不曾直接吸食人类的鲜血,就连吸血鬼们发放的血瓶也很少去领,那天他被红白玫瑰环绕其中,斑驳的烛影映出他模糊的轮廓,回头看向优一郎。
那时候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米迦尔好看的眼与好看的笑,每每在梦中看见这双美丽的、平静的、赤色的眼眸,我就会擅自陷入思考去想像他人类时候的眸色究竟是怎么一个艳美的模样。
那之后我开始频频跟踪外出的优一郎,去偷听他和米迦尔日渐熟络的对话,去偷看两人之间的一颦一笑。
我看见他们两个人相依而坐。
我看见他们两个人互相嬉笑。
我看见他们两个人彼此拥抱。
我看见他们两个人唇齿相触。
不知什么时候,我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了一件事——
优一郎他爱上了吸血鬼。
>其三
我什么也没有和优一郎说,只是停止了对优一郎的跟踪,私下里我们依旧像往常一样讨论着如何搞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尽管彼此都知道绝对可能。
优一郎给我拟了了一个大概的出逃计划,那年的我们已经在吸血鬼的城市呆了七年,优一郎十五岁了,我则刚满十二岁。
吸血鬼们不会教导我们知识,于是我开始努力的去看那些遍布汉字与英文的书籍,努力的在这些书籍中学会书写学会知识。翻开《The Thorn Bird》的时候是下午,一篇涉及了男女情事的凄美爱情故事,我用自己并不多的词汇积累看完了一整本故事,故事讲的是在一次聚会的宴席上,歌女忘情一曲后与富家少爷一见钟情,彼此间的爱意愈发浓厚后,两个人褪去彼此之间的假面与隔阂,两颗炽热的心因为彼此在各自的胸腔中跳动,肌肤与肌肤相亲,两个人之间亲密无间互相契合在了一起,后来彼此却因为身份的差异不能在一起,最后一次躺倒在少爷身下,歌女泪流满面,说尽管永不相守也永不相忘,一晚过后少爷仍是少爷,歌女却再也唱不出动听的歌了。
那晚我想了很久抱着书跑出了房间,在红白玫瑰园中我听见鸟儿的鸣叫,听见不似以往的琐碎呻吟——像是歌女与少爷的第一次肌肤相亲——十五岁的优一郎躺倒在一地的红白玫瑰花瓣中忘情地亲吻着米迦尔,两具交叠的胴体亲密无间。
在橘红色的烛火的摇曳下我能看见米迦尔滑落了里衣后裸露的背上的渗血抓痕,能看见优一郎氤氲朦胧的眼中的泛着的情欲。
我看见两人彼此拥抱彼此亲吻,膨胀的爱意让彼此卸下最后的隔阂,在情爱之中给予与索取。
我这么呆愣的思考了很久,最后敲定了两个人其实都是为情所困的歌女这样的答案,毕竟我想,他们已经无法分割彼此相离了。
一时之间,红白玫瑰园中只剩下灵魂之间的碰撞与因为彼此的爱意而泄露出唇齿的呻吟声。
>其四
我没和优一郎说太多个人的想法,只是敲定了要在十三岁的时候逃离这座城市,那之间我不再理会优一郎的去向,不再去思考优一郎和米迦尔的感情,不再去回忆歌女与少爷的故事,但我仍拜托优一郎取走了米迦尔的枪支。我没问优一郎的想法,只希望他能和我一起离开。
等到一切都准备好了后,我终于怀揣着那本《The Thorn Bird》和优一郎一起踏上了征程。其实事情的一切都很简单,只要能够逃离这里就算是成功,于是我抱着一点点的私念,带着优一郎向事先勘察好的道路前行。
一路上我和优一郎都没有说话,但依然被事先站在那里等好的费里德发现了,直到巴特利公爵抢下我们手中的枪射向优一郎的腹腔的那一刻,我才终于明白人类与吸血鬼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这之后的一切就像是《The Thorn Bird》的结局一样让人难过。
急转直下的故事在米迦尔的出现画上休止符。
我抱着优一郎哭着对米迦尔一遍遍哀求:“求求你了,把优变成吸血鬼吧!”
“米迦,把优……变成吸血鬼吧——!”
“你深爱着优一郎不是吗?”
>其五
那之后的百年我再也没有见过优一郎。
在米迦尔的庇佑下,我又继续在这里暂居了几天,后来我平静的向米迦尔要了一管他的血液。
走之前在米迦尔的要求下我放走了笼中鸟,那时我才留意到它那宛若绿宝石的眼睛,看着鸟儿飞向高空,我一个人坐在红白玫瑰的花丛中,这才发现米迦尔的目光远望处总能恰好看到优一郎经常站着的那几个位置。
后来我走出了吸血鬼的城市,《The Thorn Bird》在和费里德的争执中沾染了大半的优一郎的血液,我和小时候自己所说的一样看了远山大海,目睹了人类的无限可能,在最后我依然饮下了百夜米迦尔赠予我的那瓶鲜血。
如果要我给你们讲述这么一个故事,那么请让我写下所有的一切,关于吸血鬼的,关于人类的,关于歌女与少爷的,关于我的,关于优一郎的,还有关于吸血鬼米迦尔的。
在上帝创造的七重天中,在大天使长米迦勒掌管的第四天中,在第四天中的耶路撒冷——
荆棘鸟在此重生。

>终章
他这百年来头一次翻开了这本小说,岁月的晕染已经让笔记本的纸张开始泛黄,仿佛一用力就会泯灭成碎末一般。
整本书被血染过,封面和边角都已经开始发黑,但仍能看清封面上好看的圆体字书写的“The Thorn Bird”词句。
他的指腹付过上面的每一个字词,词藻拼凑出了那样一个不算完好的故事。
最后他合上书看着远处两人熟悉的眉眼,就像是百年前他所做的一样。
他听着优一郎唤着米迦尔的名字,看着优一郎迈出他不曾踏出的那一步。
古旧的图书掉落出残旧的纸张,那是他在离开吸血鬼的城市后补上的结局。
「少爷最后放下了自己的一切,成为了普通人,和歌女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Happy End.

评论(18)
热度(86)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