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14个月前的黑历史r18小料,算算时间差不多可以拿出来混更了。

因为是多年前两个人还在吵架没吸血时候写得,有一些bug
-

<—曙光

到处都是弥漫着雷雨过后的不知如何形容的味道,那味道就好像是初春泥土的气味,但是再仔细想着泥土或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的土腥味与雨水一同蒸发着,清浅的凉意掺杂在其中又带着些许闷热。

那位金发的吸血鬼——百夜米迦尔似乎在为自己思考雨水的味道的白痴举动最近少见的牵动了嘴角,他看起来心情很好,连带着乌云笼罩的铅灰色的天空在他眼里都变得可爱了许多。

这荒芜的了无生机的灰色世界映在百夜米迦尔湛蓝色的眼眸之上。

而在这无边的阴霾之中他希望能在这其中看见一抹生机勃勃的翠绿,哪怕只是一刹那的时间映在他淡漠的视野里也好。

他现在所伫立的城市在多年前还是那么的欢愉,尽管这些欢愉的喧嚣没有一刻是属于他的。这样莫名的孤寂感,就如同多年前沉寂的吸血鬼的地下城市,连同那一刻的欢愉都抓不住守护不了的自己。

孤寂感宛若疯长的藤蔓包裹着尽管变成怪物之后也依旧在鼓动的心脏。

因此他想抓住,他最后的光。

大风吹起他低垂的披风,仿佛巨兽最后的哀吼,又像是神明最后对他的阻拦。

紧接着他迈出了第一步,漆黑的长靴踏在雨水未逝的土地上——

向着那道光明。

携带的克鲁鲁的血只剩下最后的份,必须在要到极限的时候救出小优,他暗自心想。只是故事永远不能那么简单,如果……是说如果有如果,那么救出小优后,就在自己完全变成怪物前,作为一个还算是人类的存在死掉吧。

“人类……该把我的小优还给我了。”他的声音相比过去尖细的声音——或许是因为一直没有吸食人类鲜血而生长的原因沉下了几乎八度,低沉的语气中依然能听出他所带着的些许殷切。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机会,而他把握住了。

 

 

 

<—怪物

“怪……怪物——”孩子脱口而出的称呼让米迦尔混乱不堪的大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糟糕透了,现在的状况糟糕透了——

百夜优一郎依然在昏迷着,不时能听到他浅浅的均匀的呼吸声。不过这样的声音没一会就被米迦尔抑制了许久的喘息盖住了。

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的嗜血感卷席而来,随之而来的痛苦让米迦近乎无法思考。

“还是不行……”蓦地他一下子松开了紧紧掐着孩子脖子的手,看着孩子失措的向门口跑去,米迦尔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无论是曾因吸血鬼失去了亲人的孩子,还是在地上的世界安详的长大的孩子……都是憎恶吸血鬼的,何况在吸血鬼的城市长大的米迦,他想自己大概排斥吸食血液的原因之一也正是因为如此吧。

但更主要的理由果然还是希望在救出小优之前不想变成怪物。

嗜血感如潮浪一般吞噬着自己,他的手滑过一直存放着克鲁鲁血液的皮质的口袋——空的。

尽管口渴的要命,嗜血所带来的饥渴感越来越强烈,但是眼泪却无机质的涌了出来。

“对不起,小优……我,并不想变成吸血鬼。”

尽管会死会变成鬼也没关系,百夜米迦尔轻轻闭上了眼睛,尽管现在并不能被称之为人类也没关系,至少死亡的话能贴切人类一点就好了。自己一开始不就是这么决定好的吗?

“真是的……我到底在做什么啊。”百夜米迦尔暗叹道,“明明好不容易才把小优救出来。”

自己好像总是做没有用的事。

百夜米迦尔没来由的回想到百夜孤儿院生活的日子。那时候他因为年纪最大一直是孩子们的领头人。落的这个名号不过是大家对自己的信任与依赖罢了。孩子们每天都会甜甜的叫他一声“米迦哥哥”,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要问他,只是尽管如此他却依然好像并没有什么想做,或者真正能做的,只是顺从着孩子们的笑颜罢了。直到有一天院长拉着那孩子来到大家面前,失去了亲人初来乍到的孩子有些别扭的侧过脸,避开了大家的视线,因此米迦只能看到他黑色的发质有些发硬的头发,还有对方故意维持着的面无表情的样子说着的不需要家人的话语。

真是可爱啊,当时的米迦松开了拉着孩子们的手,向对方伸出了手。

从第一眼开始就想要守护对方,想要变得让人能够依靠,这样的心情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

因此就算变成这样也丝毫不后悔,所能痛恨的只有连家人都守护不了的自己。

 

 

 

<—梦境

睡梦中的优一郎依然感觉到有谁躺在了自己的身边,对方似乎思考了很久的样子,而后忽视了自己的被子钻进了优一郎温热的被窝里。

优一郎没有睁开眼睛,他几乎不用大脑思考就知道是谁,啊啊那家伙又是这样。

为了追逐温暖或许参杂着自己些许的别有用心,米迦尔小心的向优一郎靠近了些许,温热的体温一点点的传了过来。他用手肘撑起上身,在摇曳的橙红色的灯光下看着对方沉睡着的模样。

和平时热血的要命的样子完全不同,睡梦中的优一郎安静的要命。

孩子贪玩的兴头上来了,就无法止住。米迦带着玩笑性质的搜索了一下自己所阅读的并不算是太多的书籍,希望寻找一个能形容对方的词语。

迎着烛火思索了半天却依旧没有想到什么合适的词语。

不过或许可以称作《小王子》吧,尽管优一郎和那位小王子相比较的话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可以说是一点也不像。

“小优?醒着的吗?”米迦尽量放低了声音用着不会吵醒其他孩子的音量问着。

只是对方看起来睡得很熟并没有做出反应,米迦试探性的在对方闭着的眼前用手晃了晃。

“啊——真的睡熟了啊。”

他发出一声感叹,最后嘴角勾起了与他这个年龄恰好相仿的狡诈的笑容。

恶作剧一样的俯身轻轻地触碰优一郎轻抿着的嘴唇,最后还带着偷食一样的想法轻轻舔舐了一下。

果然还是小王子吧……米迦尔躺下的身子闭上了眼睛,因为失血的无力感一点一点的袭来,他很快陷入了沉睡,在陷入睡梦的那一瞬间他轻声的笑了。

“因为我是那只一直一直喜爱着他的被驯服的狐狸啊。”

翠绿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睁开,被烛火映的闪烁着橘红色的光。像是燃着橙色的火。

优一郎用手背附上了嘴唇。

 

——“搞什么啊……那家伙。”

 

“啊哈——似乎是个很不错的梦境呢。”阿朱罗丸笑了起来,四周的景色在一瞬间蔓延开来化为纯白。

他站在这一片纯白之中,带着笑容看向优一郎。

“看到了有意思的东西呢。”

“啰啰嗦嗦的很烦啊,只是一个在吸血鬼城市的回忆性质的糟糕梦境罢了。

“哦——这样这不是很不错嘛……”拥有喜欢的感情以及被喜欢着这样的心情,“但是守护这样的情感光靠这些可是不行的哦。”

“也差不多该接受我了吧,为了守护这样的感情,优。”

阿朱罗丸向优一郎伸出了手。

“并不可以。”优一郎看着阿朱罗丸,“我还不能变成完全的怪物。”

“所以啊……不会让你这么做哦。”

“哈哈,明明弱小的家伙无论怎样聚集在一起都不行呢。你终究会犯错的,放弃抵抗成为鬼吧。”

“不会的,犯了错误再次改正就好。并且我还有同伴与家人,如果我犯了错误的话,他们一定会纠正我的。”

“那我就期待着好了,从你眼中能看见怎样的世界。有重要的家人到了,差不多该醒来了吧。优。”

 

 

 

<—腐朽

目力所及的都是陌生的景色,在多年前噩梦一般的那天废弃的商场一片狼藉,铁质的架子上锈迹斑斑,带着腐朽气息的空气参杂着飘荡着的颗粒,呼吸起来喉咙略微发痒。刚醒来的优一郎环顾四周,知道看到那个说不上熟悉的身影他才睁大了眼睛。

“是米迦吗……?”尽管他能够确认对方究竟是谁,但是看到其狼狈的模样他还是下意识的否定了自己的答案,开口问道。

而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米迦,痛苦不堪的米迦,浑身是血的米迦。

抑制的喘息声不断的传到优一郎的耳边,他刚要向前迈出一步对方就向他袭了过来。压抑着的哀吼声传达的几乎全是痛苦。

“米迦?”

优一郎翠绿的眼眸蒙上了阴霾,略微暗了下去:“可以哦,如果不吸血你那么痛苦的话。来吧。”

他的手轻轻环抱住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米迦,眼对着眼。

“抱歉啊,米迦。留你一个人。”

映入双眼的充满生机的绿色已然不在,透露的只有深深的绝望。米迦尔瞪大了双眼全身如置入冰窖。

“如果你那么痛苦的话,吸我的血吧。”

这可真是一个任性的话题。百夜米迦尔抑制着自己嗜血感努力保持冷静。

“我不想吸你的血,离我远点吧小优……拜托了,我只是想就这么和你说说话。”

看着米迦说不上轻松的表情,几乎一瞬间,优一郎本就不能说是聪明的脑子里涌过所有最糟糕的设想,他有些不能确定的,痛苦的合上了眼:“你变成这样……都怪我,当时把你丢下了。”

“不是那样的……之前……!。”因为不吸血全身都在痛,连一句话都无法好好的说完。百夜米迦尔低低呜咽了一声,继而闭上眼睛,努力的不去思考,只是尽管越是如此,越是无用功。

废弃的商场中到处都是腐朽的气味,优一郎扯开了衣领。

“如果吸血就能恢复的话,血不够的话吸我的血吧。”

理所当然的模样不知为何的让人火大。

“别开玩笑了,为了你自顾自的想法要让我变成怪物吗?”连声音百夜米迦尔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提高许多了。

“可是不吸血你会死吧?如果你死的话我可是会哭哦!”百夜优一郎提高了回复的音量,带着些许怒意的看着米迦。

米迦尔撇开视线,那么多年过去了热血过头的孩子早就变成了热血过头的少年,依旧是那么烦人。“所以那又怎样?”

“所以我是说你给我活下去啊!即使变成吸血鬼也给我卑微的低声下气的活下去!”

“别开玩笑了,让我仅仅为了你一个人变成吸血鬼吗?!”

自私、任性、易怒。对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让人丝毫摸不着头脑。

“是又怎样?你有意见吗?”不甘示弱的回击让米迦想说的话语全都吞了回去。

“真是一点也不能理解你呢。”他叹了一口气转变了话题,但显然优一郎的还在生气,他撇着嘴开了口:“又没非让你理解我。总之我不想被准备轻易死掉的家伙说教。”

“小优,先不管这些,我有一件事想要和你说……”

“啊啊我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我才听不见立马就放弃生机想要去死的笨蛋的话。”优一郎捂住耳朵大声喊着试图掩盖米迦的声音。

“想让我听的话就吸我的血,想帮我的话就给我活下去。”

优一郎垂下了不久前还紧紧捂着耳朵的手——

“再次失去家人的滋味……我已经不想再一次感受了啊。”

-

他笑着看向米迦,扯开了衣领的一部分,露出白皙的脖颈。

空气中弥漫的腐朽的味道似乎早已经习惯了。

在永远流淌的时间,在这个还在转动的世界,他们都已经是不应被融于世的怪物了。

“让我们一起腐朽吧。”

 

<—弱智与恳切者

由于此处不可描述,请点击这里查看全文

评论(14)
热度(127)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