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师匠生日快乐。
一小时极限写作,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但好歹赶上了末班车……
———

灵幻新隆睡着了,有些发皱的西装被随意的披在了座椅上,手边的咖啡已经凉了,才把委托刚刚ps到一半,电脑已经变成了待机画面,而主人则趴在桌子上熟睡——毫不设防的样子。
影山茂夫一推开门,看见的便是这样的一副光景。
这样真的是灵能力者吗?被人接近却毫无警戒。茂夫这么想。连他自己也搞不懂为何的,走到办公桌前,轻轻的,碰了碰灵幻新隆金色的发。他便很快的又否认了自己刚刚那莫名的想法。
是对自己绝对的信任吧。他坐在沙发上发着呆等待灵幻醒来。对方似乎在做一个很好的梦,空调有些凉了,于是茂夫又一次站起了身,走到对方的身边给对方披上了那挂在椅子后面的外套。
灵幻新隆醒了。
灵幻醒来时残阳的光已经吞噬了大半的天空,相谈所被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光,影山茂夫端坐在阳光的橙红色的影中。
灵幻暗叫了一声不好,白白让对方等了那么久,白费了劳动力不说,这也远远过了一个初中生应该回家写作业的时间。
欺诈师难得的良心发现,灌了一口茂夫已重新冲泡好的温热咖啡:“抱歉了,龙套,让你等了那么久。”
“不过等待也是一种修行哦,这一点你做的很好!”灵幻转开门把手,回头确认茂夫的意见,光影之中,灵幻逆着光回望着茂夫,光与影交错,阴影罩在茂夫的身上,他看着灵幻,接着点了点头。
道路上常青藤爬了满墙,猫沿着墙向前走。太阳在西边,两个人往东边走,灵幻新隆在前头,影山茂夫在后头。
阳光从背后打下来,拉长了身前两个人的影子。
一前一后有部分重合在一起,像是交错在一起的树根,紧密又不可分。
“龙套,”灵幻叫住了正开门准备进家门的茂夫,“明天见。”
“嗯。”夕阳的余晖依旧有些刺眼,茂夫点了点头,“师傅,明天见。”

明天见。
茂夫感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他在这个怪圈中怎么都绕不开,于是他也有了一点小情绪了。有人说他在所谓的除灵上浪费了自己大好的时光与青春,他这种给人以不起眼感觉的普通又平凡的家伙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去和朋友打好关系。
那时影山茂夫第一次感到了灵幻新隆对自己并不了解,所以他翘了班,不接电话,同朋友去大玩了一场,逛街、唱K、不算晚的享受了一下青春。
茂夫依旧记得那一天,他认为彼此都应该冷静一下,不再认可所谓修行的对个人闲余时间的剥削,于是他除掉了灵,没有同灵幻说上一声再见,就转身走了出去。
过往的日子中其实他早就明白了所谓的灵能力者的真面目,走出“除灵地点”的时候天幕就要暗下去,和初识的那天一样,柔和的浅色的残阳照射在自己的身上,暖洋洋的。茂夫逆着光走,任由光扭曲了面前的自己的影,看起来活像一个寂寞的灵。
他听见身后的小酒窝对灵幻说:“再见,嘛,或许这是最后一次见了。”
没有了打工,课业后和肉体改造社进行的活动很有趣,跑步之后就去唱歌,唱完歌之后又去逛街,茂夫几乎快要全然忘却了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同朋友们这样平常的逛过街,他们从商城一直逛到小吃摊,形形色色的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茂夫觉得自己或许摆脱了那个怪圈,小酒窝在一旁喋喋不休。
没有打工的日子真的很悠闲,陪着留漫无目的地寻找超能力者后,茂夫接过了作为酬劳的、留递给自己的章鱼烧,打开包装盒看着酱料之下热气腾腾的包装盒的时候,茂夫才想起来自己并不喜欢这样的街边零食。
他为什么会喜欢呢?茂夫想。
他咬了一口,甜与咸混着酱料带着蒸腾的热气化开在嘴里,他和留坐在路边,就像无数个普通的学生一样,平凡惬意得让茂夫有点寂寞。
他少有的感觉到了恐惧这样的感情,尽管仅仅是一瞬间的。
他还是害怕生活确实如此了。
“影山,虽然不太好说……”事情的转变出现在这里,“你的师傅是叫灵幻新隆吧。”
“嗯。”没有否认的。
“那么你最好最近和他撇清关系吧。”来访者这么说着,茂夫的脑袋里冒出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疑惑。
“你不知道吗?他是欺诈师哦。”
今天也没有明天见的问候。
影山茂夫并不想去关心外界所谓的话,他按照地址用着灵力混进了记者群,那些事情他基本上已经了解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非要到现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他听着记者说着自己完全不知道的灵幻的过往,带着尖锐的问题去讽刺这位世上最厉害的新星灵能力者。
“那么,您为什么会坚持灵能力方面的工作呢?”
沉默,茂夫看到对方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师傅到底在想什么,自己的灵能力在心电感应上毫无所长。
是黄昏,树影摇曳着深深浅浅的绿色,光影斑驳。只是这露天的招待会并不在一个阴凉的树下,淡金色的光带着温度略微焦灼。
灵幻新隆终于开了口,不搭调的话语,答非所问的答题——
“你长大了呢。”

世界逆着光。
小时候的影山茂夫,总会有一种活着的不真实感。
自己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呢?他不安的用那小小的脑袋思考这过于超纲的问题,这是连超能力也不能解决的难题。他恐慌于自己在成长这条大河上,被船支落下了,只余下那名为影山茂夫的可怜人在此沉沉浮浮。
他想,自己仿佛总在世界的夜半球,世界都逆着光。
直至某一天,抱着小心翼翼的试探,他寻着宣传单,敲开了相谈所的门。
——“我年轻时也曾经很苦恼。”
——“真的吗?”
——“做个好人。”
——“那么我明天还可以再来吗?”
——“我教你使用灵力的方法。”
仿佛在失落河间之时抓到了救命的横木,连带着世界都开始转动,一点点的移向太阳。

世界是沉默的,人们总是喧嚣的。
一瞬间的灵力让摄像机全部漂浮在空中。
他追上了灵幻。
太阳在西面,他也在西面。彼此笼罩在太阳的影子下面。
“我的真面目,没从杂志上或是网络上知道吗?”
“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抱着对超能力的敬畏与恐惧,孩子敲开了那扇门,门中的景象温暖又美好,阳光暖洋洋的充斥于整个房间,房间里有一位有着同太阳光辉一般的金发男人,告诉自己无需迷茫,只要做一个好人就行了。
“我的师傅,是一个很好的人。”
自地球形成后,自转开始,世界便有了昼夜,明天也依旧会是个晴天。
“明天见。”

FIN.

评论(2)
热度(30)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