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寂寞得快要死去了。

给《欲言又止》的G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这本本子|ω・)
十分ooc

百夜优一郎难得更新了一次博客,开头就是红色的加粗字体,外加上无数个感叹号来渲染自己的情绪。柊筱娅打开博客的时候难得的被对方的反常吓了一跳,对方的博客内容依旧蠢得没边,奈何对方粉丝多,看了看内容,筱娅最后还是乐呵呵的点开了评论。
实况UP_YUU:我感觉我的发小变成吸血鬼了,怎么办!!!!!求助!!!!!!我真的真的没有在开玩笑!!!!!
【回复】月光韵:???怎么了吗?
实况UP_YUU【回复】月光韵:一言难尽!!!总之我觉得M是吸血鬼!!!
【回复】总之是个迷妹:求详细?
实况UP_YUU【回复】总之是个迷妹:等等等等,我现在整理一下语言,详细内容马上发下来。
对方这次的博客内容真的蠢到了没边,筱娅喝着果汁,顺便腾出手打字回复。
【回复】四镰童子:优,不擅长恐怖游戏的话建议不要多玩。
实况UP_YUU【回复】四镰童子:根本没有不擅长!!!
四镰童子【回复】实况UP_YUU:姑且相信你一次吧,求更新……?
筱娅基本上已经猜到了那个人是谁,她乐于如果对方看见这条消息时会怎么样,一边打开对方的博客。
优一郎口中所谓的M的博客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他本人的头像挂在首页上几乎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这个博客还是筱娅帮他创的。对方并不经常使用网络社交软件,博客的关注人除了认识的人外一个都没有,甚至连优一郎发出去的时候都忘记了对方也有博客这种存在。
四镰童子【私信】翻唱_MIKA:哈哈哈,吸血鬼先生你一定要看看这个[网络链接]
等了一会对方没有回复,筱娅干脆的刷新了一下界面,果不其然刷新出了优一郎的更新。
实况UP_YUU:主人公,就说M吧。我和M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前面的十几年相安无事。我是真的没有想过对方会变成吸血鬼(我真的真的不是受这次的实况影响),为此我还专门看了一些关于吸血鬼的书,上面不是说吸血鬼一般挑的人都是长得很好看的吗?并且我觉得M有些反常啊,这几天他每天都很晚回来,要不然就是昼夜颠倒的过日子。,先是眼睛总是在人的脖颈上看,再后来,也就是现在对方的房间里总有带血的纸巾量不算大,但绝对不是什么小伤口的血啊!!尽管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M是从上了大学后就开始变得奇怪的,并且我听说很多人都在猜M的导师F是吸血鬼,我觉得大概就是他把M变成了吸血鬼。也有很多人目击到了F喝一些类似于血液的液体啊,而我最近在冰箱里属于M的那层冷藏室里,也发现了类似于血液的瓶装液体,总之大家有什么可以把吸血鬼变回人类的方法吗?
筱娅才发现原来现在还有人相信吸血鬼的存在,她抱着好玩的态度终于给了对方一个看起来正经的回复:吸血鬼怕大蒜,你试试?
优一郎也很快的回复了筱娅:我也不喜欢这个味道。
【回复】四镰童子:醒醒,我觉得我已经救不了你了,唯一能救你的方法只有找本人求证了。
实况UP_YUU【回复】四镰童子:万一被是真的呢……?
四镰童子【回复】实况UP_YUU:M那么好看,那么你们就只能在一起了。
-
百夜米迦尔是被筱娅的连番讯息提示声轰炸吵醒的,本来只是出于礼节交换的邮箱完全没想到成为了对方骚扰自己的工具。
他昨晚熬了一个通宵改完了乐谱,好不容易睡着了,时间才刚刚十点,对方的讯息就一个接着一个的发过来。
柊筱娅:米迦尔君,米迦尔同学,我有个问题问你?
柊筱娅:你是吸血鬼吗?
柊筱娅:吸血鬼先生?你白天是一定要睡觉的吗?
柊筱娅:你在吸血吗?
这一连串的短讯搞得还没睡醒的米迦尔莫名其妙,他把手机关了静音,态度极其不好的回复了对方。
米迦尔:没有,不是,也没有吸血。所以你在搞什么?
柊筱娅:那我求求你登录一下你的博客发点东西行吗???
米迦尔:?
柊筱娅:打开你就知道了!!!我要出去了,不聊了——
对方果然没有再回复自己了,米迦尔长长舒了一口气,他喝了一口水,开了电脑,打开了他长久不用的博客,不用看筱娅的私信提示,他的首页上就是优一郎的那条帖子。发帖时间是在三小时前,如今那些因为优一郎的实况而关注优一郎的粉丝们早就把帖子盖成摩天大楼了,下面各种不靠谱的猜测以及建议都有。
米迦尔滚动鼠标的光标,下滑页面看着优一郎的评论区。
【回复】鬼箱王:虽然并不相信白痴的话,但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到今天才发这个帖子。
实况UP_YUU【回复】鬼箱王:因为他的作息越老越昼夜颠倒了啊,我刚才才看他睡下,所以摸上电脑来发帖求助。
鬼箱王【回复】实况UP_YUU:你做游戏的时候也昼夜颠倒。
实况UP_YUU【回复】鬼箱王:……算了,我还是靠自己吧,我自己去求证一下。
再到下面的评论无非就是催优一郎赶快更新实况视频以及对这件事抱有好奇态度的家伙们在低下给优一郎点蜡,米迦尔喝了一口已经放凉了的水,点开了自己许久没有登录的博客首页,空白的面板一条微博都没有,只有数量与之并不相符的粉丝一直在私信里请求自己更新一些日常。信息推送还是优一郎那条热度越来越高的帖子,大概是恶作剧心使然,他转发了优一郎的那条帖子。
[转发]翻唱_Mika:谢谢大家对我的发小的关心,我正在观察YUU的血是不是比一般的人好喝呢。//@实况UP_YUU:我感觉我的发小变成吸血鬼了,怎么办!!!!!求助!!!!!!我真的真的没有在开玩笑!!!!!
空旷的首页上突然出现了这条动态,米迦尔只看到右上角的提示框上弹了出来,紧接着评论与转发的数量越来越多,那些在感叹有生之年得动态之时也有给优一郎点蜡的。
米迦尔笑了笑,又发了一条原创的动态。
翻唱_Mika:没想到被发现了,于是我要吃掉你了。
很快的这条帖子被逛街空闲时拿出手机摸鱼的筱娅转发。
[转发]四镰童子:希望假期结束我还能看见活着的YUU,好运。//@翻唱_Mika:没想到被发现了,于是我要吃掉你了。
他不再管那些消息提示,起身出门准备下楼拿一杯昨晚提前冰在冰箱里的草莓汁,结果还没下楼就看见优一郎鬼鬼祟祟的站在冰箱面前。
“小优?”米迦尔开口问,“你再干什么?”
对方显然没有准备好,手里的东西掉在了铺了柔软地毯的地上,他有些手无足措:“米迦?!”
透明的玻璃瓶中流动着红色的液体,在地上滚动,米迦尔弯腰捡起了瓶子。对方显然把这个当做了所谓的血液,红色的汁液外加絮状的果肉,看起来活像是半凝了血液。米迦尔的视线在瓶子上转了一圈,然后视线流转在优一郎裸露的脖颈上,半眯起眼睛。
他问:“怎么了吗?”
“没有……?”优一郎心虚的错开米迦尔的声线,“我是来拿布丁的。”
对方欲盖弥彰的从自己的那一层冷藏室中拿出草莓布丁,从厨房溜回房间。看着对方关上了门,米迦尔笑了笑,拿着草莓汁回了房间。
翻唱这个工作对声带的负荷很大,如果不注意的话很容易损伤声带,草莓汁是费里德那家伙推荐给自己的,草莓汁对嗓子的益处还是不错的。冰过后的草莓汁酸甜得有些过分了,但却意外的好喝。
米迦尔坐回电脑桌上,只听见隔壁的房间发出了什么东西落在地板上的声音,而后他的房间门被优一郎敲响了。
“你刚才登博客了?”对方探出头,问米迦尔,“等等…你在喝什么?”
果汁才喝了一半,部分红色的汁液沾染在唇角上,米迦尔下意识的抬手蹭了一下,冲着优一郎笑:“吸血鬼的生活必须品呀。”
-
优一郎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根本没有考虑过对方在骗自己的可能性,只是思索着自己是该拿准备好的十字架,还是冲到厨房拿那没有多少机会能用得上的大蒜。
对方唇角的红色液体似乎在预告撞破这件事的结局,他想起了自己做了一半实况的游戏《终结的炽天使》,其中的主角的发小也是变成了吸血鬼,虽然是个很悲伤的故事,但是主角两个人的羁绊却很深。同样是一个孤儿院出来的,从小的青梅竹马,优一郎在听到对方承认这件事后还是做出了本能的发问。
“米迦变成吸血鬼了?”
米迦尔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
“刚才是在进食?”
米迦尔觉得对方真的是在那款所谓的吸血鬼主题游戏上走火入魔了,连本就转不过弯的脑筋都干脆变得僵化了。他有想过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被对方误认成吸血鬼,为此,他连带着将那些贴子里优一郎对他人的回复都仔仔细细的看过。那一切都是事出有因的举动,却没想到会被对方当成吸血鬼。
虽然这样很有意思。
他站起身来,走到优一郎的面前,低下头咬住了对方的脖子裸露的肌肤。能闻到对方身上浅浅的皂角香,犬齿在对方皮肤上厮磨。
“我没有吃饱。”他含糊不清地,啃咬着优一郎的肌肤。
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吸血鬼的獠牙杀死,但这一刻优一郎很清楚的明白了一切根本就是自己因为实况而产生的臆想。米迦尔的吐息间带着草莓的清香,他曾在意了很久的瓶子不过是一瓶榨好的草莓汁。
对方还是咬了下去,米迦尔用的力不大,牙齿啃咬着肌肤,感觉痒痒的,他想推开米迦尔,但是角度问题还是没有做到。
他对米迦尔说:“你一定看我的博客了。”
米迦尔没有否认,发出了一个短促的音节算是默认了优一郎的话。
“米迦不是吸血鬼?”
“不是。”
“那,昼夜颠倒?”
“写曲子。”
“带血的纸巾?”
“我的专业是医科,活体解剖课上动物的血迹偶尔会到家才发现沾染在了衣服上。”
米迦尔一个个的回答优一郎的问题,将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形象努力地还原成一名人类。
“那……总是盯着人的脖颈看?”
“只有你。”米迦尔说,他蓝色的眸子里闪着某种光,说话的语气十分认真,让优一郎没有办法将其规划为一场玩笑。“我是说,只有你。”
“……?”优一郎不解,“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我喜欢小优吧。”说这话的时候米迦尔的表情十分平静,平日里无法明确表达的心意如今完全坦白在了对方面前,平常得就像是一件早就习以为常的事情,“或者说,我是真的觉得小优的血很好喝?”
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怀疑米迦尔是吸血鬼的时候,优一郎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很快,这一点也不算好,他只知道米迦尔亲了自己,那缠绵的爱意似乎自己也感觉到了,口腔中充斥着草莓的酸甜,米迦尔在笑,那笑意流转在那湛蓝的眸子里,米迦尔从那里看见了天空看见了飞鸟,看见了不存在的吸血鬼的传说,看见了现实里活深深的米迦尔站在自己面前对自己说我爱你。
所谓的爱意来势汹汹避而不及。
优一郎觉得自己就要被这沉重的爱意淹死了,他的视线从米迦尔的脸上瞟到别处。
“这太突然了。”他说。
“嗯。”米迦尔还是在笑,“所以,我会等的。”
-
翻唱_Mika:我吃掉你了。
【回复】四镰童子:所谓的吸血鬼,就是一旦标记了盯上的猎物,对方就再也逃不掉了呢。

标签:米优

评论(4)
热度(111)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