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作业曲:爱し子よ
-内容极其不负责,希望能卖出这份安利。
-我只是想开车。
-尽管是婴儿车,但为了防止被叫去喝茶,全文请走这里: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5893021610413
——
——
通常人们认为爱是一种感情,这种感情不受人们本身控制,人们往往向往着爱与被爱。
哪怕是丧失了理智的ZENO患者。

“渴望着被爱。”
这是继乃春见到那开朗过头,相处起来有些惹人烦的医生的第一个想法。
面对烦人的医生,他那干涸的喉咙一如往常般无法吐露任何一个音节,只是麻木的听着对方恬噪的找着话题同自己聊天。
那可真的是个麻烦的家伙,就算会面诊疗结束后也缠着自己,明明对那些外文书籍并不感兴趣,却总是缠着自己翻译给他听。
继乃春可谓是对这个年轻的医生前野秋毫无办法。
本就燃尽如死灰般的心又偏偏在这样的相处下燃起了一点点的火苗,ZENO折磨下麻木的情感变得开始悦动了,继乃春不知道这究竟该归类于何种感情,但有一点何以肯定。
他仅仅是想要被医生“爱”。
医生会爱着他吗?
医生能让自己杀死他吗?
想要杀死,想要杀死,想要杀死,想要杀死,想要杀死……想要杀死——

蜂蜜黑糖点心糕点撒了一地,ZENO患者第一次向自己的主治医生出了手。
这一瞬间起那曾经杀人的记忆都变得光怪陆离无法琢磨,寻找爱的自己显得有些幼稚可笑。
他想起那些白花花的胴体肢解后裸露的血与肉,温热的生命褪去生气变得冰冷,无法被爱的感觉如同潮水让他一度窒息。
“继乃?”前野被自己压在身下,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友善的模样,“原来你也会突然袭击啊,是点心不合口味吗?吓死我啦,我还以为你要把我杀掉呢。”
“医生,”继乃能很清楚的听见自己在对前野说什么,那是死寂的眸子难得显现出一抹亮光,“我被你爱着吗?”
他难得的想要拥紧这一丝温度,对爱意的渴求让他变得病态,他知道这不正常,但如今这类不正常完全被归类于了那不知发病原因的ZENO。
前野的发绳散开了,红色的发丝被纯白的地板映得看起来像是红色。
继乃俯下身有些发狠的啃咬着前野的嘴唇,这根本就不像是亲吻,他难得的打开了话匣子,爱欲与爱语交织在一起,这些天来第一次说出那么多话。
“医生,你能爱我吗?我能爱你吗?你渴望着被我爱着吗?”
他舔舐掉前野嘴唇上被自己咬破出血的血痕,甘甜的,比散落在地上的蜜糖还好吃。
“医生会把我治好的吧,医生,前野医生……前辈。”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继乃如墨的黑色眸子,深渊般又掠人心魄。
人们常说亲吻是表达爱意的表现,人们一般将亲吻比作为爱。
干涸枯死的感情就像是突然淋了一场甘霖,继乃觉得,再这样的爱意下就算死亡也没什么关系了。
“医生,我这样是不是很病态?”他呢喃着一遍遍的叫着前野,如同对待什么珍宝一样,十几年来从来没有触及的感情刚被人碰了一下,就要把他扼死了,“前野,我知道我不正常。”
“但是我爱你。”
想要杀死你,这一切就怪罪于那不知缘由的ZENO吧。

“前野秋”失忆了,他跟随着“继乃春”寻找着逃出去的契机。
当“前野秋”想起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明明之前还平静的心,在那么一瞬间就被掀起了惊涛骇浪,杀意与感情全部都溢出。
曾经温和的样子是自己的假面,为什么能那么平静的对待他呢,明明自己是那么的……“爱”着的?
杀人犯并不忏悔自己的罪行,他只是很悲伤的,悲伤着医生并没有爱着他这个事实。
被窥探记忆的感觉并不愉快,但是继乃很享受,对待前野的一切他都变得有些魔障了。
ZENO诱发的原因是一个意外,出其意外的的,他不厌烦,也不憎恶,只是满腔欢喜涌上了心头。
“呐,都怪你啊医生。”继乃说,“是你将我引诱成了怪物。”
“所以,前野,你要对我负责啊。”
-

(此处是和谐部分,周末摸到电脑再在这里插入超链接,因此全文请走开头的链接_(:з」∠)_)

————————————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但我还是要说他俩超好!!!!继乃太可爱了
花了一天补完了所有实况,沉迷于继乃无法自拔

评论(1)
热度(15)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