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低迷期。

荒x一目连
总是ooc,重写了第二遍,但还是避免不了ooc
全是私设捏造。

荒来到晴明手下的第一天,就不可避免的遇见了故人。
此时的荒还是个堪堪入世的大妖,受到晴明的感召而来,没想过自己会在这儿遇见一目连。
一目连坐在寮里的樱花树下,帮着晴明打理那有些过乱的除妖悬赏布告,垂下的一头银白色的发泛着浅色的金,末端则带着冰冷之海般的冷蓝色。
荒不太喜欢这个颜色,如果要说喜欢的颜色,他可能更偏向于暖色。
有段时间他对温暖的事物有种过分的追求,只不过后来尘归尘土归土,憎恶的怨恨的东西早就不在了。
打听新来的式神的故事,是寮内小妖们最喜欢干的事情,荒才刚被晴明安顿好,晴明的那些式神就已经围了上来。
问话不过是来自哪里是谁云云,荒觉得有点意思,他随手指了一个式神,把对方叫了出来:“对尘世仍有执念,不日会遇见一直所在意的凡人,哪怕对方已经化为游魂,哦,还会知道对方的死因。”
对面的女子默然。
“还有,快下雨了。”荒说。
那话音还未落,晴日里就忽然下起了雨。荒的话到底还是引起了过来凑热闹的大妖们的兴趣,妖狐在离荒的最远处,原本只是陪着大天狗和一目连来按照惯例指导这新人式神,哪里知道一进来就看到了对方欺负雨女的样子。
“啊,小生想起来了,”确认似的,妖狐转头看向身边的大天狗,“从前从来不曾听过还有名叫荒的大妖,小生刚才想起来了,多年前冰冷之海海神暴怒,淹没村庄后消失无踪,那小村庄里所供奉的预言之子,可不是就叫做荒吗?”
一目连这会儿才抬头打量着这新来的式神,山兔和孟婆打闹,一下子撞入了一目连的怀里,彼时荒没有抬头看一目连,只是低着头多年来少有得怀着好意去用预言之力解答小妖们的问题。
听见了妖狐的话似的,荒笑了笑,身后的妖物随之趴在他的肩上。

那是一条龙,有着神性,如今却是一只地地道道的妖怪。

“不知年,天地大荒,多数的人们伴海而居,然而其地多有海难。”
“神之子在子民的期许中诞生。”

故事要从妖怪还是神之子的时候说起。那时候的妖怪还是个少年模样,估摸着不过十四五岁。
荒不知道没有父母,刚开始很长一段时间,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村子里的人将他称为天赐之物,他不以为然,只是应着,说到底除了那一点预言之力,他与寻常人家的孩子并没有不同,无论是长相还是个头,乍一看都是很普通的样子。
但村民们从不吝啬夸耀神之子的机会,话语里无非就是“神赐的宝物”、不愧是神之子”云云。荒从记事起就住在村子里的小神庙里,神只有变他出来的祖宗一个,香火供奉的却是荒自己。
荒听说曾经这土地上还有一位神明,不知道是雷神还是什么神,神社在这山上的半腰,有人确实在那里见过神,见过的人有人说是一蓝衣女子,有的说是一长发男子,真真假假传得神乎,但最终还是指向一个结果——那神社里真的有神。
荒虽然是神之子,但本身却是个在普通不过的人类小孩,没见过什么神啊鬼啊的,不免会对那不知是什么神的家伙感到好奇。
那日他一个人往山上跑,天比预言早得下起了大雨,山上的树林在雨刚落下的时候很好的起到了遮雨的作用,但用不了多时,雨水就会从树叶上流淌而下,起到反作用。
荒还是没找到那神社。想也奇怪,他固有预言之力,却偏偏不擅长找东西,丢了的东西一般都再也找不出来,他曾在无聊的时候从神庙里的神签里抽过几次,无一例外都是运气极烂的下下签,连带着解签的三个字“失物虚”。
等天边的惊雷落下,坡路上的泥泞使荒脚底一滑,随着惯性向后倒去。本以为就要完蛋了,却被温柔的风托起,荒睁眼就看见自己在风中半浮着,慢慢悠悠的落在平稳的地面上。
他抬头望,这时候他才发现不远处那破旧的朱红,竟是神社剥落了朱漆的一角。荒向上走,认定了里面就有他要找寻的神明。
“是你救了我?”等他站在那早就破损得快要看不出原貌的盘龙石柱边,才终于看见了自己要找的神。
还是个好看的神。
神明一头粉色带白的发,刘海遮住了半张脸,不过那下面却没有眼睛,取而代之的是绕了几圈固定的完好的白色绷带,而裸露在外的眼在黑暗中带着浅浅的金光。
那可真是一只好看的眼。
“是。”神明笑,那声音温润低沉,听得人不自觉就平静了心,连那一点世俗凡尘里的烦恼都被扔到滚滚红尘外了。
“你是风神?”
“是又不是,”神明顿了顿,“我已经失去信仰了,就要不是了。”
这可真是不好,神失去了信仰的下场就是死亡,其存在就是如此麻烦。
想也奇怪,那会儿他第一次见到一目连,破旧的神社早就看不出原貌,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哪里知道会被个神明救了。他头一次见到神明,内心却平静得要命。
彼时的一目连还没有成为妖怪,神明的信仰之力越发淡薄,或许不多时就要消失了去。
荒是神之子,说到底也不过是个肉体凡胎,只那一点预言之力将他神化了,他对第一次见面的神明开玩笑,说:“不然,让我信仰你吧。”
“谢谢。”一目连浅笑。

那笑容就像是晴日徐徐的微风,吹得人心舒畅。

荒除了平日里的预言外,就无事可做,衣食住行总会有附近的村民送给他,自那日相见后,他就习惯每日顺走那些贡品,带给那山上的一目连。
说来也奇怪,荒能预知这世间万物的一切,却偏偏看不到名为一目连的神明的命运,看不透自己的命运。
那时的他还天真,自以为那么一点能力能给大家带来幸福。
此时的村民对他的感情还是好的,承受着这类感情的少年更加努力的去预言,渴求着能为大家带来幸福。
但神之子也不过是肉体凡胎罢了,他依旧会出错,他终于出了错。
那一日他的心情并不好,不好的同时他还是去找了一目连。
那时的一目连依旧是他记忆里的风神,岁月蹉跎,哪怕神社破败得看不出原样,他依旧是神之子心中信仰的神明。
荒问一目连:“神明是无所不能的吗?”
一目连摇头。
“那你的眼睛呢?”
一目连没有说话。
“真没趣啊,”荒说,“我今天出了错,但我感觉现在状态还不错,就让我看看你的未来吧。”
“那你看见了什么?”一目连坐在荒的旁边,浅色的幼龙在他们的周身游走,他就这么坐在一旁撑着头去看荒。
是虚无的,哪里都看不到名为一目连的神明的未来。

“我看不到。”荒如实回答,“我一定又出错了。”

那时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感情究竟是如此玄奥的存在,回去后只是更加努力的紧张的去预言。
那时很多的事情他都忘了,毕竟所有的一切除了那一颗早就如死灰般的心外早就被那冰冷之海的海水吞噬,再也不复存在了。
他只记得自己哭了,头一遭的哭了,在周遭复杂的眼神中,他再也无法预言出村民们的未来了。
他什么都看不到。
那是一种十分复杂的感觉,他以为自己终于成为了一介凡夫俗子,失却了预言之力的神之子不过是一位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凡胎。
他没有去见一目连,毕竟那段时间连活着都是件奢侈的事。他以为自己会以普通人的身份活过一生,只求这神给的肉体能让他不至于死得太早,让这个名为荒的人类的信仰持续得更久些。
可是最后他还是知晓了自己的结局,在没入冰冷之海的时刻,他的心情反而异常平静,他以为那是最后一次,他用那全部的预言之力去预知了自己与一目连的结局。
太难看了。
可那结局太难看了。

龙神之怒化为海啸吞噬了村子,海中的神明最终臣服于了自己所造之物,龙神化作妖兽陪伴他左右。
神明的孩子变成了地狱的业魔。
鲜血的暗色沉淀在淡薄的衣料上,他正准备杀死村庄的最后幸存者,以及自己面前阻挠自己的神明。
不,过去他从不曾看见那名为一目连的神明的未来,如今他终于知道了缘由。
“你为什么要来阻拦我呢?”荒不解,“你拿什么阻拦我呢?那么一点人类的信仰之力由于我,我是最后的信徒,然而——”
然而神之子死了,这是名为荒的恶魔。
“妖物的信仰并不算信仰,如今你站在这里,一定不是神了。”荒抚摸着身边的幼龙,十分不解,“你为什么会阻挠我呢?这是我最不解的地方。我因为人类死去,你因为人类不再为神。那是何等虚伪丑陋的存在,你为什么不理解我呢?”
“我做错了?”荒想,这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报复罢了。
“你也要阻拦我吗?”他问。
面前的神明……妖物一头粉色的发已经变成了白色,因为化为妖物的原因头发变长了许多,对方的身段似乎也拔高了,成熟了许多,荒几乎要认不出来了。
他满手血迹,拂过一目连垂下的发,那缕发冷蓝色的发尾,被鲜血染成了鲜红:“如果你要否认我的做法,那就阻止我吧。”

只是那样冰冷的海水,他不想,也绝不会在体验第二次了。



“我本以为这故事能讲很多年,到最后,也不过是这么几句话罢了。”

“不过这个故事的后续,或许某天您还能讲很久很久吧。”妖狐笑。




—或许TBC或许FIN,但可能应该是FIN

感谢还有人能阅读这个全是捏造自己爽的作品。有很多想写的东西由于太久没写,反而不知道怎么写进去了,有机会就写后续补进去吧
连连是我的第一个ssr,希望自己能出荒。
尽管……我是被断了非洲阴阳师的高非。

标签:阴阳师 双龙组

评论(8)
热度(81)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