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爱学习。

应要求放出给阿琦的G文。
写的很烂,且看且珍惜。
考大学去了m(._.)m谢谢观看
——

“我希望世界现在末日。”优一郎说。
米迦尔忽然笑了,他觉得这个人真心有趣,他说:“巧了,我也是。”

2012年被歌颂为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人类的最后一年,优一郎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资格拥有诺亚方舟的门票,却还是要好死不死地背着书包被红莲扔进学校。
“我抗议。”优一郎说。
红莲回答得简洁又明了:“你做梦。”
“这可能是我们生命的最后一年,你为什么不能追求点好的呢?”
“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年,我希望你能死于学习,而不是莫须有的末日。”
“……求你做个人吧。”优一郎说。
于是2012年的九月,距离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还有三个月左右的时候,优一郎还是坐在了教室里为学习鞠躬尽瘁。
米迦尔这会儿又凑了过来,他打招呼,叫:“小优。”
优一郎把脸埋进书里,半死不活地应了一声:“干嘛……”
他做不了别的太明显的举动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尤其是柊筱娅还在斜后方作为红莲派来的间谍监视着自己,优一郎面色发红,恨不得马上世界末日,不去看一切的罪魁祸首。
优一郎想末日什么时候能来带走自己,同样的带走米迦尔也行,而米迦尔靠着旁边的桌子,低着头看假扮鸵鸟的优一郎,心里想:这个人怎么这么有意思。

后话是后话,前提要从优一郎高一十分悲壮的升学仪式开始说起。
那会儿他对自己的监护人产生了极大的不满,略奇葩的家庭因素让他有了一种自己是命定之子的中二错觉,也就制造了一个大好的中二苗子。
优一郎觉得自己那会儿大概是个故作颓废然后蹲墙角吐烟圈说着寂寞的形象,也可能是浑身缠着绷带,嘴里含着要抑制不住力量,这些伤都是为了大义所受的——事实上他只是打架的时候摔破了手肘。
反正他就是在这么糟糕的模样遇见了米迦尔。
那会儿米迦尔刚从开学典礼的演讲台上下来,迎面装上了中二少年优一郎,两个人之间的冲突只发生在一秒,还是以“好巧,你也来逃开学典礼。”和“好巧,但其实我是发言代表。”这样的对话结束的。
其实优一郎那会儿并不认为自己会和米迦尔熟识,他被学生代表正义凛然的拎回了队伍——如果对方不一脸坏笑的话,同样他也不知道费里德还能认识红莲。
红莲和费里德是生意上的伙伴,两个没结婚的单身汉一个拖着一个来自亲戚那边扔过来的拖油瓶,于是一拍即合准备一起吃个饭,让两个拖油瓶会晤一下。
到了餐桌就是两个人尴尬的注视,这次是米迦尔说“好巧。”
米迦尔握着优一郎的手说:“真巧,我竟然还能再遇见你。”
优一郎尴尬的笑笑,咬牙切齿地:“好巧。”
两个人一见如故……个球。

如今优一郎躲米迦尔的事实已经到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了。优一郎像是耗子见了猫一样,而猫咪先生米迦尔依旧高深莫测。
“你躲米迦干什么?”筱娅问,这会儿她正和优一郎打联机,游戏机里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少女冲上去,拿着大镰刀一刀砍掉一个丧尸脑袋,画外是不断响起的游戏连击的恭喜声音,画面格外美好。
优一郎嘴里叼着从与一那里顺来的棒棒糖,拿着武士刀很坎坷地杀着僵尸,当然这不能怪他,他还没出新手村呢,就被筱娅拉过来打困难模式了。
他脑子里又想着丧尸啊末日啊,可能自己也会被这样一刀砍下身首异处,然后他想:我躲米迦尔干什么呢?
如果不是米迦尔开学前那突如其来的告白……不是啊,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干什么躲他呢?
优一郎突然之间顿悟了,他这么一走神,屏幕里的小人就被僵尸咬了一口,瞬间掉血加变异,连一点挽救的可能性都没有。
优一郎说:“也是哦,我去和他说说。”
然后他把游戏机随手一放,就这么抛弃了他被丧尸围殴的队友。

2012年的12月23日,连平安夜都没到,世界可能就要末日了,但优一郎还是要留校补考。
米迦尔很荣幸的接受了监督优一郎的任务,他和直男优一郎同学约法三章,很安分的充当着朋友的身份。
当然偶尔也会是现在这样充当一个万恶的优等生。
“小优,你这题写错了。”米迦尔适时提示。
“……我希望现在就世界末日。”优一郎握着笔悲痛道。
“那可不行,”米迦尔笑,“你得把试卷写完。”
“你是恶魔吗?”
空荡荡的教室只剩下优一郎和米迦尔,黄昏把半个教室染成了橙色,两个人坐在床边,冬天的天黑的格外的早,雪花还没飘落,开了一半的的窗的寒风吹得优一郎格外庆幸,他坐在座位上同仇敌忾地对付着试卷。米迦尔就坐在旁边人的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优一郎。
优一郎苦中作乐,没话找话,他是世界末日论的忠诚拥护者,他抬头问米迦尔:“如果世界下一秒末日,米迦你会怎么办?”
米迦尔盯着优一郎的发旋,没想到对方突然抬头,视线直愣愣的盯着自己,他几乎是本能的反应,他说:“那我这一秒就看着你。”
如果能亲就更好了……当然这话他没说。
钢铁直男优一郎被这回复弄得突然一滞,心跳漏了一拍似的,钢笔在验算纸上无意识地花了一条歪歪扭扭的线,看起来慌乱极了。
米迦尔想:看吧,这个人还是无法对我无动于衷。
其实说起来好笑,有点像是一见钟情,又像是命中注定,或许一见钟情和命中注定本来就是同义词,他总觉得像是在尘世平白遇见了故人一样,心动来得莫名其妙,哪怕对方是中二少年优一郎。
米迦尔的家庭说起来有些复杂,要从他那迷信的母亲和没见过面的父亲说起,简单来说就是迷信的母亲作死了自己,但很可惜没带走米迦尔,他辗转四处终于到了不靠谱的费里德手里。
他头一回见到优一郎,就觉得有趣,像是独旅的人突然遇见了同行者,他们相似又不同。米迦尔没想到还能在费里德的饭局上和对方再见第二次,对于再见,优一郎在背地里愤恨的说:“我希望现在世界末日。”
米迦尔想,这个人的逃避方式怎么这么惊世骇俗,这么不切实际还这么有意思呢?
然后他说:“巧了,我也是。”
而如今他思来想去,总觉得优一郎说得对,世界末日后一切皆虚无,谁也不能说几亿年后还能凑成同一个哺乳动物再会。
于是他想,他等不来了。
米迦尔叫:“小优。”
优一郎应声抬头,莫名其妙。对方的眼神深情又专注,湛蓝的眸子里是大海也是深渊,而后他听见对方反问。
“如果下一秒末日,那我们这一秒谈恋爱好不好?”

“WIN!”游戏机屏幕里冒出了胜利的画面,果然世界末日都是不靠谱的,既没有丧尸,也没有吸血鬼,地震海啸统统没有。
优一郎和米迦尔坐在蓝蓝路里,面前是两份在温热的暖气房里融化了的草莓圣代和一份根本没吃几口的薯条。
世界末日没有来,最起码游戏里没有,超神玩家米迦尔带着优一郎果断躺赢,游戏里两个小人十分愉快的奔向了胜利的殿堂。
怎么就没有世界末日呢?优一郎想,可能玛雅人还是靠谱的,不靠谱的只是那本要毁灭世界但是忘了的神明吧。
或许是世上还有那么一点耀眼的真善美打动了他。
优一郎吃了一口圣代,甜腻的奶味和草莓的酸涩,他想,其实没末日也不错。
继而他清清嗓子,十分正经地看着米迦尔说:“既然没有世界末日,那恋爱的事情我们下次再说。”
“还有……”优一郎态度诚恳,“谢谢你带我上分。”
电子竞技没有爱情。
米迦尔服了,而后他笑,眉眼都弯了起来,他看优一郎,金色的睫毛垂下一小片阴影:“好吧,小优。”
继而米迦尔丝毫没有这是在公共场所的意识,俯下身冲着优一郎的嘴唇轻轻咬了一口——还是草莓圣代味的。
优一郎大脑放空,脑筋转不过弯,思路撞在突然竖起的高墙上,直男优一郎第一次接吻——如果这是吻的话——但米迦尔的嘴唇很软,很甜,还有些凉,优一郎还挺喜欢的。
“反正是2012嘛。”米迦尔冲着优一郎笑,“说不定下一秒我们就都不在了。”
优一郎那头埋在臂弯里趴在桌上:“我希望现在世界末日。”
“巧了,我也是。”米迦尔轻声说。

2012年12月23日,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这一天没有地震没有海啸,火山同样没有爆发,丧尸并不存在,更没有吸血鬼或撒旦闹事。
一切都好,除了一个恨不得世界末日的优一郎,和两颗拼凑为一颗的心。
平安夜就要到了,在末日没来的劫后余生的喜悦里,大概会变成情侣们的节日——他们的节日。
哦,还有大雪在这一天的晚上终于下了。
大雪下素白的世界没有毁灭,没有丧尸更没有末日,真是可喜可贺。

标签:米优

 

评论(2)
热度(68)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