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一

关于我

我爱学习。

给 @夜舟 的远谦,皮皮是女神一样的存在,写起来总感觉自己在班门弄斧,总之既然说了要给她写,那硬着头皮上了。

是【还在苦修的魏之远穿越到了人生赢家的魏之远时代】的ooc雷文
 

曾经再多岁月轻狂,如今都和尘同光。
 
 

午夜三点,魏之远在炮仗花的声音中惊醒,禁燃禁放的公告大概是和礼花一样被闲出鸟的人们点了炸了也就忘了。他有些头疼,刚睡醒的思绪还不清晰,只觉得人在异国他乡总有一点那么或多或少的思乡情结,这会儿礼花终于点燃了他最后的那么一点思念。
 
但他很快的发现了不对劲,他现在躺在家里,魏谦的旁边。这曾经拿感冒药当安眠药吃的祖宗这会儿在烟花炮竹的声音里睡得安稳,连眉头都不皱的。但魏之远却一下子就清醒了。
 
他意识到了什么,又觉得这大概是梦,就像是濒死的美梦,由黄泉编制的美梦,走过去了也就确确实实过去了。
 
他记得自己理应刚咬破手指,在餐巾纸上写完他遗书的最后一句,饥饿和寒冷摧残着他最后那么一点点意志,再往后就全是靠想着魏谦来坚持。
 
他总觉得多念他几秒,就是他今生的幸事,多想几秒就是赚到。他遗憾若就此离去不能再见最后一面……却没想到命运给他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他小心翼翼,怕这个梦是向他垂下的蛛丝,他既想就此脱离苦海,又恐慌于一旦掉下又是万劫不复。这大概是琉璃做的梦,美丽却易碎。他深吸两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魏之远说:“哥。”
 
炮竹都吵不醒的人自然睡得很熟。
 
“魏谦。”魏之远叫。
 
“嗯……”或许是一场美梦,安睡的人吐出了一个气音。
 
魏之远偏执的想,梦就梦吧,他自云端踏空下坠,抓不住蛛丝——他自甘堕落。于是他小心翼翼近乎虔诚的俯下身亲吻魏谦。
 
要发现魏之远的不对劲其实很容易,但魏谦知道这家伙的别扭,总觉得对方扭扭捏捏的样子是在预谋着什么。
 
他一觉醒来就看见一个顶着黑眼圈的魏之远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把那么一点不对劲也都瞎跑了。
 
魏之远今天又像是小时候那样,成了一个牛皮糖,他做事总是小心翼翼的,简单一件事都要问魏谦三遍才敢做。
 
“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在魏之远第二十次偷偷摸摸看他的时候,魏谦终于忍无可忍了。
 
魏之远显然也有点懵,他如今是明白了此方是现实这样的事实,但他认为自己不可能是失忆了,过往也不会是一场春秋大梦。他执念的、求不得的,如今就这么轻易的摆在他的面前,弄不清情况的他即不敢造次又舍不得。
 
舍不得去触碰,舍不得去接近,有舍不得不去触碰不去接近。
 
他矛盾的心还是被魏谦看得清清楚楚,他终于叹了一口气,自认为自己也不忍心看着对方因为自己担心,把自己的问题全盘托出,他问:“哥,今天是几号?”
 
这是凭白逝去了六年光阴的“以后”。
 
“你是失忆了?”生命科学系教授魏谦扔下了这么一个狗血连续剧的诊断。
 
“平白失去了六年的时光吗……?”魏之远苦笑,“这太不好了,万一我是穿越了呢?”
 
“破除封建迷信,供你读书白读了了吗?”魏谦显然十分苦恼,在某些方面他依旧十分死板,面对这样的魏之远,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在车里抱着他,说是看自己一眼就可以去死的小子,而不是他如今能向人介绍的解了一切心结的伴侣。
 
真愁人。
 
“我倒觉得还不错。”魏之远说,“除了羡慕那个苦尽甘来的我能拥有现在以外。”
 
这又说得什么话?魏谦更愁了。
 
魏之远察言观色,乖乖认错:“哥,我错了。”而后他得寸进尺道,“能麻烦您帮我补回这缺失的六年吗?”
 
“……”在国外的日子怎么补偿?魏谦想,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从哪问起?”
 
魏之远有些拘谨:“那…我能亲你一下吗?”
 
反了天了。
 
魏谦觉得这小孩忘记一些事也未尝不是好事,来日方长,他大可以把一切都仔细弥补,但是他又遗憾于这样的魏之远的不完整。
 
这不完整并不是指记忆与灵魂,而是遗忘了彼此曾经的不完整。
 
魏谦对自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他心知魏之远那些年在自己的压力下过得其实并不快乐,这小孩把暗恋当成苦修,把修行又当成一种磨砺,把自己越磨越薄,剑走偏锋总是会出事的,一个人太钻牛角尖,对自己太苛刻并不好。
 
他叹气,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孽,又觉得这小子真的是不得了,在这样的时刻还能说出这种话,但温柔乡还是要给的,他低声骂:“这小孩怎么这么不知羞了。”殊不知自己的脸皮也比城墙厚。
 
说完他凑上前去,在对方的嘴唇上留下一个浅尝辄止丝毫不带眷恋的吻——却满是回甘。
 
魏之远又回到了晕乎乎的状态,他晕乎乎的抱住魏谦,晕乎乎的叫了一声“哥”,又晕乎乎的撒娇似的抬手蹭了蹭对方的手。
 
“……原来我真的不是在做梦。”魏之远说。
 
就算是梦境也值了。
 
“得了,亲也亲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最后的记忆是什么时候?”魏谦推开大龄儿童魏之远,问。
 
魏之远并不想魏谦担心,他隐去了大多细节,很隐晦的说:“探险的时候发生了点小问题。”
 
魏谦的心一下子就沉下去了,推算时间他也自然知道那并不是什么小问题,毕竟没有什么“小问题”会让人写下那么一封真情实感的《遗书》。
 
魏谦想,得了,算是我摊上了,我得对他好。他显然没了追问下去的心思,拍了拍这个一夜小了六岁的爱人的肩说:“行了,忘了就忘了,现在好好的就行了。”
 
“……哥。”
 
“过年呢别废话,突然又小六岁,魏之远小朋友还需要哥给你包个红包吗?”
 
 
魏之远也笑了,尽管他仍然不甘心自己有那么多记忆里没和魏谦经历过的事。
   
   
   
    
“我的一生从生到死,就是一个又一个颠倒而又尖锐的矛盾总和……”

 
 
魏之远再一睁眼,依旧是那冰冷冷的异域他乡,他躺在病床上,听见护士们说着什么,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梦,那些早因无望而绝望的念头如今又有了新的生机。他头疼得厉害,又十分畅快,他不知道这说不清道不明的快乐是由何而来,但他觉得,大概是梦里他看见了魏谦。

 
 

-遗忘梦
 
晚上八点。
 
“我不知道我一醒来会不会又恢复成之前的我,所以有些话要在现在说,”魏之远说,“哥,我喜欢你。”
 
“行,我知道了,说那么多遍你不会腻吗?”
 
“不会,这和那个我说得不一样,今天之前我都给自己叛死刑了,没办法那么平和的在你面前说出这种话。”
 
“好。”魏谦点头,郑重地,“你爱我,我知道了。”
  
“咳,”魏之远语塞,他一直不敢仔细打量现在的魏谦,害怕自己心里“薄”而“尖锐”的那一面更加发恨与嫉妒那个自己,这会儿他不知道这梦是不是要结束了,又矛盾的想要把魏谦刻在心里,他看,总觉得自己描述不出来,那是孩童时就萌发的情绪,到了现在早根深蒂固,要是病都能熬成陈年旧疾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常年累月积攒的感情,还没疏通就一下子通畅了,让他怎么也适应不过来,他想了想,对魏谦说:“其实,看不见这样的现在,我也不会给自己叛死刑的。”

因为我永远无法否定爱你的心。
 
 
“还有,哥,谢谢你。”

“……废话。”
  
 
 
不知道未来,就永远不要给自己叛死刑。
 
 
 
用你深情直让这沿途山水都深邃,让那执笔人不忍草草收尾,终赠你我丰沛,入口与尽头,彼此收留。 

 
 
  FIN

很短小,全在没营养凑字数。自己写完都看不下去,就不打tag了,皮皮作品的同人写起来很拘谨,不敢放飞,希望Cia看到这儿还能爱我。
【【【真的比写命题作文还痛苦】】】
开头和结尾分别是【白起同人曲】《随风降落》和【《大哥》延伸曲】《收留》

 

评论(1)
热度(4)
  1. 夜舟壹玖一 转载了此文字
    给修宁: 早晨迷迷糊糊点开lofter,理智上看到你的@的时候,已经是清醒的了,知道:哦,这是我家太...
© 壹玖一 | Powered by LOFTER